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脱胎换骨

作品:《捞尸人

    事情被轩辕公瑾这么说,好像是蛮复杂的样子,我理了理,其实无非就是人间他们这批修士本来好好的,结果忽然有天我来了,他们本来以为是宝物呢,结果我这个宝物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所以到最后我这个原本他们心目的宝物,渐渐的成了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让他们这帮人人间的“仙人”们操碎了心。方面他们也希望从我身上知道仙界的秘密,另方面他们又不原因因为我去得罪“仙界”的人。

    “所以说我应该感谢那些上古的先贤们,如果我事关他们的秘密,我可以早就被你们给当成了弃子交给鬼裁缝了,对吧?”我看着轩辕公瑾道。

    轩辕公瑾道:“那倒不会,有些事我们做的出来,有些事,则做不出来。”

    “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告诉我这些东西?不会是只因为时间到了,难道是因为六爷他们去了天上?”我问道。

    “有这方面的原因,你必须尽快的成长起来,以应对之后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轩辕公瑾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们俩看了会儿大哥,此时大哥依旧在打坐,过了许久,我问道:“你们选择把鬼裁缝送去那个地方,而不是选择杀了,不仅仅是忌惮仙界的人,还忌惮个在这个世界的人,对吗?那个人,是蚩尤吗?”

    “不是。成王败寇,在上古时期,蚩尤的确为了他的族人的生存与轩辕族有过交手,但是按照族内的记载,他其实更愿意通过个和谈来解决问题。轩辕族最后主动选择的与他交手,原因是蚩尤想从我们这里带走个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却绝对是个至宝。在这个问题上,蚩尤不愿意和谈,所以才导致了后来的战争。”轩辕公瑾道。

    说到这里之后他道:“最重要的是,蚩尤跟你样,都是鬼裁缝的敌人,当年鬼裁缝在发现蚩尤在人间的时候,其实开始也是想要把他杀掉,这点你应该知道,只不过他和千手观音联手都不是蚩尤的对手,因此才作罢。”

    “那那个人是?”我问道。

    “昆仑山深处的个人。”轩辕公瑾道。

    “方便说是谁吗?”我问道。

    “等你大哥醒了,让他来告诉你吧。”轩辕公瑾似乎不愿意提起那个人,脸的讳忌莫深的样子。看他的样子是不愿意说,我虽然对大哥能告诉我事情有点不抱希望,但是却没敢继续多问,毕竟轩辕公瑾能对我说这么多已经不错了,他是个非常厉害的前辈高人,不能算是我的朋友。

    我们等了许久,大哥终于醒来,当大哥睁开眼的时候,我仿若在那瞬间看到道金光从他的眼睛里闪而过,大哥站起来之后,他第件事就是开始狂奔,完全不理我跟轩辕公瑾,我道:“我们守了他这么几天了,句话都不跟我们说就走了?”

    “他应该是内急吧,还有他现在的情况,也需要去洗个澡,不然你没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轩辕公瑾道。

    他这么说我倒是理解了,大哥身体内部排出来的那黑乎乎的泥浆非常的难闻,几乎是股子难以言表的恶臭,要不是这几天我是担心他的安危,我几乎是受不了他身上的味道。

    我们等了半个小时,大哥再回来的时候,头发湿湿的,他就穿了条裤子,赤裸着上身,他那身的肌肉线条无疑是让我感觉极具美感,经过了龙元的洗礼,他更是个行走的荷尔蒙,浑身上下给人种力量爆炸的感觉。

    “感觉到变化了吗?”轩辕公瑾道。

    大哥点了点头,他走到了个粗壮的大树之前,他提起拳头,我感觉他就是轻轻的砸在那棵树上,但是在十几秒之后,那个大树的枝干,竟然开始慢慢的裂开。裂成无数条细缝。

    很显然,大哥那轻描淡写的拳头,不仅是把大树打倒,那最为结实的枝干,直接四分五裂了!

    “这么强?”我张大了嘴巴道,大哥以前的力气就很大,但是以前的他跟现在的他,简直就是天地差别啊!

    “这只是开始,等他真正的发掘了他全部的力量,会成长到什么程度几乎不可想象,仲谋,你想好了要学那个弯背老六的刀法吗?我承认他那大开大合的刀法更适合你,但是轩辕族的剑法也是无双。”轩辕公瑾说道。

    大哥摇了摇头道:“我已经答应了他,跟他学刀法。”

    轩辕公瑾不无失望的道:“好吧,那你就当我没说。回去吧,想必他们都担心坏了。”

    ——轩辕公瑾只是说带我们出来说几句话,结果我们这出来就是几天,因为担心大哥,我甚至都没有回去报个平安。最重要的是因为出来的匆忙,我手机都没有带,等我们回去之后,他们几个看到我们,我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的担忧,他们走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忌惮轩辕公瑾的原因,胖子长舒了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却没有问我们去了哪里。

    最后,胖子看了眼大哥道:“孙仲谋。你好像哪里不样了,又变强了?我说,你是不是个畜生啊!这几天不见,你闭关修炼去了?”

    “叶子把属于他的龙元给了我。让我脱胎换骨。”大哥直言不讳的道。

    大哥说完这句话,我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几个起倒吸了口凉气。陈东方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或许在他们看来,像龙元那样的至宝,我竟然会让给我大哥,这是件疯狂的举动,我笑了笑道:“我点上魂灯就已经非常强了,能需要那玩意儿吗?再说了,大哥比我更需要那个。”

    胖子盯着我看了半天道:“你随意,反正你们是兄弟俩,高兴就好。哎,这人比人气死人,胖爷我这个外姓兄弟,怎么也比不了你们这血缘亲情啊!”

    小七挽住了胖子的胳膊道:“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没想到轩辕公瑾竟然选择了跟我们道别。不是说他的道别我没想到,是我没想到他竟然不跟自己的孩子说两句悄悄话,在他说自己要走之后,胖子就楞楞的看着他,最后,他也只是拍了拍胖子的肩膀道:“昆仑山深处的那个人已经出来了,弯背老六他们三个明显是在逼宫,逼我把另外个魔头给放出来,所以有些事情我要处理下,先走步。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们几个都可以有战之力。”

    说完,轩辕公瑾对我们挥了挥手,他拍剑匣,那柄长剑破匣而出。他跳上那把剑,直接御剑而去。

    不得不说,单凭这个御剑而去的身姿,轩辕公瑾就是我见过的仙人们最有仙人范的个,要知道何真人当年走的时候,也都只是打的走的!

    直到轩辕公瑾的身影消失不见,胖子还是在原地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愣愣出神,以我对胖子的了解,他的内心绝对跟他粗狂的外表不成正比,他肯定希望自己的亲爹能对自己说几句话。

    从这点上来看,轩辕公瑾做的是有点过了,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道:“他可能是有急事吧?”

    说完,我自己都感觉我说的有点假。

    好在胖子摇了摇头道:“算了,胖爷我无求所谓,不过你们谁能听懂他最后说的那句话。什么叫六爷他们三个这个时候走是在逼宫?什么昆仑山的那位,什么叫放了那位?”

    “我能听懂。”大哥说道。

    “你听懂有毛用,你又不说。”胖子撇了撇嘴道。

    “走,回去,我告诉你们。”大哥说完,先我们步走进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