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生死战

作品:《捞尸人

    我打电话是开着免提的,陈东方说的话胖子自然也听的到,在挂断电话之后,胖子道:“我说呢,本来这次掌教师伯都说了要罚我的禁闭,结果非但让我来了,还让天禧天宝也跟着来,看来是有大状况啊。”

    说完之后,我看胖子有点失落,就问道:“怎么,怕了?”

    “不是,我就是不知道七妹子会不会来。”胖子说道。

    “如果不来呢?”我问道。

    胖子愣了下道:“如果不来,那就是选择了李家,人各有志,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吧。”

    “这么狠?”我道。

    “不说这个了,哎,如果真的是鬼裁缝有大动作,就靠我们这些人马,估计是不够用吧?鬼裁缝这个人没见过他出手,但是想必也是厉害的很,这边我感觉可以有战之力的,也就是叶老爷子了,但是老爷子方便出来吗?”胖子道。

    “会的。”我道。

    ——这是我的直觉,虽然从小到大,爷爷没有表达过对我过分的关心,对大哥冷淡,更是亲手把父亲的皮给剥了,但是我却知道,爷爷绝对不可能看着我出事,不说亲情,起码他为了我,也牺牲了太多的东西。

    陈东方在三天之后回来了,他带着李青,就他跟李青两个人,在村口接人的时候,胖子脸的紧张,我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么紧张过,在看到之后陈东方和李青的时候,他的失落更是溢了出来,我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人,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胖子,还有时间,指不定她还会来,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

    胖子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叶子,你记住,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强求不得。”

    我感觉胖子在这方面有点太多偏执了,但是也知道,其实胖子本身就是个极其偏执的人,他对友情对爱情要求的有些东西,甚至比我还要纯粹,他嘴巴上贫,但是谁要是对他好,他便会拼了命的还回去,就比如说他对我。

    “小七让我替她给你说句对不起。”陈东方走到了我们身边,直接就来了这么句话,这无疑是让胖子本身就不高兴的心情雪上加霜了,胖子点了点头道:“好了,我都知道了,不说这个了,走吧,安排了酒菜,给你们接风。”

    ——陈东方的到来让我跟胖子轻松了不少,但是随着时间天天的逼近,上游的工程也到了定的程度,只需要开闸之后,洛水河的这河段的水,夜之间就会被东引到新的灌水渠里,那时候,就是切揭晓的日子。

    在平静的日子下,隐藏着的是无尽的波涛汹涌。

    三日后,即将月圆之夜,上游开闸,洛水河的水位本身就已经不太高,如今被引流,汇入临近的渠道,几个小时之内,水都被暂时的东引,我知道,明晚,就是决战的日子。

    我们起去看了开闸,看完之后胖子对我说道:“走吧,去把那个黑漆棺材拉回来,到了这个时候了,也没有什么可顾及的了。”

    我点了点头,想到这个,我的内心深处就无法平静,我还在娘胎的时候,我爹就已经死了,我对他的唯的印象,就是家里的张黑白照片,如果真的他能够复活站在我的面前,我会是什么感受?

    爸爸,父亲,爹,这样简单的词汇,我能叫的出口吗?

    我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被胖子给拉到了柱子叔家里,到了那边之后,屋子里依旧亮着灯,但是里面没有人,胖子下子就着急了,道:“我就说他这里要出什么岔子!棺材不见了!人也没了!”

    说完,我们进了柱子叔的里屋,这是他的卧室,里面比我以往来的都要整洁,那两张遗照擦的干干净净,前面的香炉上,也插着香。

    看那香的燃烧走势,柱子叔应该是刚离开没多久,胖子走到了桌子边上,拿过了封信,他眼神古怪的递给了我道:“他给你留的?”

    我接了过来,上面的确是写着叶子亲启,我赶紧打开了信,上面写道:

    叶子:

    本来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但是到了现在,却发现不知道说什么,你长大了,叔很高兴。

    我知道,你直对叔非常的好奇,关于我的真实身份,我已经不想再提,该过去的,也终究是要过去了。

    当年是我泄露了叶天华把你带回来的消息,这才有了叶天华的死,这是我欠他的,得还。叶江南知道是我,却没有杀我,也是我欠的,也该还。

    不用去找那个棺材,叶天华该做的,叔帮你做。

    照顾好你妈。

    信的内容非常的简短,但是在看到这个之后,我立马就惊慌了起来,因为我已经意识到了柱子叔去做什么了,我抓起了信道:“走!去找鬼裁缝!”

    我这时候甚至不知道怎么去跟他们解释,我满脑子的,都是柱子叔那为难的脸,我疯了样的跑到了陈石头家里,却发现陈石头家里也没有人,胖子拉了拉我道:“叶子,你别紧张,给孙连城打电话,问他在哪里。”

    我赶紧拿出了电话,给孙连城打了过去,我还没说话,孙连城直接说道:“十二道鬼窟,来吧。”

    我们四个开始疯了样的朝着三里屯的方向跑,三里屯的水面,现在还有水,只不过也很快虽干涸,等我们到了那边之后,我先看到了站在岸边的孙连城,站在水面上的鬼裁缝。

    还有站在十二道鬼窟主窟上面的柱子叔。

    十二道鬼窟,本就是横在洛水河河面上的十二道山峰。

    此时的柱子叔就站在上面,他还是我们那天见他时候的打扮,身粗布衣,满脸的胡茬,只是他拿了瓶酒,个杯子,在上面慢慢的喝着。在他的前面,有个木盒。

    “柱子叔!你下来!”我对着他叫道。

    他看了看我,摇了摇头。

    “他不是陈柱子,弯背老六当年有个不算徒弟的徒弟,叫李尘风,当年李尘风凭着把剑,从江南路挑战未尝败,最后挑战到弯背老六。理所当然的输了,输了之后的李尘风,跟在了弯背老六的身边,没有拜师,弃剑学刀,最后,却成了跟着弯背老六这个玩刀的学到了剑法。他喜欢弯背老六的女儿,可是那人却成了叶天华的妻子,所以他来了这伏地沟,成了陈柱子。”孙连城慢慢的说道。

    “闭上你的嘴!”我对孙连城骂道。

    说完,我对柱子叔叫道:“柱子叔,你下来!回来!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情!”

    “我要是你,就不拦他,他心求死,死,对于他来说就是解脱,而且你永远无法拦住个求死之人。”孙连城道。

    我就要下水,陈东方却在这时候抱住了我的腰,他对我摇了摇头道:“孙连城这话说的没错。”

    而就在这个时候,柱子叔站了起来,那瓶酒已经喝光了,他捧起了他身前的木盒,打开,木盒之有三把剑。

    他用手指挑,把剑出。

    “鬼裁缝,你不需要留手,生死之战。”柱子叔说道。

    说完,他挑手指。

    剑出。

    “这剑,叫春风十里。”

    这剑出,我仿佛看到眼前山花遍地桃花烂漫。

    这剑,它如同春风拂面,轻飘飘的到了鬼裁缝面前。

    下刻,剑如银蛇,冲向了鬼裁缝。

    鬼裁缝轻轻的踮脚,在他的脚下,出现道水剑,水剑出,与这剑对立,

    水剑寸寸段落。

    那剑依旧剑身丝丝裂开。

    等水剑落,那剑,到鬼裁缝面门之前,只剩剑柄。

    “这剑,叫苇渡江。”柱子叔挑手,又剑出。

    这剑,鬼裁缝脚下的水,劈为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