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隐情

作品:《捞尸人

    说实话,这个孙连城我是真的点好感都没有,我们老家这边有句话来形容个人,那就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我感觉这句话用来形容孙连城是再好不过了,本来我就对他印象不好,现在他又从陈石头家出来,陈大奎那三兄弟在他面前满脸堆笑唯唯诺诺的,那我不禁是怀疑韩雪失踪这件事断然也跟他有所牵连,所以他在大笑着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戾气,直接用手卡住了他的脖子,我最近的力气比以前可是大的多,孙连城想要挣扎,我接着拳头就砸在了他的鼻子上,把他整个人都打蒙了,不仅是他蒙圈了,就连陈大奎他们兄弟还有附近的村民们也都懵了。

    “叶继欢,你干什么!”陈大奎他们兄弟三个跑了过来。

    “滚!”我对他们三兄弟骂道,这三兄弟被我收拾过次,这次还真的不敢靠近。

    “你们三个给我滚,我们俩是兄弟,兄弟之间的事情,用得着你们插手吗?”这时候,孙连城竟然也呵斥他们三个道,下子把他们三个搞的里外不是人。

    “叶子,咱不是叶孙两家故交的事情了,咱们俩也算是朋友吧,抬头不打笑脸人,你这有点过了吧?”孙连城对我笑道。

    “别他娘的跟我套近乎,在上游修水电站,不还是为了十二道鬼窟里的龙元吗,这点你我心知肚明,我还真的告诉你,哪怕刘家拿到了批,这件事我也绝对不让你顺顺利利的,还有,陈石头的事情,别对我说你没有参与。”我道。

    “什么事情?”孙连城脸无辜的道。

    “你还要嘴硬对不对?”我伸手就又要打,最近我这脾气是真的有点暴躁,主要是你在知道武力能解决问题之后,你就不想去再用浪费口舌了,特别是对于孙连城这样的人。

    “我真不知道,上游水电站的事情,是我包了,但是我只是为了赚钱而已啊,我正愁十二道鬼窟的事情呢,这三兄弟托了个人找到了我,说他们的老爹可以帮我处理十二道鬼窟的麻烦,我就来看看,来到这我这就准备去见你呢,车后备箱里还有我给你准备的礼物,你上来就打我是怎么回事儿?”孙连城道。

    “你别跟我说有的没的,我告诉你,我不喜欢你,我大哥也不会喜欢你,这里不是济南,就算是济南,孙连城你再整什么幺蛾子我也不会放过你,你真当老子不知道,上次你找的那个什么狗屁水手是鬼裁缝?”我冷哼道。

    我抓了他这么久,也是手疼,就推了他把道:“赶紧给我滚!以后也别让我见到你!”

    我知道,这件事哪怕是跟孙连城有什么关系,就凭孙连城的狡诈,我也绝对从他的嘴里套不出什么东西出来,所以我也不想跟他浪费太多的口舌。

    “你要是不信任我,我也没办法。”孙连城耸了耸肩道,他这个招牌动作,很长段时间里,让我们几个都不自然的去耸肩,很轻松,很随意,很无奈,又很贱,感觉这个动作符合你任何时候的任何情绪。

    “你不滚是吗?”我道。

    “行,你厉害,我走。”孙连城也不恼,直接上了车扬长而去。

    我本来想打个电话给小七,问下刘开封死在了雪山深处,刘家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动荡,但是想李振国曾经派人想把我们都给做掉,而且小七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估计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最主要的是,我渐渐的想着不去依靠别人做些事情。因为我发现,凡是接近我的人就他娘的没有个是安了好心的。

    就这件事,如果不是我真的处理不了,牵扯到了风水等各方面纠结的问题,我甚至都不想着去求助胖子。

    胖子回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的事情了,看的出来胖子因为赶路的原因脸的憔悴,我什么也没说,叫上陈青山我们摆上了大桌子的酒,虽然分别了没有几日,但是也算是给胖子接风洗尘,最主要是,这时候我特别想跟胖子痛饮顿,个本来自己有事,在听说你有需要之后可以马上就从千里之外跑回来的兄弟朋友,唯有陪他起喝醉才能表达你对他的感激之情,但是本来准备痛饮的酒就喝了半,陈青山的酒量算是稍逊于我,但是胖子在喝酒这方面绝对是半个战斗力,甚至说半个战斗力也算不上,最后他道:“不喝了不喝了,酒这东西胖爷我直不怎么喜欢,走吧,去那个韩家庄,把正事儿给办了。”

    胖子都说了不喝了,我们也没说什么,陈青山这才喝了点酒,之后开着他的破面包车又拉了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年轻人,我们起赶往了韩家庄,那些韩家庄的人看到我们又来了,那是眼睛都直了,个个恨不得跑过来扒了我们的皮,但是他们也只是看看而已,胖子已经听说了我们胖揍了这帮村民的事情,他笑道:“打的好,对付这帮子欺软怕硬的东西,就是得打,把他们都给打怕了才好。”

    我们也没理他们,按照礼节,我们去跟二爷打了个招呼,之后直奔韩家的坟地,胖子手拿着个罗盘围着整个韩家的坟园转了圈,最后摇头道:“刘伯温看过这个地方,在这里起了个龙井,但是怎么说呢,这个地方的风水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平庸了点,但是问题就出在这儿了。”

    “对了胖爷,二爷说这里以前有口井,井水里面可以治病,你说这可能吗?”陈青山问道。

    “怎么不可能?不过这跟神没什么关系,就是占的风水宝地,也就是说,井口所在的位置风水颇佳,连着井水里面也有了灵气,所以井水就有些滋养人的地方,有个感冒发烧的能治那太随意了,用现在科学的话来说,就是这口井里的水富含各种矿物质了,相传昆仑山有口不冻泉,那可是华夏祖龙龙脉凝结之泉水,那里面的泉水可是玉液龙浆,水都是跟牛奶样的奶白色,别说治病了,喝上壶延年益寿。”胖子说道。

    “我擦,真的假的?”我问道。

    胖子白了我眼道:“怎么?又想着发现个商机去卖矿泉水是吧?胖爷都对你说了这是传说了。”

    我笑,最知道我,最懂我的人,看来还是胖子,胖子也没继续说什么,而是对那几个年轻后生道:“去村子里找几个铁锹,把这个坟给挖开看看。”

    这几个年轻后生也没多想,就这样跑去了村里找铁锹去了,但是不会儿,他们就回来了,个个脸上的表情非常难看,我就问道:“怎么回事儿这是?”

    “他们都不肯借。”其个对我说道。

    陈青山听就来了气,我拦住他道:“好了,别闹了,刚把他们打成那样子,就咱们几个人来,他们不下黑手就不错了,不借也正常。”

    就在我话刚落音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我拿出来看,是韩割虏打过来的电话,我刚接起,他就道:“你那个胖子朋友回来了?你们准备挖坟?”

    “韩叔叔,您的消息可真的是灵通啊!”我道。

    “现在不是贫的时候,这样,刚我爹跟我说了,挖坟也可以,不能让外人过去,我现在就赶回去,这算是我们自己家的事情,就我们办了就行,你知道,我爹的那个脾气,肯答应这个就不错了,毕竟是老人家了,我也不想让他太过不去。”韩割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