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求死之人

作品:《捞尸人

    面对这第二剑苇渡江,鬼裁缝依旧是指从水挑出剑,似乎柱子叔以剑对他,他就要以剑迎击,鬼裁缝脸上依旧是古井无波,我看不出他到底是真的气定神闲还是如何,但是柱子叔有三剑,单看第剑无法伤他分毫就能看出来,柱子叔求死的战不定能伤这个鬼裁缝分毫。

    “你这个柱子叔,可惜了。”胖子这时候说道。

    “他定会死吗?”我看着胖子问道。

    “想死的,是他自己,鬼裁缝毕竟是从那个世界来的,几百年下来,功力已经有所消退,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柱子叔也是难得遇的高手,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在剑道途上登堂入室,可惜了。”胖子道。

    胖子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非常明显,这时候,这剑苇渡江已经发出,剑如芦苇,飘于水面之上,这剑声势浩大,鬼裁缝依旧用水剑迎击,水剑在与这剑相碰,依旧是寸寸断裂,但是这剑的威势,强于上剑春风十里,等水剑完全崩碎,这剑依旧有半柄,刺到鬼裁缝面门,鬼裁缝抬手,以手迎剑。

    这剑,击退鬼裁缝三十三步,剑身方才全部崩断。

    “这剑,名为问天。”柱子叔起手,最后剑出,这剑发出道夺目之光,这次,鬼裁缝终于不再托大用水剑相迎,在这道白虹冲过来之时,鬼裁缝微微侧身抓住剑柄,但是长剑去势不减,身子被长剑带着倒退百十来步,但是百十来步之后,长剑终于显现颓势,鬼裁缝冷笑了下,伸手往下压,他似乎是要把这柄剑压在脚下。

    长剑发出声争鸣之音,瞬间再次的声势暴涨,那长剑在鬼裁缝双手之下,竟然从间生生折断,长剑断,那剑端冲天而上,鬼裁缝还要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被那道如同白虹的长剑划过胸膛面门,在鬼裁缝的胸膛面门之上,留下道长长的血印。

    这最后剑,终于是伤了鬼裁缝?

    但是只是伤了,柱子叔手已然是无剑可用,但是鬼裁缝手还握着柱子叔的最后剑,他似乎对柱子叔能伤了感到生气,他提起剑,要以剑杀了这个用剑之人。

    我拿出了张黄符,准备贴在我的肩膀上,我刚才不拦柱子叔可以,但是我不能不救他!但是陈东方去拉住了我的手道:“还没有完。”

    鬼裁缝手持剑,朝着柱子叔冲了过去,他们两个之间的打斗不像电视上那些用剑的高手样你来我往非常华丽,似乎就是力的冲撞,柱子叔三剑打完,鬼裁缝终于还手,回之的也是这样简单的剑。

    “还有什么?你没看到他在等死?!”我回应陈东方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柱子叔闭上了眼睛,他抬起头,轻声的道:“我还有剑,不藏于身,只在我心。”

    下刻,鬼裁缝手的断剑插入柱子叔的胸膛,但是与此同时,柱子叔却在那么瞬间抱住了鬼裁缝,下刻,同样有柄剑,刺破了鬼裁缝的身躯,从他背后激射而出。

    我的瞳孔在瞬间收缩。

    柱子叔,整个人被钉在了十二道鬼窟石壁之上,而鬼裁缝退后两步,他拔出了胸膛之上的那剑,身形飘摇。柱子叔最后这命换命的剑,终于是让鬼裁缝付出了代价,而我看着那被钉在石壁之上的柱子叔,我甩脱了陈东方的手,直接把黄符贴在了肩膀上。

    我可能不会是鬼裁缝的对手,但是对于我来说,有些东西,比命更加的重要,我不管柱子叔是不是心求死,但是我知道他这是为我而死!

    我深吸了口气,等到了这力量充斥在我全身上下的时候,胖子跟陈东方想要拉住我,却已经拉不住了,我脚踏入了水,我的眼里只有鬼裁缝。

    “现在的你,还不是我的对手。”鬼裁缝转身看了看我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朝着他冲去,然后拳打出,这拳,我感觉我能在瞬间混天灭地。

    鬼裁缝微微侧身,躲过了我这拳头,之后脚踢在了我的胸膛之上,这脚,仿若是把万斤巨石砸在我的胸膛之上,自从有了胖子的黄符,每次只要我点上魂灯,就必然是所向披靡。

    不过那是我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我以为我或许跟鬼裁缝有战之力,但是没想到他这脚就踹断了我的肋骨,让我无法从水爬起来。

    鬼裁缝冷冷的看着我道:“受他最后这剑,已经是给了他足够的尊重,等你点上魂灯了就会明白,天上的世界,绝非是人间可比,地上的武夫,无非是蝼蚁而已。”

    鬼裁缝说完,转身离去,我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在受了他脚之后,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最后胖子跟陈东方李青他们下了水,把我拖了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她跳上了岸边的条船,划着船划到了十二道鬼窟那边,她爬上了鬼窟,把柱子叔的尸体背在背上,然后再次划船到了岸边。

    “妈。”我轻声的叫道。

    我妈没有落泪,她点了点头道:“走吧,回家。”

    到了家里,韩雪看到这个样子,赶紧过来搀扶着我,我摇了摇头道:“我还没事儿。”

    ——我妈拿了盆水,清理了柱子叔身上的血迹,我们没有上去帮忙,就这么看着,看着柱子叔那如同睡着了样安详的脸,我时之间思绪万千,我想到了我从小到大柱子叔对我家的照顾。

    我想到了那么多年村民们口的非议。

    我想到了他们两个的相处,我忽然明白,或许柱子叔的真实身份,我妈直都知道。

    最后,我妈把柱子叔的遗容整理好之后对我说道:“叶子,以前我跟他开过玩笑,说他把你当儿子来看,那以后他死了,就让你当他的抬棺人,现在他已经走了,你去给他埋了吧。”

    我点了点头,给陈青山打了个电话,他听说柱子叔没了,赶紧跑了过来,来到家里之后看了看情况,我知道他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终究是没有问,而是默默的叫了几个人去买了口棺材回来,之后入殓。

    第二天大早,我们正常的发丧,把柱子叔埋在了河滩子上,这是胖子给看的地,用胖子的话说,这个地方风水是不好,但是可以让柱子叔看着我们,看着十二道鬼窟。

    ——在安葬好了柱子叔之后,我妈依旧像往常样做好了饭菜,但是我们却谁也没有心情去吃,除了有柱子叔的忽然离世带来的悲伤之外,还有就是晚上关于龙元的争斗,我们这次是切身体会到了鬼裁缝的恐怖。

    柱子叔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已经超脱了我们的想象,那三剑比起大哥,比起陈东方都要强悍太多。可是他在鬼裁缝的手下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鬼裁缝受了最后那剑,也只是表达个对必死之人的尊重,那我们晚上,就凭我们几个人,拿什么跟鬼裁缝争?

    可是不争的话,柱子叔不是白死了?

    我们又怎么能甘心?

    其实到了现在,有时候关于我最近这段时间的经历,我还是感觉片的混沌,这年以来,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见了太多我以前想不都敢想的人,我知道了昆仑山不仅是座山,山里还有个玉皇道,我知道了轩辕族是真的存在的。

    我知道我自己是个从另外世界来的人。

    但是他们要做什么,想做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

    玉皇道和轩辕族根本就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意思,我知道,其实对于他们来说,说到底,这不过是鬼裁缝和我之间的事情。

    鬼裁缝要杀我。

    我要活着。

    我放下了筷子,对胖子道:“点上魂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