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严峻的形势

作品:《捞尸人

    柱子叔走后,气氛度非常尴尬,最后胖子叹了口气道:“叶子,其实你也猜出来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了对吗?”

    我点了根烟,我看了看我妈跟韩雪道:“好了,你别说了。”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道:“看来这次我们还是低估了形势,鬼裁缝这次对这个龙元是势在必得了,我开始以为他只是挑了个孙仲谋不在的时候来试下,没想到形势这么凶险。”

    “走步看步吧。”我对胖子说道。

    ——柱子叔虽然没有明说那棺材里是什么,但是话其实已经说的非常明显了,个东西,我不知道最好,不看到更好,我跟胖子都猜测那个棺材里,或许是我爹的人皮,不应该是或许,应该说是十有九。

    柱子叔说的无疑是提醒了我跟胖子,九幽之主在这个时候把这张人皮给我,是因为他知道,这次甚至需要我爹的“复生”。形势,真的已经严峻到如此的地步了?

    ——我们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但是我总感觉我妈跟韩雪或许也猜到了什么,其实这东西我还真没有什么可看到看不到的说法,最不能,也最不适合看到我爹人皮的,应该是我妈才对,但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在跟她们俩说了几句话之后,胖子站了起来对我说道:“走吧,出去看看,孙连城拿了那四尊镇河印,到底是要做什么用。”

    我们出了家,直接去了陈石头家那边,到了那边之后,我不仅看到了孙连城还有陈石头的家四口,还看到了个我最不想看到的人,那就是鬼裁缝,那个年轻人已经是幅非常潇洒的打扮,我跟胖子过来,他就看向了我们这边,只不过他还是冷着那张脸,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情绪,胖子看到他,直接就拉着我走,我们俩到了村委会那边之后,我问胖子道:“胖爷,这次你怎么开始这么怂了?这么怕他?”

    “我不是怕他,我是怕他杀了你。”胖子道。

    “怎么可能,他不是对我态度暧昧吗?”我笑道。

    “鬼裁缝直认为,你是可以带他回到那个世界的钥匙,所以他才会对你隐忍,但是你别忘了,他从他的那个世界,来到我们这里的目的,开始就是为了杀你的。”胖子道。

    “这我知道啊,所以我不怕他会干掉我。”我道。

    “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鬼裁缝这个时候这么想要那个龙元,万他是想到了什么其他的办法了呢?他不再需要你了呢?孙仲谋他们都不在,胖爷我个人怎么可能护的你周全?”胖子道。

    胖子这个人在关键的时候思维总是非常谨慎,他说的这个,也不是没有可能,就像我之前说的,鬼裁缝这个人比千手观音要沉稳的多,他似乎直在等,等个时机,这可能是我见他第次的主动出手,而且还不是背地里进行,是明目张胆的进了我的村子!他会这么做,极有可能就是如同胖子推测的样,他找到了个新的回他的世界的办法,我丝毫不怀疑,他旦成功,会立马把我干掉完成他的使命。

    “你说的我还真的有点瘆的慌。”我对胖子说道。

    胖子递给我几张黄符道:“所以这几张黄符你要随时随地的带在身上,旦出现什么危险直接就贴在肩膀上,贴上之后,也别想着打,直接跑,能跑多快是多快!”

    我这时候有心对胖子说不用这么紧张,但是话到嘴边我还真的是有点说不出来,最后我点了点头。

    ——现在的情况,虽然表面上是风平浪静的,但是我跟胖子都感觉到了暗地里的波涛汹涌,这几日,除了我晚上跟韩雪的亲热就不说了,白天的时候,胖子跟天禧天宝三人对我几乎是形影不离的,我们虽然是担心鬼裁缝这时候对我下死手,不过总不能束手待毙不是?所以我们虽然没直接的跟鬼裁缝见面,背地里却也打探的清楚了,孙连城的人在伏地沟的上游开始疯狂的动工挖渠让洛水河水东引,而这边,他们则是把那四个镇河印就那么放着,也不怕别人偷了去,所以我们推测,他们真正开始动手进入十二道鬼窟的时间,应该就是在洛水河水完全东引的那天。

    胖子估算了下日子,猜测他们应该会在月圆之夜,也就是七天之后,选择进入十二道鬼窟。

    日子天天的逼近,大哥没有丝毫的消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孙连城接手了刘开封刘家的工程,摆明了想要拿出刘开封没有拿到的十二道鬼窟里的东西,可是李家却没有任何的表示,不管是李振国还是小七,包括陈东方现在都没有给我打个电话。

    我不信,这么大的事情,李家会不知道,在这件事上李家那莫名的态度,让我感觉心里很没底,难道李家也真的是嗅到了什么危险,准备就这样无情的把我出卖了?我就找到了胖子问他最近有没有跟他的小女友小七联系,胖子道:“没联系,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早跟你说过,你那个舅舅,比你的外婆错远了,无论是胆识还是魄力,都完全不行。”

    “我知道他不行,我就是想知道,他们到底知道了什么,竟然吓的都不敢跟我们联系?”我道。

    “我也想问问,特别是七妹子跟陈东方,再怎么说也是刚出生入死过,这样做良心就不痛吗?”胖子道。

    “那我打个电话问问?”我道。

    胖子犹豫了会儿,点了点头道:“问问,也没有什么妨碍,爱说不说。”

    我拿出了手机,犹豫了半天,最终是打给了陈东方,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就在快要挂断的时候,陈东方那边接了起来,他的声音没有慌乱,看来对于接不接我的电话,他也是犹豫了好久,想到这个,我难免有些心凉,就道:“要真的是不方便接电话的话,也不打扰了。”

    陈东方在那边等了许久,叹了口气道:“叶子,别怪你舅舅,李家已经今非昔比了,这次刘开封死在了雪山里,我们更没有带出来那个人想要的东西,现在李家非常被动,太太不在了,六爷在昆仑山,李家多有树敌,很多人都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时候,所以李家也是举步维艰。”

    “我知道你们会很难,但是至于吗?个电话都不敢打了?东方叔?”我道。

    “三天后,我跟李青会回去,就代表我们自己,代表叶天华的战友,代表你的东方叔,跟李家没有任何的关系。”陈东方说道。

    他这句话非常暖心,我就是这么简单的个人,实际上我也听出了他的为难,我就道:“没事儿,我就是心里不舒服,有您这句话就足够了,我知道你们不方便,放心吧,我可以搞定。”

    “鬼裁缝已经找到了另外个可以回去的办法,他忍了这么多年,方面想回去,方面又绝对要杀你,旦让他实验成功,他绝对会毫不犹豫,而且现在除了我们,没有人能帮你,他告诉那个人,只要不拦着他,他可以在回去的时候带着他,带到那个永生而极乐的世界去。这么明显的谎言,那个人竟然信了,因为他真的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甚至真到了那个时候,那个人会让李家,会让我们这批六爷亲自训练出来的人去杀了你。所以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我必须要退出,我们不能输,只能赢。”陈东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