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虚张声势

作品:《捞尸人

    柱子叔直都是个非常奇怪的存在,这我在前面就说过,他好像是个什么都知道点的人,但是你要是去问他,他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最主要的是,其他只要参与到这件事的人,正如陈东方所说,只要卷进来,就无法走出去,可是柱子叔总是很奇怪的游离在个位置,看似在局,其实又在局外,总之来说,他总能给人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所以他这么说,哪怕是胖子,此时也是下子来了兴致,因为我俩在车上就因为这个棺材的问题抓耳挠腮的,我们俩是想知道里面是啥,又不想打开担什么风险,因此胖子此时也激动,他搓了搓手道:“柱子叔啊,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胖子直都是叫柱子,叫柱子叔这还真的是第次,柱子叔抬起头看了看胖子,之后又看了圈周围的人,这时候,甚至连孙连城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他走过来道:“咦,这是什么?也是从那口井里打出来的吗?”

    但是我们谁也没有理他,我跟胖子的目光,都是在柱子叔的身上,最后柱子叔摇了摇头道:“我只是面熟,我不知道,这东西,抬回家里去。”

    我跟胖子对视了眼,都感觉我俩是太着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柱子叔真的知道这个棺材里是什么,他也绝对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说了啊,我就赶紧给陈青山示意,他也立马就心神领会,他对几个年轻人招了招手,他们几个直接抬,抬起棺材就往我家的方向走。

    他们在抬走棺材之后,我们也要回去,结果孙连城拦住了我,给我和胖子上了支烟道:“叶子,胖爷,那棺材里什么东西?”

    “孙连城,你以为我真的相信你敢对韩雪不利?你别以为你这个可以把所有的人都算计了,投奔鬼裁缝?你最多变成第二个郭庸,但是别说你,就连鬼裁缝自己,也没有伤了韩雪的胆量,我不怕你,却要把这四尊镇河印给你,你还想不出原因吗?让你有了这四尊镇河印又如何?伏地沟是我的地界,就凭你,凭鬼裁缝,也想在这里兴风作浪?”我看着孙连城冷笑着说道。

    说完,我非常酷的拉着韩雪跟胖子起就往回走,留下孙连城个人在那边个人愣愣的站着,等走的远了,胖子哈哈大笑道:“叶子,你这个B装的可以,胖爷我给你满分。你这话说,说的是底气十足,那孙连城最聪明的是脑袋,现在肯定绞尽脑汁的在想你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完全是虚张声势,爷爷预留在九幽之主那里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底牌,还有你别忘了,鬼裁缝是厉害,但是我爷爷可是鬼道书生,这你可能都能想的到,不过我相信你最终还是忘了个人。”我道。

    “我操,你说的我都有点激动了,看不出来啊叶子,现在你也学会步步为营了,还请了谁当帮手?难不成是弯背老六?不对啊,六爷他现在可是在昆仑山里呢。”胖子道。

    “我爹叶天华。”我看着胖子道。

    我虽然是很胸有成竹的说出了这个名字,我也没有去撒谎,我爹叶天华当年可是兵王,陈东方身手绝佳,但是他还要老老实实的叫我爹声哥,这就说明我爹本身身手的厉害。

    归根到底,我最大的底牌就是我的家在这里,我的家人也在这里!

    胖子笑道:“好了好了,别显摆了,就你家世显赫是个二世祖成了吧,别忘了胖爷我也是轩辕族的后人,走吧,回去问问陈柱子,那个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陈柱子奇怪的很,什么事儿他都知道。”

    胖子说完,对我跟韩雪挥了挥手道:“你们小两口先腻歪下,胖爷我先走步,就不当电灯泡了。”

    在胖子走后,我看着韩雪,她身上干净整洁,但是人却是消瘦了不少,我捧起了她的脸道:“对不起,因为我们的事情,让你受委屈了。”

    “没事儿,走吧,我们回去。”韩雪抓住了我的手道。

    “不亲个嘛?”我道。

    韩雪嗔了我眼道:“晚上有的是时间!”

    我就这样拉着她的手,俩人起回了家里,到家里的时候,胖子跟柱子叔他们都在院子里,柱子叔看着那口棺材,眉头紧锁的抽着烟,这就是柱子叔的大毛病,他是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感觉是如临大敌的模样,这给人的感觉就是他这个人甚至在有些时候都有点过分的小心翼翼了。

    我看了胖子眼,胖子示意了下柱子叔,然后摇了摇头,我就知道柱子叔这么谨慎的个人,绝对不会轻易的就把这个结果说出来,不过不上去问问我也是有点不甘心,我就走到了柱子叔的旁边问道:“叔,你知道这棺材里的东西是什么吗?”

    柱子叔不点头,也不摇头,他只是愣愣的看着这个棺材道:“这个棺材,是你爷爷的东西。”

    我下子大喜过望,看来他是真的知道,我就坐了下来道:“这是九幽之主给我的,他也说是爷爷寄存在他那里的,所以让我带了回来。”

    柱子叔依旧是不说话,过了许久,他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句道:“这次的情况,真的很糟糕吗?那个孙连城,很厉害吗?”

    他问的我头雾水,不过我还是道:“孙连城好对付,不过他背后的那个人,很玄,那家伙是鬼道的个重要人物,甚至鬼道的门主郭庸,都只是他的傀儡罢了。”

    “仲谋在外面回不来吗?”他又问道。

    “嗯。”我道。

    柱子叔叹了口气道:“这个东西先放在我那里吧,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再拿出来,不到那种时候,不要打开。”

    胖子这时候忍不住了,他站了起来,从我的腰间拔过匕首道:“我就发现你们这样的人是真的喜欢墨迹,不就是个墨斗线缠着的棺材吗?打开看看就是了,这大白天的,就是个千年老粽子也顶不住太阳公公的暴晒啊!”

    “胖子,别闹!”我看了眼胖子道,之后我对柱子叔道:“真的不能说吗?”

    “不是不能说,而是有些东西,你不知道最好,不看到更好。”柱子叔说完,他站了起来,对那几个年轻后生道:“走,把东西抬到我那里去。”

    这明明是我的东西,他说抬走就抬走,也不给我交代,但是我还真的不好去拦着,因为柱子叔这摆明了是为我好,不给解释也是为我好,在很多地方,他其实跟我大哥很像,要换做以前我肯定发火了,但是现在,我知道在这件事情,每个人都有着太多太多的无奈,我除了理解之外,剩下的也只是声叹息,我能忍,可是胖子忍不了,他要去找柱子叔要说法,我拦住了他,胖子生气的道:“你爷爷放在九幽之主那里的,九幽之主又在这个时候给你的,肯定是至关重要的东西,我不否认你这个柱子叔待你不错,可是这时候牵发动全身,万出什么幺蛾子怎么办?这东西我们可以不打开,但是绝对不能让人带走。”

    “行了!不会有事的,我相信柱子叔。”我道。

    胖子瞪了我眼道:“你这家伙,我以为你真成长了,结果还是妇人之仁。”

    我没给胖子解释,有些话,我也没办法说,我说了,他也不理解。

    这就好比刚才我在进门的时候看到柱子叔坐着抽烟,我就想起了在大学时候给我送钱的他,那时候的他,还很年轻,身泥土,蹲在马路边上,不敢在同学面前跟我说话,生怕丢了我的面子。

    这样的个人,我有什么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