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真相

作品:《捞尸人

    轩辕公瑾的话,差点都明说了:这东西你要了作用不大,但是对你大哥来说却是裨益无双。所以他心更偏向于我怎么去选择,这不用说我也明白。

    虽然这刻我曾经期待了已久,但是他其实并不用这么说,别说这东西是不是真的对我作用不大,只要说是给我大哥的,我就不会有任何的意见,所以我几乎是脱口而出道:“这还用选吧?自然是给大哥。”

    大哥道:“我不要,也不需要。”

    轩辕公瑾露出了今天第个笑容,他道:“你们两个的回答,都在我的意料之,仲谋,我知道你心高气傲,就是没有这个龙元,假以时日。你也能走出自己的条路,弯背老六直想让你成就他的霸王刀,其实我更是觉得你可以走出条自己独特的路出来,可是时间不多了,昆仑山深处有什么你也明白,你也看到了,那个人今日已经可以出手救下陈近之,救陈近之无妨,他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那个人是想通过救陈近之告诉我们,他就要出来了。弯背老六九幽之主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武道修为进入那个地方,哪怕生死未卜也不在乎,但是那个人如果出来了,必将天下大乱。”

    “我知道你这个做兄长的,断然是不想去拿属于你弟弟的东西,我刚不是胡说道,叶子未来之成就,定然在所有人之上,他才是最不能拔苗助长的那个人,哪怕是以为他也要进入那个世界,也是需要你的守护,所以你的成长,至关重要,你在当今的世界算是天子卓绝。但是鬼裁缝说的没错,天上地下,本就是两个人间,有了龙元的裨益,你才能直守护你弟弟下去,让他成为那个至强之人。”轩辕公瑾说道。

    大哥闭上了眼睛,他准备摇头,我却拉住了他道:“大哥。你收下吧。”

    他睁开了眼睛,看着我。

    “我本就没有个成为强者的心,我走到今天的这步,是命运使然,但是你不样。你要成为个强大的人,是我哥,是个不管什么时候,我看到你都有安全感的人。”我道。

    “不要推辞了。”轩辕公瑾道。

    “你有了他,就可以快速的成长,成为个你自己就可以保护所有人的程度,这是你直想要的,你不后悔吗?”大哥看着我道。

    “我只要点上魂灯,血都是金色了,听到轩辕前辈怎么说了没?血脉无双!我还需要这个吗?别矫情了,都是自己人,拿去!”我道。

    大哥最后深深的看了我眼,他点了点头,抓起那道发着金光的龙元吞进了口,之后,大哥的脸瞬间变的通红,道金光汇入他的天灵盖,他的脸下子变的扭曲了起来,看起来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轩辕前辈!”我大叫道,吞了龙元之后,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轩辕公瑾手抓起了我,另只手抓起了大哥道:“走!”

    他几乎是离地而起,快速的飞到了后山之,他把大哥丢落在地上,此时的大哥已经满身大汗,轩辕公瑾道:“仲谋,坐下,慢慢的调息。弯背老六想必已经教你了调息之法,以龙元之力在身体内行走,走遍是周身大穴,为你自己洗精筏髓!”

    大哥坐了下来,他的脸上依旧痛苦不堪,但是他咬着牙坚持。

    “叶子,我们为你大哥护法。”轩辕公瑾说道。

    我点了点头,就这么关心的看着我大哥。

    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过程,下子持续了三天三夜,大哥从开始的满脸痛苦,到后来的脸平静,那道金光本身在他的身体里乱窜,最后仿佛被他压制,他的身体上直在往外冒着白烟,最后,轩辕公瑾干脆撕裂了大哥的衣服,我看到在大哥的身体外面,裹着层黑乎乎的如同是泥浆样的东西。

    “龙真的不愧是万物灵长,传说喝口龙血都可增十年功力,这显然是传说,但是你大哥今日得了龙元之力,他的身体经了龙元的洗礼,已经跟往日不样了,等他醒来的时候,不要说在这地上,就是到了那天门之上,也当属天资卓绝之人。”轩辕公瑾说道。

    “这些黑乎乎的东西,都是大哥身体里出来的?”我问道。

    轩辕公瑾点了点头道:“洗精筏髓,大抵就是如此,让他的身体和天资更加的精绝,轩辕族也有洗精筏髓之法,但是跟这个比起来,小巫见大巫了,哎,不愧是鬼道书生,这读书的人就是脑袋滑头,我们几个,就他修为最差,结果到了最后,他反倒是成了最大的赢家!”

    轩辕公瑾说到这里的时候,满脸的苦笑,我笑道:“胖子也不差啊。”

    轩辕公瑾听到我这么说,愣了下道:“他?”

