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迷乱

作品:《捞尸人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胖子让你的孩子去投胎,你不再出现了吗?!”我最初在看到傻子的瞬间还真的是吓了跳,但是心情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傻子的笑脸是我的梦魇这不假,但是见的多了也就习惯了,我只想知道傻子这时候又出来干什么。

    傻子脸上还是带着笑,她就这么看着我,说实话,傻子出来闹腾,我是见过不少次,但是我还真的没有听道她说话过。

    “你别这么看着我了,该走赶紧走,人鬼有别,你别动不动就出现。”我道。

    傻子看了看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之后对我双手合十,做了个佛家的手势,从她的动作上来看,似乎是有话对我说,但是仅凭这几个动作,我还真的是有点莫不清楚头绪她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

    “嗯?”我问道。

    傻子又把这个动作重复了下,就在这个时候,我妈忽然推门走了进来,她叫道:“叶子啊,你不睡干什么呢?”

    她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定住了,她睁大了圆滚滚的眼睛看着傻子,整个人都是呆滞的状态,我看这样子,显然是傻子把我妈给吓住了,我赶紧对傻子摆手道:“你走!你快走!”

    傻子看了看我,依旧是对我笑,但是她整个人渐渐的模糊,从我们的面前消失了,只留下地上大片的水渍,直等到傻子的整个人消失,我妈才大口的喘气,我赶紧站了起来掺住她道:“妈,你听我说,傻子不是恶人,她是有话来对我说。”

    我妈可能是吓傻了,脸色发白,浑身直在淌着冷汗,我跟她说了好会儿话她才醒转过来,她看着我道:“叶子,妈知道,这对于你们做的事情来说这不算什么,自从知道你爷爷剥了你爹的皮之后,什么事情对于我来说都是见怪不怪了,但是妈有时候就是担心你的安全。”

    我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妈,没事的,平日里有大哥还有胖子他们照顾我。”

    我妈点了点头道:“恩,仲谋是个靠得住的孩子。”

    说完,我妈定了下,最后,她叹了口气道:“你爷爷是个聪明人,叶子,妈以为你爷爷走了,切就都消停了,但是很多事情,还是跟他有关的啊,你去找趟你柱子叔,关于韩雪的事情,他肯定是知道点,还有傻子的事情,他多少都会知道,以前的有些事情我只是感觉奇怪,现在我感觉,或许在这些事情上,你爷爷都是有安排的,比如说韩雪,比如说傻子。”

    我妈站了起来走了出去,她这么晚不睡过来叫我,想必就是想说这样的话,我想对她说什么,也是说不出口,在送走我妈之后,我站在院子里抽了几根烟,我发现我无法理解傻子对我做的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就是我思索了我妈的话。

    她在这个时候让我去找我柱子叔,说实话,过了这么久了,你要说在这件事的人我最看不透谁?那想必就是我柱子叔了,他似乎对当年的事情或多或少都知道点,但是他却好似有对这件事没有丝毫的兴趣,在这点上他跟陈东方不样,陈东方是我们最近所有行动的参与者,可是柱子叔没有,他是知情,但是想抽身事外的个人。

    最后,我掐灭了烟头,站了起来,去了柱子叔的家里,在韩雪的事情上爷爷有所参与我可以理解,但是在傻子的这件事儿上,爷爷难道也有份儿?——这是我妈的话给我带来的启发,也是我在从二爷那里回来之后就直想的问题,爷爷或许并不是主持了关于我出生的大事,甚至还把我身边的些因素给确定了。

    鬼道书生叶江南,这个名字,每次我想起来,都是无比睿智的感觉,但是我到了柱子叔家里的时候,我叫了几声,却发现没有人,但是屋子里却是亮着灯的,并且桌子上有杯茶还是温的,我想打柱子叔的手里,却发现手机在他的床头充电,使出反常必有妖,此时已经是大半夜了,柱子叔能去哪里?

    我决定在这里等他,但是我没想到,这等就是等到了凌晨的两点多,最后我几乎都要睡着了,忽然听到外面有响动,我站起来看,只见外面站着个浑身是黑色的人影,正在呆呆的看着我,我浑身的瞌睡虫因为这个人影的出现而烟消云散,我随手就拔出了腰间的匕首,对着外面叫道:“谁?!”

    那人对我走了过来,他边走边脱外面的黑色衣服,随着他走近了,我才看清楚,原来这是柱子叔,他的身上的黑色,是因为他穿着身黑色的潜水服。

    柱子叔脸上疤痕密布,这是上次他自燃的后遗症,他看到我在他家里等他,有点奇怪,不过他还是慢慢的脱下的潜水服放在了墙角,之后对我走了过来道:“我正准备去找你。”

    “叔,这么晚了,你下水了?”我问道。

    柱子叔点了点头道:“是因为韩雪的事情,白天的时候,我听说了陈石头把她给拐走了。”

    “所以你下水去找了,你担心陈石头是要拿韩雪献祭?”我问道。

    柱子叔点了点头道:“对,陈石头这个人,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

    “叔,你是知道什么吗?”这时候,我问柱子叔道,柱子叔是个非常稳重的人,不然也不会在我身边照顾我那么多年我却不知道他其实对之前的事情知情。

    柱子叔看了看我,最后,他叹了口气道:“你知道十二道鬼窟的石棺里装的人是谁吗?”

