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碧水金晶兽

作品:《捞尸人

    如果不是在胖子的带领下,谁也不可能想想,在昆仑山的群山深处,竟然隐藏着个道教宗门,在山脚下,我们看到了那巍峨庄严的仙宫,立在山峰之巅,群山环抱仙气萦绕,别的不说,单看风景就是美不胜收。在我们到了山脚下的时候。山顶群穿着青布道袍的道士在台阶之上,为首的是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他似乎是知道了我们的到来,正在迎接我们。

    “你们上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在山脚下等你们。”孙连城这时候说道。

    “走吧,起上去看看,既然来了。”我道,说实话,这路上孙连城非常的沉默,不管他的人如何,直以来他都是个非常乐观的小伙,所以看到他路颓然的样子,我其实已经相信了他这次不准备再耍什么幺蛾子,再加上胖子相对论的说法,我其实慢慢的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他了。

    “可以吗?”孙连城看了看胖子说道。

    “走吧。”胖子点了点头。率先的往上走去。

    上玉皇道仙宫,有很长的道阶梯,胖子走在前面,我们走在后面往上爬,这道阶梯,现在对于我来说无疑是小菜碟,等到了仙宫的门口,胖子对那个站在间的老者道:“小胖见过掌教真人。”

    原来这就是玉皇道当今的掌教真人,也就是何安下何真人的师兄,江城子。这是个词牌名,不过这个名字倒是极为符合这个掌教真人那身出尘的气质。

    “见过掌教真人。”我也赶紧施礼道,我听胖子说过,玉皇道其实直都是沿袭古礼,我不知道古礼是什么样子,只能学着胖子的样子依样画葫芦。

    那江城子对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他没有说话,而是楞楞的看着蚩尤,他看蚩尤的眼神很奇怪,似乎也很纠结,而蚩尤就那么站着,也不说话,也是楞楞的看着他,我甚至忽然从蚩尤的眼神里看出了点天真无邪的味道出来。

    最后,江城子超前走了步。脸上非常纠结的对蚩尤施了礼道:“晚辈江城子,见过前辈。”

    听了这句话,我忽然愣住了,胖子脸的憋笑,看样子都要憋出内伤出来了,这话虽然听起来好笑,但是咋说呢,看相貌的话,江城子是个老翁,而蚩尤是个帅小伙,他自称晚辈是有点那啥,但是要按照实际的年龄的话,蚩尤可是活了几千年了,他自称个晚辈也没啥,我还以为江城子在看到蚩尤之后纠结啥呢,原来是纠结这个称呼问题。

    实际上,不仅是胖子憋到内伤,就连江城子身边的那些人此刻也是满脸的古怪,最后,江城子在胖子的头上凿了下道:“走吧,上山。”

    等我们上了山之后,忽然这个道观之后阵巨大的吼声传来,这个吼声仿佛是来自个史前巨兽样,想必就是胖子口那牛魔王的坐骑碧水金晶兽,在这声怒吼之后,我抬头看,个巨兽几乎遮天蔽日,似龙似虎又似麒麟,看起来头角峥嵘端的是霸气无比。

    江城子看到这天上的巨兽,他脸无奈的对蚩尤说道:“这是当年轩辕黄帝的坐骑,后直在玉皇道隐居,他恐怕是认出你来了。”

    蚩尤笑了下,他瞬间平地而起,那碧水金晶兽昂然在天空之,仿佛是在嘲笑这个当年的手下败将。而蚩尤在飞起之后,人兽很快就颤斗在起,这是我见过的第场真正意义上的仙人对决。

    “这。”江城子为难的看着我道。

    “您也知道,现在跟以前,有些东西会不样了,这当他们是熟人见面打个招呼吧。”我笑道,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能感觉到蚩尤并非个难以相处的人,他肯定不会真的对碧水金晶兽下手。

    玉皇道的那些小道士们个个看的拍手鼓掌好不热闹,要知道在他们眼里。这可是玉皇道的护山神兽,现在竟然有人可以跟神兽分庭抗礼,甚至还不落下风?

    这人兽的颤抖,持续了近个小时,江城子看的出来蚩尤并没有下死手,他似乎是在调戏这个猛兽般,他抚着胡子道:“几千年过去了,多少先贤成为黄土抔,想不到唯独留下的,竟然是个传说的大魔王。”

    “他的时间也不多了。”我轻声的对江城子道,这个江城子的气质,跟何真人很像,这才是个真正的得道高人的感觉,虽然是第次见面,却给人种古人相逢的感觉。

    江城子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轩辕公瑾来过这里,告诉了我些事情,叶小友,玉皇道在之前,多有得罪的地方,还望海涵,有些事情,非玉皇道本意。”

    我点了点头道:“很多事情已经搞清楚了,没事,都是可以理解的,我还要拜谢掌教真人不杀之恩呢,你们没有选择把我扼杀了,其实就是最大的宽容了。”

    这时候,天上的人兽依旧在颤斗,我对着天上叫道:“好了,招呼打了个小时了,也该打够了吧?下来吧!”

    蚩尤听到我的叫声,他翻身跳上碧水金晶兽的身上,抱住了他的脖子,碧水金晶兽不住的挣扎,之后蚩尤改由两手抓住兽头上如同龙角的两角,那碧水金晶兽不住的挣扎,这个场面,终于让江城子身边的个老道士忍不住出声道:“掌教真人,此乃我玉皇道的护山神兽。旦被蚩尤驯服,这要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江城子笑道:“无妨,且不说这碧水金晶兽绝不会被驯服,就是可以。蚩尤也不会。”

    江城子这话说完,那碧水金晶兽个挣扎,终于把蚩尤从它的身上甩落,而它也好像自知不是对手,翻身钻入玉皇道后山的水池之,溅起阵水花。

    蚩尤到了地上,这么多天了,我第次看到他神采奕奕,或许对于他这个人来说,唯有战斗才能激发他的兴趣。

    “前辈果然名不虚传。走,玉皇道早已备下薄宴,总不能失了礼数。”江城子说道。

    玉皇道不愧为天下道教的魁首,道观从外而看如同仙宫,而道观内部,也绝非俗世道观可比,但是却绝非是金碧辉煌,而是给人宁静雅致之感,远离了世间的香火,却多了份朴真。

    之后。我见到了小七,陈东方还有李青,他们三个都穿上了道袍,我几乎都认不出来了,熟人见面,我自然也是异常的高兴,我们坐了桌,我问他们道:“怎么?还习惯吗?”

    “还好,就是来了这么久,好像什么也没有学到,叶子,你好像有了不小的变化。”陈东方说到半的时候说道。

    “恩,经历了三个月的魔鬼训练。”我笑道。

    ——在玉皇道的第天,我们其乐融融,没想到那传说的玉皇道,竟然是如此的平易近人,当天我们被分别安排进了客房之,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门外有人敲门,我看,竟然是江城子还有胖子二人。

    说实话,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因为我总感觉,我可以以个平常心来看待蚩尤,但是玉皇道跟蚩尤之间,却多多少少的有点芥蒂,我生怕他们深夜到访,为的就是这件事。

    “叶子,你真的是好大的面子,来的第天,掌教师伯竟然就要带你去玉皇道的禁地!”胖子道。

    “啊?!”我道。

    “小友,我只是想求证件事情。”江城子道。

    “什么事?”我问道。

    “件困扰了许久之事。”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