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上等璞玉

作品:《捞尸人

    九幽之主轻轻的来了,现在又轻轻的走了,我个人楞楞的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连胖子他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等我从这种状态下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胖子叼着烟坐在我的面前,看到我醒过来,胖子苦笑道:“你可算是醒了,要是就这么没了,你让胖爷我怎么给孙仲谋交代?”

    “就是想些事情想出神了,你想什么呢,老子英明神武,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我道。

    “哎,这个九幽之主找你什么事儿啊,方便给胖爷我说道说道不,当然,前提是我不想听关于他长相的描述,说重点,你知道胖爷我想听什么。”胖子道。

    “你求我告诉你,不端正自己的态度,还敢在这边挑肥拣瘦?”胖子的话把我给逗乐了。

    “别墨迹了,赶紧说,你提那四尊镇河印的事情没有?”胖子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我没提,不过他好像知道了,说他今晚就走,让我们明天自己去捞。”之后,我就把这九幽之主对我说的话差不多的给胖子复述了遍,当然,我在乎的重点不是九幽之主是不是真的举世无敌,连轩辕族都可以不放在眼里,我最在乎的是他关于韩雪的解释,就是因为他感觉千手观音长的挺好看的,所以就顺手把韩雪也给整成了这个样子?这个困扰我这么久的问题,就是因为他感觉好玩顺手做的?

    他关于这个问题的解答,才是最让我蛋碎的。

    胖子听完,脸上的表情也是哭笑不得,他道:“这九幽之主虽然邪性,但是说话方面你还真不用担心,到了那样的境界,人家不会也压根儿不屑于去欺骗你,没这么必要不是?他说的没错,虽然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无敌于世,但是他绝对不会怕玉皇道,更不会怕轩辕族,至于说韩雪的问题上,估计就是他说的那样了,不是有句话那么说来着,这高手寂寞,就是因为太寂寞了,所以就会干些无厘头甚至是看起来非常幼稚的事情,这也是有可能的嘛,说到底就是太闲了,你想想,这样个人,住在地底下,要是不闲,会用那么多的人皮扎那么的纸人吗?”

    我听了也只有报以苦笑,我道:“哎,怪不得大哥直对韩雪没什么意见,只不过我这心里这会儿忽然有点不是滋味儿。”

    “你是巴不得自己媳妇儿有什么问题呢?”胖子白了我眼道。

    “那倒不是。”我道。

    “胖爷知道了,你因为报复韩雪所以睡了柳青瓷,睡完之后发现你跟韩雪之间是场误会,所以感觉对不起人家?”胖子笑道。

    “也不全是,成了,不说这个问题了,哎,忘了跟他提下,以后放了陈家子孙了,把陈东方身上的诅咒给解开了,也算是做个顺手人情,我这不算冤枉,陈家的子孙才算冤枉,陈近之为了千手观音个人,顺手就把自己后世子孙给出卖了,可怜陈家的后代子孙还以为他们的老祖宗有什么深谋远虑呢!”我道。

    “你想多了,交易就是交易,你不能因为人家不怎么需要就止交易,道家人讲究个因果,这九幽之主就算不算是道家人,但是做事的规矩不能破,你也别先吃萝卜淡操心了,人死之后本身就是要入九幽之地的,与其埋在地下,胖爷我倒是认为,能给九幽之主做成阴兵成了亲卫军,不比去阴间差劲。陈近之这也算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胖子说道。

    “胖子,我很好奇,真的有阴间吗?”我问道。

    “以前胖爷我不信有,虽然我是个道士,但是我还是感觉这人活着就是活着,死了就是尘归尘土归土,但是现在我不得不信了,你都可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不能有阴间呢?太极两仪,阴阳大道,这都是对立的,这世界上除了人之外,既然有神,就必定有鬼,这也算是暗契合阴阳之道。”胖子道。

    “最后个问题,那九幽之主,他不把玉皇道轩辕族看在眼里,为什么他却唯独那么高看弯背老六,我不否认六爷厉害,但是就是个功夫好的凡人啊,他为什么说只有成了霸王刀的弯背老六可以跟他有战之力?”我道。

    “因为修士,其实是另觅蹊径,化天地灵气为己用,比如说胖爷我,就是用黄符,当然,胖爷我远远的不能算是登堂入室,就是以后登堂入室了,也是巧借天地之力罢了,但是武夫不样,武夫途非常难走,他强的是己身之力,特别是弯背老六终生未尝败,刀养人,人养刀,人有刀意,往无前,等弯背老六真的修成了那霸王刀,战意无敌,自然不是寻常修士可以比拟的,这个东西你现在肯定听不懂,胖爷我这么跟你说吧,师傅老头说过,弯背老六不入霸王刀则已,入,天下修士则都成了旁门左道。你知道这句话的概念了吧?”胖子道。

    我摇了摇头,我多少能琢磨出点意思,但是让我用语言来形容,我还真的说不上来,我就苦笑道:“得了,不说了,这东西跟修道样,玄而又玄,听不懂。”

    胖子打了个哈欠道:“你早晚会明白的,其实我直想对你说句话,其实弯背老六收了孙仲谋做关门弟子,不是因为孙仲谋比你强,弯背老六看不起你,事实不是这样子的,主要是因为你到底走哪条路子,现在谁也说不准,玉皇道不敢贸然让你进山修行,弯背老六也不敢贸然的把你带在身边习武,说句话不怕你骄傲,整个天下人都知道你是块璞玉,天下仅此块的璞玉,但是怎么雕琢,大家都小心翼翼,异常的谨慎,谁也不敢担这个责任。”

    说完,胖子摆了摆手道:“休息去了,吓死胖爷了,这次回师门,掌教师伯跟我说了很多,你也不用对玉皇道成见那么深,以胖爷我的脾气,断然是不会轻易给人下跪的,但是没办法啊,掌教师兄说了,对于九幽之主这个怪人,只能忍,他甚至怕我这小暴脾气,还让天宝天禧这俩小家伙来看着我,就是怕我惹出师门祸端,谁知道这九幽之主见了你这么好说话,你也早点睡觉,明天大早,咱们去把那镇河印挖,等把韩雪救出来,你好好的给人家道道谦。”

    我点了点头道:“你去吧。”

    胖子走后,我趟在床上,思绪万千,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是愧疚还是不安,我忽然发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假如韩雪回来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去,在睡梦,我忽然感觉那个半面骷髅半面仙的九幽之主坐在了我的床边,他对我说道:“小家伙,忘记跟你说了,叶江南当年寄存在我这里个东西,你明天并拿去吧,至于说打开或者不打开,看你自己。”

    ——等我醒来的时候,只感觉浑身的乏力,想起了昨晚的梦,我不知道到底是九幽之主有话要说,还是就是单纯的个梦而已,我出了房间,胖子他们已经在那边准备绳子升降机什么的,我出来他就招呼我道:“等你半天了,想着你最近压力大没睡好就没有叫你,走吧,捞那镇河印去,捞出了镇河印,吃了龙元,就点上魂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