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魔鬼训练

作品:《捞尸人

    这样的操练导致我在当天晚上倒在床上就知道闷头大睡,我感觉我自己才就睡了十分钟,就被他带起来重新的开始上路跑步,跑完步回来就是丢在那个水坝口让水流冲刷。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天才蒙蒙亮,胖子看我的眼神都是感觉可悲的,不过他终于说了句实话,他对蚩尤说道:“与其是这样的修炼法,不如我们去玉皇道修炼。这个世界跟仙界不样,在修炼之后可以马上有仙药来恢复体力,可是现在就算让叶子顿顿大鱼大肉也不行,体能完全跟不上,这叫欲速则不达。”

    “只有这样,才能激发身体的潜能。”蚩尤直接说道。

    接下来的个月时间里,我每天都是被蚩尤这样的训练,这跟我想象的修炼完全不样,不是按照功法去练习就有力量吗?为什么我感觉他操练我跟军队里操练特种兵样?胖子看着我这样心疼,像个老妈子样的每天都变着法的做好吃的给我补充营养,但是就算是如此,在前半个月里。我每天都强逼着训练,训练完之后就变成了滩烂泥。

    这情况,直到了半个月后才稍微好点,我甚至已经不用蚩尤大早把我叫起来,我就可以个人起来出去跑步,等晚上那个跑步结束之后,我自己去站在那个水坝口让水流来蹂躏我,在水流把我冲下水之后。我也不需要他去把我拉出来,我自己很自觉的游回来,然后继续站在那里。

    等个月后,我自己都感觉到了我自己身上的变化,我是属于那种偏瘦的身材,之前我无比羡慕大哥那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身材线条,这才个月的时间,我虽然没有像大哥那样的完美,但是身材的雏形已经出现。

    这样的魔鬼训练,带给我的,不仅是身体上的锤炼,更是精神上的。你会感觉随时你的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这在无形之让你自己对自己无比的有信心,开始韩雪非常反对蚩尤这样训练我,但是慢慢的,她也感受到了我无形的变化,由开始的不支持担心,变成了现在每天都在鼓励我继续下去。

    两个月之后,当我第次可以在那水坝口之下坚持分钟的时候,虽然只是分钟,我还是有发自内心的喜悦。这只是开始,由分钟到两分钟,再到五分钟。当我在这里接受的魔鬼训练到达了第三个月的时候,韩割虏来看我,他几乎已经认不出眼前的这个人是我。三个月的时间,我几乎已经脱胎换骨,连胖子都直在说我是怪人,别说这三个月这样强度的训练,般人绝对扛不住,就算能扛住的,也不可能有这么快的效果。我甚至说现在都想找个人去试验下我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可惜陈东方跟李青不在。

    可是,这个训练,不可能这样永无止境的下去,胖子要回玉皇道了,而蚩尤在这两天,也每天都是心事重重的看着昆仑山的方向,我知道他想要去昆仑山里跟那个秦始皇进行场对决,所以我主动提出。离开伏地沟,向昆仑山进发。

    就在我们要出发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孙连城的电话,这三个月的时间,我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以前孙连城在我的眼或许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但是我现在看他,无疑是个跳梁小丑般。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鬼裁缝就是个外来者,是个侵略者,在所有的人都要对抗他的时候,他却选择了为虎作伥,这是小人所为。

    不过我还是接了电话,我没有继续骂他,而是淡淡的说道:“有事吗?”

    “你们应该是时候去昆仑山深处找那个人了吧?我想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孙连城直接说道。

    “你又搞什么鬼?”我问道。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可能都不信,你就当我这个人唯的良知吧,当然,你也可以当我给我自己找的条退路,凭你们自己的能力自然可以找到那里,但是我带你们的话,你们会更快点。”孙连城道。

    胖子在这时候问道:“谁的电话?”

    “孙连城的,他说他可以带我们去找秦始皇的所在。”我道。

    “问他什么时候见面,在哪里见面。”胖子道。

    我本以为胖子对孙连城是没有任何的好感的,谁知道胖子竟然会这么说,不过胖子既然说了,我就答应了孙连城,挂了电话之后我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你真的没有感觉到,其实孙连城才是这件事里面,帮你最多的人?”胖子看着我问道。

    “嗯?”这话说的毫无头绪的,我是真的有点听不明白。

    “不管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从的推波助澜,无意是让鬼裁缝加快了自己的脚步,更让本身对你的态度模棱两可的人,最后选择站在了你这边,所以你应该感谢他,如果没有他帮助鬼裁缝得到些东西,轩辕公瑾可能依旧想杀你,弯背老六依旧不会见你。”胖子道。

    他这么说我倒是明白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要按照胖子给的这个方向思索的话,还真的有点这个道理。

    “当然,最重要的是。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非常无力,你大哥就完全不怕孙连城耍什么心眼,现在有了这么尊战神在你身边,你还怕他吗?”胖子笑道。

    ——在三天后,孙连城来到了伏地沟,几个月没见,孙连城整个人消瘦了不少。他不似以前的自信与从容,他到了家里,看到了蚩尤之后明显的愣了下,不过他随即就苦笑道:“九幽之主会帮你我想到过,只不过我没想到弯背老六跟轩辕族,也心甘情愿的为了你而得罪仙界的人。”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胖子问道。

    孙连城耸了耸肩,这是他的招牌动作,他道:“我不该帮他在昆仑山深处找到秦始皇。我跟他本以为,在找到秦始皇,有秦始皇还有那无尽的兵俑压力之下,他们会更清楚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没想到却适得其反。”

    “第,秦始皇造兵俑,这暴漏了鬼裁缝的这派压根儿就没有把人间的人当人,第二,他们这些人是人间的至强者,不要说他们,就说整个华民族,可以不战,但是在内心深处却无法容忍任何的挑衅和威胁,你想要武力逼迫他们低头?反而是逼他们下了最后的决心而已。没有人能够真正的让这个民族投降。”胖子说道。

    “轩辕家族向谨慎。”孙连城说道。

    “谨慎,是因为身兼重任,但是不代表他们没有任何的脾气。”胖子看了眼孙连城道。

    孙连城苦笑了下道:“心服口服,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吧。”

    “胖爷我直想不明白个道理,以你的聪明,在这件事上,不可能就这么愚蠢的站错队吧?”胖子问道。

    “这个问题重要吗?不说这个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孙连城道。

    “明天吧,我们先上玉皇道趟,想要去解决那个大麻烦,总要跟师门打个招呼的。”胖子道。

    ——第二天我们出发,因为蚩尤没有任何的身份,我们也不能坐飞机,总不能对人说这家伙是几千年前的蚩尤所以没有身份证吧?所以我们路上轮流开车,辗转反侧,终于到了昆仑山脚下,我们的第站,就是我听了太多次的玉皇道。

    元始天尊的嫡系脉,天下道教的真正执牛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