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背后的故事3

作品:《捞尸人

    陈近之是怎么救的韩士崇的家人呢?并不是普通的个官员写个条子就把人放了,韩士崇的罪,毕竟是“忤逆之罪”。他救韩士崇的这个过程,是有点曲折的,他先让韩家整家人,都给藏在了地窖之,在地窖里准备好充足的食物和水,这明显是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之后,陈近之带上了人,还有韩士崇的尸骨,说是来捉拿韩士崇的家人,之后,他佯装找不到韩士崇的家人,把韩士崇的尸骨往村西头的个荒地上埋,就带人离开了,在离开之后,他偷偷的让人给韩家人送信,说是让他们在地窖里躲着,躲够七七四十九天,只要过了这七七四十九天,韩家人就可以保安然无恙。

    韩佳人就等啊等盼啊盼的,地窖里面是又臭又脏的,但是为了家人的活命,他们也必须躲着,但是在四十天的时候,里面断水断粮了,这可怎么办?好说歹说的扛过了几天,最后其他的人都不敢出来,只有个年轻后生被派了出来,他不想束手待毙,最重要的是,他要出来给家人找水和粮食。

    但是在出来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外面已经大变样了,整个韩家庄里里外外的个人都没有了,周围的庄稼树木也都是枯死光了,这下这个年轻后生就迷惑了,最后,他只当是大家都去逃难了,他没有忘记自己出来的任务是给大家寻找粮食和水,所以他就带着银票出去买吃的。

    等他买好粮食回来,那是个深夜,他算了下日子,其实再有天,就满七七四十九天了,他把粮食和水送回了地窖之后,他却不愿意回去了,因为下面不仅脏乱,最近这几天家里的老人扛不住饿死了几个,下面的尸臭味是真的难闻,再加上他出来转了圈,不还是活蹦乱跳吗?所以他就决定不回去,反正就只剩下天时间了不是?

    结果,这个年轻人就躲过了劫,因为当天晚上,地窖里忽然起了场大火,韩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都被烧死在了地窖之,那个年轻后生被惊醒的时候,刚好看到那他直认为的救命恩人陈近之带着人往里面丢木柴浇猪油!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陈近之竟然是这样的个人,他因为躲在树上而逃过了劫,在陈近之火烧了地窖之后,他带着人来到了村西头韩士崇的埋骨之地,到了那边之后,那时候已经过了子时,其实已经算是七七四十九天满了。

    这时候的陈近之,派人在挖韩士崇的埋骨地,这挖就是半天,最后忽然,条五彩斑斓的大蛇从土里钻了出来,那大蛇头上长了两个角,看样子已经是化为了蛟蛇,再进步则是要化为大龙!

    陈近之的那些官兵们似乎早已准备妥当,只等这大蛇出现,马上天罗地的就盖了下来,他们捆着这条大蛇抬着就走了,直等道陈近之和他的人走之后,这个年轻后生才敢跑出来,他先跑回的是地窖,发现地窖里所有的人都被烧成了干尸,他再去村西头,发现里面韩士崇的埋骨之地里面,也没有了韩士崇的尸骨!

    这时候,他才算是知道,什么救命恩人,原来韩家,彻头彻尾的是被这个陈近之给算计了!

    这个年轻人也是个倔脾气,他那时候只知道刘伯温是个明臣,更是天子重臣,这个陈近之就是刘伯温的学生,所以他就乔装打扮,路上靠着乞讨到了京城,到京城干什么?告状!找刘伯温告状!他认为民间传说神乎其神的刘伯温绝对会还他们韩家个公道。

    但是个乞丐,想要见当朝的丞相,这有多难?

    再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等了年的时间,还真的等到了刘伯温,他拦住了刘伯温的官骄告状,刘伯温还真的见到了他,他在刘伯温面前痛哭流涕,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刘伯温。

    刘伯温听了他的话之后,虽然愤怒,但是却也无奈的对他说自己最近也是被皇上猜忌,那陈近之虽然是自己的学生,但是他现在的权势甚至超过了自己,虽然官职上自己大,但是天子的信任那才是臣子最大的权利。

    不过刘伯温虽然这么说,他还是让这个人先在府上住着,说他会去找自己的徒弟交涉这件事,大概过了半个月,这个人也在府上看到了下人们个个的愁眉不展,从他们的口,这个人也知道刘伯温最近准备辞官还乡以保性命了。

    就在他认为报仇无望的时候,刘伯温找到了他,然后跟他起,回了韩家庄,到了韩家庄之后,刘伯温先是让人在村西头的平地上起了个庙,庙里供奉上千手观音像,说来也奇怪,在供奉上了千手观音之后,天降甘霖,此地万物复苏,在这之后,刘伯温又在这千手观音的像之前挖了口井,在挖了这口井之后,他把条蛇尸放了进去,这条蛇尸,可不就是陈近之那晚带走的大蛇?

    刘伯温叹口气对这个年轻人说道:“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韩家的那些人已经死了,如今陈近之得宠,如果真的要追就,恐怕你也活不长久,这条大蛇,就是韩士崇的尸骨所化,那个让韩士崇身死的龙穴,其实就是陈近之有意为之,韩士崇老爹的尸骨也被埋入了其,占了龙气的韩士崇尸身化龙,被陈近之拿去滋养自己的气运,如今他也算给我这个老师三分薄面,把尸骨还了过来,我把这蛇尸丢入井,以后这口井则为龙井,本地百姓,但有小病小灾的,皆可饮井水,可水到病除。你在这边娶妻生子,延续韩家的香火。”

    这人也知道,刘伯温这样的大人物,能为自己做这么多已经是仁至义尽,所以马上拜谢,刘伯温也未言其他,只是刘伯温在临走的时候道:“你韩家人,从你开始,你这支,可守此井,等到有年观音像倒,龙井水干,那时候定会有人埋骨此地,你记住,这个地万万不可葬人,若是葬的寻常百姓你可不理,若是葬的风水先生,你或你的族人可在他葬下头七之日来挖他坟,他尸身必定化为斑斓大蛇,可取肉炖汤,延年益寿。”

    ——“那个年轻后生,其实算是韩家庄的个先祖,我们这支的韩家能延续香火,全靠他,那口井,是真的灵验,附近百姓谁要是有个小病小灾,那简直比吃药还管用,而那个千手观音,也是真的灵验,有送子观音之称,我们本地百姓那是相当的虔诚,那井水几百年而不枯竭,多少次大旱天地绝收,唯独此井井水甘甜,救下万民,那千手观音菩萨更是受尽供奉,谁能想到会有天井水枯竭观音像倒?”二爷叹气道。

    “结果就在破四旧的时候,砸神像毁道观,神像倒了,井水也枯竭了,对吗?”我问道。

    二爷点了点头道:“可不是吗?神像被推到之后,井水也随之枯竭,之后就有了孙卯之事,虽然孙卯并未把自己的尸骨埋在龙井那里,但是我还是谨记着组训,去把那尸骨挖了出来,结果虽然没葬了那里,他还是化了蛇了,我把它给炖了吃了,也算是遵徇祖训嘛。”

    “那这话,你对韩老爷子说过吗?”我问道。

    “我曾多少次想说,但是大能已经魔怔了,每次只要我提到这事,他就不让我劝他,说他信任孙卯,在后来,他们家的二娃子就考上了大学有了名堂,我就不没资格说这事儿咯,年轻人,你要是不找来,这个事,我就烂到肚子里了。”二爷道。

    “不瞒你说,这个陈近之,也曾屠我叶家满门。”我咬牙切齿的道。

    “这事儿我知道。”二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