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蚩尤2

作品:《捞尸人

    “那伤了天尊的人又是谁?”胖子问道。

    蚩尤摇了摇头道:“我记不清楚了。”

    我跟胖子怎么也没想到,蚩尤竟然像是个偶像剧的男主角样的记忆出现了定的问题,不过就从他仅存的那点记忆,我们就可以推测,我在仙界的父亲,的确是个至强者,他在蚩尤出现在人间的那个时间里,就因为修炼身体出现了个问题,因为轩辕族对蚩尤的阻挠,导致了蚩尤没有把所谓的昆仑灵胎给带回去。然后天尊的身体出现的问题越来越严重,这才导致了,在人间界的大明刘伯温年间,仙界的人,诛杀了身体出现问题的天尊。

    这样的个仙界,在我脑虽然依旧是片的模糊,我却能意识到,那个世界,定然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为尊,但是天下却不可避免的出现纷争。

    “我虽然记不清楚那个人是谁,但是我却感受到了昆仑山里的敌意,那是仙界敌人的气息。”蚩尤说道。

    我跟胖子对视了眼,胖子道:“我知道,他说的是秦始皇。胖爷我算是明白了,应该是这样的,当年天尊知道了自己身体出现了问题,所以有了蚩尤的下界,在后来,天尊的敌人知道了天尊的问题,并且知道了能治好天尊问题的东西就在人间,才有了秦始皇的下界,蚩尤你是为了求解药而来,秦始皇则是为了破坏解药。这么说来的话,那昆仑灵胎,定在秦始皇的身上了。”

    “恩,所以我要找到他,杀了他。”蚩尤说道。

    ——通过我们之间的谈话,我们渐渐的放下了心里的顾虑,这个蚩尤不再是离我们遥不可及的远古战神,而是个可以站在我们身边的朋友,并且在未来的段时间里,也可能会成为我的老师,来教我属于我的功法。

    最后,胖子看了看蚩尤身上的金甲说道:“老兄,虽然你的这身衣服非常的拉风,要是在古代吧还行,但是现在这社会。您要是穿这个出去,别人还以为您是拍电影的呢,所以就换个衣服吧,这也叫入乡随俗不是?”

    蚩尤点了点头道:“好。”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蚩尤的身材非常的高大,别说我的衣服了,就连胖子的衣服他穿着都小,我们只能等晚上,在第二天的时候,胖子开着陈青山的那个面包车拉着我们去了洛阳,我们不好意思去带着蚩尤逛商场,那我们肯定是要被当成傻逼了,最后还是韩雪提议我们可以先去他家里,然后再由韩割虏帮忙去搞定蚩尤的衣服,我们想也是,就直奔韩雪家的大院,到了那边,接到电话的韩割虏已经从外面赶了回来,饶是以韩割虏的稳重,他在看到个身披金甲的人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也是瞳孔阵收缩,他把我拉到了边问道:“这家伙真的是蚩尤?蚩尤?传说的大魔王?”

    “那还有假?轩辕黄帝族的轩辕公瑾亲自从西藏雪山里放出来的。”我道。

    “简直是不可思议。”韩割虏惊道。

    “谁说不是呢?”我苦笑道,这些事情如果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话,我也感觉这就跟做梦样。

    韩割虏也是笑道:“我本身已经感觉我把你想的足够强大了,但是没想到你竟然跟蚩尤这样的人扯上关系,服了!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头,不管你是什么来头,别对不起雪儿,不然我跟你没完”

    韩割虏倒也不是个卦的人,他马上打电话叫来了些人,他在电话里形容了下蚩尤的身材,最后送来了大批的衣服,甚至还有专门的设计师过来为蚩尤量身定做,在试衣服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蚩尤说他已经没有多长时间可以活了。

    脱掉了金甲的他,那脸庞非常的硬朗坚毅。但是他的身上,那皱纹已经如同老树盘根般,很多地方的皮肤,甚至已经皲裂。这看的我阵心疼,我就走上前去问道:“有办法改变你的状况吗?”

    蚩尤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回到那个世界有没有办法,但是只要在这里,就无法抵抗法则,相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人来说,我已经算是活的够久了。”

    蚩尤这么说了。我真的想把这话对直想要长生不死的那个人说说,就是仙界来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要遵守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法则,也会生老病死,你个凡人,为何定要相信不死的传说?

    “也就是说,只要在你死之前,我们回到仙界,就有办法,对吗?”我问道。

    “可能吧。”蚩尤说道。

    “我定会想办法让你回去的。”我道。

    我们给蚩尤选了很多套衣服,又找了个理发师帮着蚩尤理了理发,收拾完之后的蚩尤跟现代的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就是身材高大点,眼神深邃点,按照现在社会的审美来说,这无疑是个长腿型男,连胖子都不禁的感叹这小伙收拾是真的帅气。

    等蚩尤收拾好了形象,我们就想着带他去外面世界走走,他已经被囚禁在大雪山深处太久,绝对跟不上现在的时代了,我本以为蚩尤会像是个好奇宝宝样好奇外面的切,但是我却发现他非常的淡定,每个东西都只是扫扫,到最后,他除了无法接受现在的冰淇淋什么的之外,对于其他的东西,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应。不过带着他走在大街上的回头率是真的高,不停的有女孩儿站在那里对我们行注目礼,别的不说,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儿逛街,也真的是无趣了点,最后我们自己也感觉没意思,就开着那辆破面包车返程。

    在车上,我用了个非常委婉语气向蚩尤表达了我想要跟着他学习属于我们的功法的问题,蚩尤在听完之后看了看我道:“其实在上次,我已经看了你,对于天尊来说,你实在是太过弱小。”

    我不好意思的点头道:“对,的确是弱小。问题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你看我都到了这个岁数了。修炼起来还晚吗?”

    “仙界的人,都非常的长寿,你这个年纪,还算是个婴儿,自然是不晚。不是我不去教你,而是我忘记了我是怎么修炼的,还有,天尊的修炼,跟我不样。”蚩尤说道。

    “这个倒是在我的意料之。”我道。

    “不过,你可以先教我点东西的嘛。”我继续说道。

    “你的身体,现在还承受不了。”蚩尤说道。

    事情下子再次回到了起点上,那就是点魂灯的问题,我就道:“你可以看的出来,我这左肩上其实是灭了盏魂灯的。你可以帮我点上吗?”

    蚩尤看了看我,道:“我不懂这个世界的法。”

    他的话,让我几乎晕倒,难不成我抱了那么大的希望,还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变的强大?

    “不过我可以试着,改变你的体质。”他说道。

    ——我没想到,蚩尤所说的改变体质,其实就是锻炼我,这是超强度的锻炼,因为我比较着急获得力量。所以晚上的时候我就缠着蚩尤改变我,接着我就跑了个二十公里,我几乎是咬着牙断断续续的跑的,也多亏我现在身体比以前强壮的多,不然还真的无法跑完。

    等我终于跑完以后,他却直接带着我,来到了孙连城修的大坝那里,大坝下面有个出水口,水流湍急,如同是个小瀑布样,他让我站在出水口。

    承受那水的冲刷。

    别说我现在已经精疲力尽,就是我在体力最好的时候,也绝对不可能在这里站稳。

    结果就是我被他丢过去,然后冲下水。

    之后再丢过去,再冲下水。

    这晚上下来,我感觉我被他改变的不是体质,而是玩掉大半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