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齐聚一堂

作品:《捞尸人

    本身有了大哥坐镇,我就已经感觉到无比的安心,现在又来了个史诗级的大BOSS弯背老六,这可是九幽之主都说成就霸王刀后天下唯的对手,我跟弯背老六不熟,所以我在他面前并没有太多的话,我妈早已经从李家的小姐变成了叶家的家庭主妇,她唯能表达对自己父亲到来的的喜悦就是去做好吃的饭菜,小七跟胖子俩人这才刚开始,你侬我侬去了,胖子这家伙平日里大大咧咧的看似很大胆,其实在这种事儿上就是个怂包,到现在连手都不敢去拉下。

    本来六爷是跟陈东方还有李青在商量事情,我跟大哥在大眼瞪小眼,就在此时弯背老六对我们招了招手道:“都过来吧,商量下。”

    他叫了,我们自然会过去,其实我也想听下这个天下武夫第人说说话,他随便的透漏下内容就好过我跟胖子在这边猜来猜去的,我们落座之后,陈东方问道:“六爷,鬼裁缝到底发现了什么秘密?竟然让他抛却坚持了那么多年的路?”

    陈东方话里的意思,就是鬼裁缝在那么多年里,都认为通过我回到那个世界是最好的办法,也直都在实施,但是这次,他似乎改变了方针,所以我们才会在开始担心这次鬼裁缝会对我下死手。

    “昆仑山里面,有个九龙拉棺图,他以为只要凑够了九龙,就可以拉动金棺成仙。”大哥说道。

    “就算他去长白山天池捉到了那条,再把这条龙给复活了,问题是剩下的七条龙呢?”陈东方问道。

    “那就是昆仑山里的秘密了。”这时候,弯背老六说道。

    六爷既然说了是秘密,那估计就不准备说出来,我虽然着急,但是也没有多问,陈东方更是老老实实的没有再问,最后,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就问道:“六爷,不,姥爷,您准备怎么对付鬼裁缝?杀了吗?”

    “我还没有想好。”弯背老六说道。

    他这句话,更是直接把这个天给聊死了,我们都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所以他招呼我们聊天,也就是说了这几句话而已。

    说来也奇怪,以鬼裁缝的能耐,定然是知道弯背老六已经来到了伏地沟,按理来说他应该收手避其锋芒,可是他却还是直在开闸放水,十二道鬼窟的水面已经见底,又过了几个小时之后,天色已经灰暗了起来,轮圆月挂在天上,皎洁而明亮。

    我妈烧了大桌子的菜,六爷不慌张,搞的我们也不知道该不该慌张,所以在外人看来,这次或许是个和谐的家宴。

    吃到半的时候,六爷忽然说道:“金枝,来客人了,添双筷子。”

    我环顾了下左右,片的平静,哪里有什么客人?我妈虽然也迷惑,但是还是去拿了双筷子,等筷子放在桌子上之后,弯背老六道:“轩辕公瑾,既然来了,就吃两口,看看我女儿做的饭,有没有你轩辕家族的香。”

    胖子手的筷子瞬间掉在了地上,他猛然的回头,我也跟着回头,我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个背上背着把巨大的剑匣的年男子,他穿着身白稠长衫,看起来写意风流,十分的潇洒,胖子站了起来,动了动嗓子,最后愣是没说出句话,只是去默默的搬了张凳子过来放在了自己的旁边。

    我已经猜到了来的这个人的身份,轩辕公瑾,轩辕家族的人,这个人,就是胖子的亲生父亲!

    “怎么了?是不敢面对自己的私生子?”六爷笑道。

    轩辕公瑾冷哼了声道:“是你求我来帮忙的,说话还是这么尖酸刻薄,你嘴上的功夫要是用在练刀上,早就霸王刀了。”

    六爷道:“入不入霸王刀,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轩辕公瑾拍了下桌子,六爷摆手道:“你要打便打,只要你不怕再被虐次毁了你的心境,但是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真的跟我打场,等下来的那个人,你当年削了他半边脸,他趁人之危找你算账,我可拦不住他。”

    “你既然请了他,又请我做什么?”轩辕公瑾听完这句话就想走。

    “你嘛,不要太过迂腐,什么年代了?新社会了,早就不讲究以前的老江湖规矩了,前路未卜生死不知,该联手了。”六爷说道。

    听了六爷的话,我立马就想到了接下来要过来的这个人是谁,被轩辕公瑾削了半边脸,半面骷髅半面仙,那不就是九幽之主吗?

    没过会儿,六爷对我道:“叶子,你去拿筷子,算了,那个人不吃这东西,不用拿了。”

    六爷的话刚落音,我院子外就响起了个声音道:“弯背老六,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你说声,我不远千里敢来帮忙,口热饭都不舍得给吃?”

    “今天这身寿衣不错。从那个满清贝勒爷身上扒下来的?”六爷看了看九幽之主说道。

    小七吃在嘴巴里的饭,在六爷说了这句话之后瞬间的喷了出来,我也没想到弯背老六说话这么阴损,什么叫这身寿衣不错,从别人身上扒下来的,这也太恶心了。

    结果九幽之主道:“好眼力!”

    轩辕公瑾对九幽之主的到来显然是非常的不满,他瞪了六爷眼道:“还吃吗?”

    “你吃饱了吗?”六爷问道。

    “我就不饿!”轩辕公瑾道。

    “那你等会,我还有点饿。”六爷说道。

    听了六爷的话,我感觉跟做梦样,轩辕家族的轩辕公瑾,这天下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估计也就六爷个了,不过想想,虽然人不真的讲究个分三六九等,但是却也有自己的圈子,比如说我敢跟胖子这么开玩笑,却不敢跟六爷这么说话样,他们是个圈子的,平等的,所以才敢如此说话。

    千言万语化作句话,那就是圈子不同。

    弯背老六真的吃了半个小时的饭,在吃完之后,他对陈东方说道:“队伍的事情,以后就交给你了。”

    陈东方愣了下之后道:“六爷?”

    弯背老六笑道:“我老了,不想再管闲事了,省的他们笑话我官瘾太大。”

    说完,弯背老六站了起来,他叹了口气道:“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愿意见到叶江南这个老王蛋啊!”

    他这句话说的我有点想笑,看来传说是真的,李香兰老太太当年六爷苦追无果,只是因为李香兰唯独对我爷爷叶江南情有独钟,不过我理解的是,六爷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比我那个干瘦老头样的爷爷强的太多太多了。

    这是实话,不是妄自菲薄。

    之后,弯背老六走在前面,我们起出了门,在出门的时候,我对胖子道:“要是我是鬼裁缝,现在肯定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了,轩辕公瑾,九幽之主,弯背老六,还有我爷爷鬼道书生叶江南。他就是再厉害也打不过啊,不过我真的没想到,六爷脸面这么大,竟然叫了这么多的帮手,难道他没有对付鬼裁缝的把握?”

    “他们不定是要杀了鬼裁缝。”胖子说道。

    “不是吧,这时候不杀,留着过年啊!”我道。

    “这么多人齐聚堂,这四个人,几乎可以说是代表咱们这边的最强战力了,真的要杀鬼裁缝,绝对是杀鸡用牛刀了,我估计是另有打算,谁知道呢,他们这个层次的人的想法,谁能看的透?”胖子苦笑道。

    自从轩辕公瑾出现之后,胖子直都不怎么在状态,我也没再说话,等我们走到河边的时候,鬼裁缝看到了我们到来,但是他的脸上,依旧是古井无波。

    四尊镇河印,此时就在十二道鬼窟的四个角。

    四个这么大的石雕,放在水底的淤泥上,竟然丝毫不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