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兵俑

作品:《捞尸人

    大哥这么说,胖子下子愣住了,等他们几个都进了院子里,胖子不可思议的对我说道:“你大哥吃了龙元,脑袋也变的秀逗了?这么爽快,是他吗?”

    我笑道:“他肯说这是好事儿啊!总比他之前的那个态度我知道就是不告诉你好吧?走,进去听听。”

    “不是,叶子,不会是轩辕公瑾逼你了吧?我知道你有多想变强,就这么把龙元就给送人了?我不是挑拨你们兄弟俩关系的意思。胖爷我就是觉得,那么珍贵的东西,你要是想要第二块,估计得把长白山天池的那条龙宰了才行了。”胖子道。

    “没事,我现在急需的是点魂灯,而不是龙元,口吃成胖子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我道。

    “你他娘的,顺便还骂胖爷我嘴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口吃成胖子?”胖子笑骂道。

    我想,好像在他面前说这句话是有点搞笑,我就道:“好了好了胖爷我道歉,您不是胖子,您多苗条啊!块腹肌!”

    我们俩进了院子,他们几个人已经落座,看样子就是在等我们两个人大哥就要开始讲了,我俩不敢耽搁赶紧落座,大哥那个怪脾气,等下不愿意说了我们找谁哭去?

    “鬼裁缝这次之所以对这个龙元势在必得,是因为他找到了个新的回去的办法,就是九龙拉棺。可以直接去到他的世界,我知道你们肯定好奇就算他可以让这条龙重生,但是就算再加上长白山天池的另外条,也只有两条,离九条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大哥说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对头。我跟叶子讨论过这个问题。”

    “因为他在昆仑山深处,找到了那个人,可以从他的手,借出九条龙,他想跟那个人合作。”大哥说道。

    话题,下子就回到了最开始的原点上,那就是昆仑山深处的那个人,他到底是谁?他手里竟然有七条龙?而且他竟然愿意跟鬼裁缝合作?

    我们没有问那个人是谁,但是我们都看着我大哥,他扫视了我们圈之后道:“那个人,就是秦始皇。胖子,我想我说到这你应该明白了吧,因为玉皇道,是最清楚传国玉玺的了。”

    胖子下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这让我们下子调转了目光看向了胖子。胖子道:“我猜到了点,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你们别这么看着我,胖爷我知道的东西,能不告诉你们吗?传国玉玺这东西,其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吧,你们知道,天子自称真龙,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的龙脉之力,但是传国玉玺只有个,帝王们认为这个传国玉玺是身份的象征,受命于天可得永昌,他们哪里知道,那个代表了他们天子身份的传国玉玺,其实是在吸国之气运?所以才有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当个朝代的气运被传国玉玺吸完,就会有新的朝代交替,所以自大秦之后的传国玉玺,吸尽了几朝几代的龙气,相传那传国玉玺有两块,我们知道的传国玉玺是为阳玺,而还有块,则是始皇的手,那块是阴玺,阳玺所吸的龙气,都汇入阴玺之,更有传说为了培育阴玺的阴气,才有了杀神白起。”

    “也就是说,传国玉玺吸了龙气,然后龙气进入了阴玺之,传国玉玺经历了几个朝代,那始皇手里就有多少条龙?”胖子皱眉问大哥道。

    大哥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外面发现的秦始皇陵兵马俑包括秦始皇陵,只是秦始皇当时野心的冰山角,你们不会明白。在昆仑山的更深处,还有多少始皇兵俑,而他造就这些兵俑不是为了在阴间继续为皇,而是为了带着他的这些兵俑征战仙界为王。杨筠松当时就是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才入的昆仑,但是被困在了阴兵阵。所以你们玉皇道传说的不死仙丹所在之地,其实才是真正的始皇埋骨之地,这次,六爷入昆仑,本身就想拿回那传说的阴玺,但是却没有找到真正的位置。只是没想到的是,鬼裁缝非但找到了,他还说动了始皇跟他合作。”

    我张大了嘴巴,大哥的话,瞬间颠覆了我的三观。让我几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是因为鬼裁缝能找到他,而是因为秦始皇,本身就是鬼裁缝那个地方来的人,横扫六合威震方,自秦之后。天下再也没有可以飞升的练气士,所谓的焚书坑儒,不都是他对这些人间修士做的吗?”胖子叹气道。

    “原来你都知道。”大哥看着胖子道。

    “这在玉皇道,不算是特别重大的秘密,本身当时天下征战太久,玉皇道开始还支持天下统,但是当后来发现秦始皇身上的秘密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已造就了无数兵俑,那些兵佣旦出世。必将是场天下浩劫,所以不管是玉皇道还是轩辕族,都已经无能为力了。他不仅以无数人命造就兵俑,还残杀天下练气士,把上古流传下来的典籍并付之炬。是人所说的焚书坑儒,其实焚的,是修仙之书,自那之后,道教无限的衰落,无数前辈心血,皆毁于始皇之手。”胖子说道。

    “所以大秦之强盛,也终结于二世,也是出自你们玉皇道之手吧。”陈东方问胖子道。

    “亡羊补牢,却为时已晚。”胖子点了点头。

    胖子的话。让我们下子陷入了沉默之,最后小七道:“难道世间人敬畏的仙人们,其实最不把人当人的吗?”

    “仙界高高在上,视人间如同蝼蚁,怎么会把这些蝼蚁当人?不仅仙界如此。人间也是如此,身居高位之人,怎么可能真的把人民当人?”陈东方也是叹了口气。

    “六爷之所以不敢杀掉鬼裁缝,之前是不想,这次是不敢,因为旦那些兵俑出世,天下必然浩劫,不是忌惮鬼裁缝,而是忌惮昆仑山深处那已经苏醒的始皇,最后救走陈近之的那只手。就是始皇的,他不仅是个皇帝,还是个足以让人变色的强者,所以他们只能选择在这个时候把鬼裁缝送走,并且进入仙界。也是无奈,他们是这人间的至强者,人间有难,他们必须挺身而出,不管是从始皇来说,还是从蚩尤,这都可以说明点,仙界之人虽然对人间的人视为蝼蚁,但是他们却依旧在图人间界的个东西,这点,六爷必须搞清楚。”大哥说道。

    “所以说,轩辕公瑾说的那个人是指的始皇,而另外个人,是蚩尤吧?”胖子问道。

    大哥点了点头道:“轩辕族囚禁蚩尤,本身说不上对错。这族坚持祖训守卫人间,蚩尤想从这里拿走东西,轩辕族出手也是必然,但是蚩尤并非是恶人,再加上他与叶子之间的关系,所以六爷他们的意思是放出蚩尤,因为只有蚩尤,才有与那始皇战的本钱。上次我们去西藏,其实我开始,就是抱着这个目的。”

    “结果轩辕族不肯,才有了我师傅何安下又去做和事佬?”胖子问道。

    大哥点头道:“轩辕公瑾所谓的逼宫,就是如此。六爷他们三个走了,若是始皇出,轩辕族举族而上也没有办法,蚩尤成了唯的希望,他不得不放。”

    “但是万,蚩尤出来之后跟始皇联手了呢?那岂不是更是场浩劫,谁能保证蚩尤就会为了这人间的切跟始皇决战?”陈东方道。

    “叶子能。”大哥道。

    “这切,都是轩辕族,乃至玉皇道对叶子改变态度的根源。他们犹豫了几百年,终于在这时候下定了决心,支持叶子。”大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