    “陈近之?”我问道。

    柱子叔点了点头道:“对,你能猜到这个,说明你最近知道的东西也不少,没错,那里面的就是陈近之,当年你爷爷,把他从那个龙头棺里托了出来,装进了另外个石棺里,压在了十二道鬼窟,没想到,这个陈近之,竟然在这十二道鬼窟下面,修成了尸煞,成了气候。”

    “这个陈近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到底在做什么?他不仅灭了叶家满门,更是曾经在韩家庄灭了韩家几十口人!”我道。

    “他啊,把自己的魂儿都卖给那个千手观音了,他不仅得了千手观音的修行秘法,这个人,最终还爱上了千手观音,说起来也是可笑,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竟然是个情种,爱上的,还是个怪物,当年刘伯温有那么多的学生,他开始最看重最着力栽培的,就是陈近之啊。”柱子叔道。

    “这口味真的不是般的重。”我道。

    “这种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三言两语我是跟你说不清楚的,具体我也不了解,陈石头估计是从哪里知道了韩雪跟千手观音的联系,所以想讨好尸煞把韩雪给献祭了,但是具体献祭没有我不知道,今天我本来想下水进去看看,但是下面已经大变样了,在你爷爷进去之后,什么都变了,我没进去。”柱子叔道。

    “柱子叔,傻子今晚来找我了,她对我比划了奇怪的手势。”我道,说完,我把傻子比划的手势给柱子叔比划了比划,比划之后,柱子叔道:“她是在告诉你,观音在水下,也就是千手观音,在水下面。”

    我想,柱子叔这么解释倒是也算是合理,因为傻子身上当时是水,她指了指自己的身上,有做了个合十的手势,倒真有这么点意思。

    “那也就是说,陈石头,很有可能已经把韩雪送到了水下面的十二道鬼窟当了?”我问道。

    柱子叔点了点头道:“恩,但是想进这十二道鬼窟,必须你大哥回来,仲谋呢?”

    “他去了昆仑山了,时半会是真的回不来。”我道。

    “仲谋不在,你最好是不要下去。”柱子叔道。

    我点了点头,这个我不用想也知道,但是事到如今这个情况,我不下去能成吗?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了我妈的另外句话,就问柱子叔道:“柱子叔,我爷爷曾经去过韩家庄看过那里的观音庙,我妈说傻子的死,我爷爷在其也多少知情点,我妈还说让我就这件事来找你谈谈。”

    柱子叔似乎对这件事非常的敏感和排斥,他摆了摆手道:“你妈是猜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下子抓住了他的手道:“叔!什么时候了,您还不说实话吗?”

    柱子叔点了根烟,他站了起来,过了许久,他对我说道:“具体的我真的不知道,但是叶子,其实有些东西,想就可以想的到的,这也是我没有阻止你跟韩雪相处的原因,你想想,你爷爷那个人有时候看似非常大胆,其实是个异常谨慎的个人,特别是在你身上,所以韩雪跟千手观音的那点联系,定然是逃不过你爷爷的眼,如果韩雪要害你,对你不利,你爷爷绝对会很早就对韩雪下了手,但是他没有。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知道韩雪不会。”我道。

    “还有种可能,那就是他有后手。别忘了,他还没死。”柱子叔道。

    之后,柱子叔掐灭了烟头道:“至于傻子的事情,我只能告诉你,傻子对你很重要,在未来的某天。你也别逼我,有些话,这个时候,我真的是没办法对你说。”

    “恩,行,我不逼问,柱子叔,我最后问句,假如说陈石头真的把韩雪献祭了,韩雪会有危险吗?”我问道。

    “不会。这个问题,我想了天了,陈石头不可能不知道十二道鬼窟下面的尸煞,已经被你爷爷镇压,他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献祭的事情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很有可能,陈石头是在声东击西,总之是别有目的,叶子,想必你已经叫了胖子或者你大哥回来了,这事儿还得从根源下手,比如说你爷爷去了韩家庄的事情,他不可能白跑趟,绝对是做了点什么,以他的手段和能力,在外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做点什么,这不是什么难事儿。”柱子叔说道。

    ——最后,柱子叔把我送到了门外,我个人悄悄的回了家,趟在床上,我却是夜难眠,本来想着回到伏地沟不好面对韩雪,但是韩雪却离奇的失踪了,以前伏地沟对我来说是家,是港湾,不管外面的事情多么的复杂,伏地沟这边是天下太平的,但是现在的切表明,在伏地沟,有着更多的更复杂的谜团。

    第二天大早,外面非常的噪杂,等我出去的时候,听外人说投资商来了,我问,竟然是洛水河拦河坝水电站的投资商,这个事儿本来是刘开封在计划,现在刘开封死了,我以为事情就结束了,难道刘家的人又来了这里?

    “投资商在哪里?”我问道。

    “在陈石头家里。”他们说道。

    我下子是真的有了不详的预感,陈石头刚绑架了韩雪,现在刘家找到了陈石头家,这其定然是有什么联系,我马上路小跑跑到了陈石头的家里,到的时候,看到了个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人。

    我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他对我挥了挥手笑道:“哎呦,叶子,我正准备去拜访你呢!”

    “老子情愿这辈子都不见你!”我骂道。

    这个人,竟然是孙家的孙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