    说完之后,他倒是没有对他的私生子发表什么见解,而是对我说道:“叶子,事到如今,有些事情也是时候让你知道了,关于你的身世。”

    我听到这个,不由的紧张了起来,哪怕我知道这天也是时候到来了,但是听到他这么说之后,我依旧是非常的紧张,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道:“谢谢轩辕前辈。”

    “当年二龙驼棺来到这里,你知道,我们都对龙有特殊的感情。国人都认为自己的龙的传人,所以开始,所有的人,都认为你是天界来客,但是后来,鬼裁缝千手观音追杀至此,我们才知道,你本是仙界强者之后,这个强者,本身在仙界独尊,但是因为变故,在仙界受到诛杀,那里的世界,跟我们这个世界不同,那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在你的父亲死之前,他强行的打开两个世界的结界,把你送到了这里来,起来的,还有个女孩。”轩辕公瑾道。

    “恩,我知道,是秋离。”我道。

    ——轩辕公瑾说的这些,其实都在意料之,经过这么长段时间的追逐真相。这些东西我们是已经猜测的到了。

    “对,但是我们发现,那个女孩却并非是你的族人,她身上的气机与血脉,跟你的完全不同,但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为什么会被作为龙凤胎起送到这里来,这至今是我们都想不明白的谜团。”轩辕公瑾道。

    “嗯?”我问道。

    轩辕公瑾的这句话,倒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秋离跟我不样?

    “她已经迷失在了时空裂缝之生死未卜,这点不用在意,你听我继续说。”轩辕公瑾道。

    我点了点头道:“恩,您继续。”

    “轩辕族的任务,就是守卫这人间的秩序,按照轩辕族的祖训,三界各有守护者。而轩辕族,就是守卫这人间之人,所以在见到你之后,我们很快就发现,那时候还是个婴孩的你,跟个盖世魔王很像,你虽然跟他并非是同族之人,但是却有定的渊源,这个人是谁你应该想的到,那就是你们认为是大魔王的蚩尤,不管他的真实身份是谁,其实你跟他样,对于人间来说,你们都是闯入者,外来者。而蚩尤当年来到这人间,似乎是在寻找个东西,他并非是个十恶不赦之人,但是轩辕族,还是把他镇压在了大雪山之,以雪山飞龙之龙气镇压。并非轩辕族不近人情,而是职责所在,所以在开始见到你,并且感受到了你身上的气机的时候,轩辕族的本意。是要把你处死。三家之,上有仙界,有人间界,下有九幽,人间界本身就是弱势,所以并不想淌浑水。所以把你杀了,是最好的选择,事实上就是。如果当年把你诛杀,就不会有鬼裁缝千手观音的下界,就不有现在这么多的谜团。”轩辕公瑾道。

    虽然轩辕公瑾说的是杀了我,但是听完之后我非但感觉不怪他,甚至还感觉理解他,将心比心的话,如果我是轩辕族的人,面对个像“我”这样的外来入侵者,杀掉,是最好的选择。

    “那后来为什么改变主意了呢?”我问道。

    “第,当时的刘伯温已经破译了天书上部分的内容,他说你是那个强者唯的后人,那个强者嘱托,算是哀求我们好生照顾,轩辕族做不出让人血脉断绝之事,所以暂时的留你性命。后来刘伯温逐步的破译出了那天书后面的内容,那个强者在天书之所说,你身上有关个秘密,个所有当年飞升仙界的上古先贤的秘密。”轩辕公瑾道。

    “什么秘密?”我赶紧问道。

    轩辕公瑾摇了摇头道:“他怎么可能会说,那所谓的天书,只不过是封信罢了,他告诉我们,仙界跟我们想象的不样,并非人间修士修为到了顶峰就可以享受极乐,所有飞升仙界,只不过是仙界的场骗局而已,人间修士,只不过是仙界人的饕餮盛宴,而你,是所有上古先贤的希望。具体是什么,他没有明说,他只是用我们好奇的东西,来引诱我们保护你,这点谁都可以看清楚,但是他明显做到了,他知道我们最好奇什么,所以哪怕不相信他说的话,我们也不得不守卫着你,并且因此,不惜与天上来人进行交战。”

    “所以不管是你们轩辕族,还是玉皇道,对我的态度都是模棱两可,既想杀了我,又不得不保护我?”我道。

    “对,所以唯的办法,就是把你封印起来。不杀你,但是也绝对不让你成长起来。因为人间,经不起折腾,那些人既然可以诛杀了你的父亲,鬼裁缝自称在仙界只不过是个小角色,就已经那么强大,旦你成长起来,仙界如果再次来人,人间经不起那么大的动荡。”轩辕公瑾道。

    至此,所有的谜团,都随着轩辕公瑾的句句话全部解开。但是这些谜团解开之后,些新的谜团则再次的出现。

    “叶江南,当时忍辱负重,跟随在了鬼裁缝的身边,进入了鬼道,他不知道以什么途径,竟然从鬼裁缝那里知道了你的秘密。当然,也有可能不知道,他那个人的话并不可信,但是他却是背着我们把你从神农架的封印之解救了出来,更可恶的是,他竟然通过了弯背老六的女儿把你生了出来,单单是他叶江南也就算了,他竟然还把弯背老六拖下水,我们要阻止你出生,就要杀掉你的母亲,可是那无疑会让弯背老六那个疯子抓狂,最为可恶的是,不仅仅是弯背老六,还有九幽之主,竟然也站在了叶江南这个疯子的那边,所以你才能被降生在这世间。”

    “因为你的降生,鬼裁缝才着急回去,对于他们来说,你定要死。”轩辕公瑾道。

    “与其说你是打开天界大门的钥匙,不如说你是把打开灾难的钥匙。”他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