第三百四十三章 大战

作品:《捞尸人

    黑云压城城欲摧,说的就是今日的场景。..

    那兵俑之,有断头之人,骑高头大马坐镇央,他大手挥,那些古朴而冰冷的兵俑则对着玉皇道的山顶冲来。

    为了这天,我们也准备了太久太久,江城子坐镇正,他手大旗挥,自有玉皇道道人列阵,冲在最前面的,乃是剑阵。

    胖子曾经说过,玉皇道法术颇多,并非每个人都研习符咒之术,更有剑术,体修等等。如今剑士站在最前段。

    而胖子作为玉皇道的年青代的首席大弟子。他洒下把黄符,那黄符在空化为万剑,瞬间,在那冲上来的无尽阴兵头上,就下起了道剑雨。

    胖子再出手,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冲出,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嘶吼之声,这四大神兽同样冲入兵俑之,瞬间把这兵俑的阵型给撕出道道的口子。

    这只是胖子的出手,他的身后,有何安下出手,何安下也用黄符召出四神兽,怪不得胖子说这法术想通,修为高低决定了法术的强弱,那何安下召唤出的四神兽,要比胖子的要更加的雄伟粗壮。

    那四神兽冲入兵俑阵型,瞬间所向披靡。

    战斗开始的交锋,虽然兵俑占据了绝对的数量优势,但是我们却在瞬间打开了局面,这无疑是让我们信心大增,江城子再挥棋子,又有道玉皇道弟子冲出,阵阵剑雨,道道的黄符落在那兵俑之,虽然没有胖子和何安下那般的强势,却也是让那兵俑大乱阵脚。

    就在我们这边形势大好的时候,那骑着高头大马的无头之人,再次的挥手,有队伍更加强壮,看服饰都不是普通士兵的兵俑冲出,这队伍的兵俑,很快撕开了剑阵的口子,斩杀了胖子召唤的四大神兽,就连何真人的四大神兽,也很快就化成灰烬。

    而这队伍的人,则在继续往上冲锋。

    在他们的后面,那无头将领再挥手,我竟然在这兵俑的队伍之看到了连弩车,这是古代的战车,那连弩开始发射,瞬间,漫山遍野的弓箭朝着山顶射来。

    开始交锋的告捷,并不能代表我们就可以战胜这十万的兵俑,若是这些兵俑这么好对付,轩辕族也不会容忍秦始皇和他的阴兵们苟活至今,而那顶在最前面的年轻道人组成的剑阵,在被破开剑阵的时候,就被那些兵俑砍成肉泥。

    这只是瞬间的对撞,就足以让人震撼,这不是过家家,不是我们以前耍的那些阴谋诡计互相算计,现在是真正的交锋,是血的交锋!

    “师兄,不要让孩子们做出无畏的牺牲了,我们上。”何安下说道。

    说完,群鹤发童颜的老者开始升空,朝着下面的兵俑列阵出战,那漫山遍野弓箭,就要刺到我们的时候,后山忽然声怒吼,那碧水金晶兽冲破后山的水池飞向天际,它怒吼的这声声浪,把那些箭矢全部震为粉末,碧水金晶兽再次的发出声怒吼。朝着下面这些进犯的兵俑冲出。

    而此时,有声龙吟从远方传来,在另面,同样也有声巨龙的嘶吼,我眯着眼,看到从外面的天际边上,有巨龙来,在巨龙的头顶,站着把提刀的年轻人,不是我大哥还会有谁?

    而另面,条真正的巨龙发出声嘶吼,同样飞驰而来。

    这样的场面,足以震撼人心。

    下面的战斗,却也足够惨烈,何真人他们固然强,但是兵俑人数众多,多到数不胜数,其更不乏战力不在他们之下之人,不停的可以看到这些走出玉皇道就会被认为是得道高人的人被斩于刀下。

    轩辕公瑾轩辕剑在手,他看了看蚩尤道:“那杀神白起就交给我,至于那所谓的始皇,就交给你了。”

    说完,轩辕剑出,道虹光扫过,自有无数的兵俑被扫为齑粉,而那无头的将领,跨马而来,他手杆兵器,我叫不出名字,但是这杆兵器与这轩辕剑碰撞的火花四溅,却是不分胜负。

    大哥跃下龙头,持刀冲入阵型。

    江城子最后举起了那道旗子道:“玉皇道上下听令,此战关乎天下安危,玉皇道,当为天下百姓守第道门!”

    他这声之后,包括陈东方李青在内的这些刚入玉皇道的弟子也开始往山下冲去,我看这些兄弟姐妹们都已经加入了战局,虽然此时我依旧魂灯未点,可是我的腔热血瞬间被点燃,我站起来,就要往山下冲去,蚩尤拦住了我,对我摇了摇头。

    “他们都在战斗,我如何能够在这边观战?我既然是你所谓天尊的儿子,天尊之尊,也是百战而来!我如何能避?”说完,我跨过了蚩尤拦着我的手,开始跟着陈东方他们起往上下冲去。

    这场战斗,开始,就注定了不是可以轻松取胜的战役,个男人,只要真的加入这个战场,在你的眼就没有恐惧,没有紧张,有的就是杀戮,只有杀戮才能让你站起来走到最后。

    我的眼。只有我身边那个个倒下的袍泽,只有那个个的兵俑,我不知道从哪里捡起了把断刀,我的每刀都砍在兵俑的身上,我不知道我自己挨了多少刀,此时的我已经感受不到疼痛,只有那燃烧着的热血和不屈的战意。

    血逐渐的模糊了我的双眼,在战斗,我忽然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个画面,那是个有着举世无敌风姿的男人,他异常的高大,但是他此时已经四面楚歌,他的身边都是要他命的人,都是他的仇家。

    他没有退却,而是拿出了他的武器,他开始了厮杀。

    他的怀里。护着个孩子。

    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盔甲他的战袍,但是他却没有停止战斗,在最紧要的关头,他终于把自己怀里的孩子丢了出去,而他自己,也死在了敌人的刀剑之下。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看到这个场景,我只知道,那个人是我的父亲,他在最紧要的关头,把我丢了出去,送到了这个世界。

    这场战斗,从那时候,就已经开启。

    我这场战斗,我不是为任何人而战,只是为我自己,为我自己的血海深仇。

    我身边的人。在个个的倒下,我看到了陈东方倒在了阴兵的脚下,看到了李青断掉了手臂,看到了胖子背着小七在发狂的大叫,这些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此时他们个个的倒下死去。

    我朝天怒吼了声,我举起手那早已卷刃了的断刀,朝着离我最近的兵俑冲去,我把断刀砍进了他的肩膀,但是他手的并且,也是插进了我的胸膛。

    在那刻,我感觉不到疼痛。

    张张的脸,幕又幕的画面,从我的眼前闪过,我跪倒在地上,我感觉到了我生命的流逝。我想起了我三岁那年。陈石头抱着我去了傻子的坟前挖出了傻子的尸体,我想起了柱子叔蹲在学校门口抽着烟等着我来拿生活费,我想起了我妈会在村口接我的身影,我想起了大哥第次回伏地沟,我想起了那个抽着旱烟的爷爷,穿着军装的,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父亲,还有在课堂上上课的韩雪。

    我生命留下烙印的个个人,幅幅的画面,都从我的眼前经过,我想要去抓,却发现我已经抓不住它们。

    我知道我要死了,我的灵魂正在从我的身体撕裂,我感觉到了头人踩过我的脑袋踩过我的后背,我问我自己我后悔吗?死在这里我后悔吗?

    我脑袋里却有个清楚的答案,那就是我不后悔。

    战斗过,又有什么可后悔的呢?

    我的灵魂离开了我的身体,我已经无力去参加战斗,我看到了那天上出现口金棺,那金棺做的无比的金碧辉煌,蚩尤在看到这口金棺的时候平地而起,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手的长剑,剑就劈在了这金棺之上。

    那金棺之伸出只手,之后跳出来个身在混沌的身穿金甲之人,他冷笑着对蚩尤道:“天尊已死,你何苦又为他而战?你若是跟我起回去,以你之能力,我保你荣华无限,为何拼死战?为了他们吗?在我们眼里,这些人不过是蝼蚁罢了!”

    “我就问你句,天尊是否是你们所杀!”蚩尤道。

    “是。我们的世界,本身就是强者为尊,天尊老了,如何服众?”秦始皇道。

    蚩尤挣脱他的手,长剑再次的顺劈而下。

    他们两个之间的战斗,才是真正仙界强者之间的战斗,二人交锋,座座山峰崩塌,朵朵云层溃散。

    几乎看不到他们是如何交手,但是他们二人,仿佛是要让这天空崩裂。

    “我最后劝你次,不要执迷不悟,别说你绝对杀不了我,就算你能,仙界大军即将杀到,你也护不住他!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人,都将是必死无疑!”秦始皇道。

    迎接他的,依旧是蚩尤的刀。

    天上的战斗还在继续,在地上,我看到了大哥背着我的尸体还在战斗,轩辕公瑾已经把那无头骑士胯下战马剑斩为两半,但是他自己,也是浑身浴血。

    当何安下的身子被洞穿的时候,胖子瞬间发狂。他脚踏地面而起,整个人端坐在空,那玉皇道后山之昨晚生起的朵朵金莲漂至,漂到了胖子的身边,那金莲绽放,朵朵莲子洒向地面。

    此时的胖子,浑身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