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背后的故事2

作品:《捞尸人

    我听这个,瞬间就知道事情切到了正题了,看来这找到这个二爷,真的是找对了人,千手观音庙,韩家的坟地,韩雪跟千手观音长的模样,这切都随着二爷的话给联系到了起,我不禁就在想,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莫非韩雪真的是那个千手观音转世不成?就算不是,其实这也从个侧面落实了,韩雪的确是跟千手观音之间有着某种联系的。

    我马上恭恭敬敬的给二爷上了支烟道:“二爷,愿闻其详。”

    “先别着急,我先跟你说道说道那个孙卯的事情,因为我知道这个坟地,其实是不适合葬人的块地,贵是贵,但是绝对不可葬人,所以我当时就认为这个孙卯给大能指这块坟地,绝对不仅仅是说报大能最后的滴水之恩的,指不定是有别的企图,我知道我这么说可能会有点牵强,至于说原因,老朽等下再跟你们细细的说道,咱就先说这个孙卯,他在给大能指这块坟地之后就死了,死了之后,他个风水先生,没给自己指风水宝地,甚至句其他的遗言都没有,大能念及感情,就找了个破席子把这个孙卯裹,找了个地儿给埋了,甚至连个坟头都没有,这个孙卯不知道哪里人氏,没亲没故的,也不会有人来祭奠,那坟头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我那时候就请大能喝了顿酒,之后套出了这个孙卯的埋尸之地,然后在个夜里,我个人拿着铁锹,慢慢的摸到了孙卯的埋骨地那边,想看究竟,结果我在挖开孙卯的埋骨地之后你们猜怎么着?”二爷看来是个会讲故事的人,这时候还给我卖了个悬念出来。

    “这我哪能猜得着?尸体不见了?”我挠了挠头试探性的问道。

    “小伙子,你还真猜对了,孙卯的尸体,是真的不见了!因为大能当时埋的不深,所以我很快就挖出来了那张席子,我用铁锹把席子挑,结果就挑出来了条大蛇出来,那大蛇吐着信子,看起来非常的吓人。”二爷道。

    “我去,那大蛇把尸体给吃了?”陈东方惊道。

    二爷眯着眼笑道:“嘿,这点你们绝对猜不着,我告诉你们,那条大蛇虽然是条蛇,长的也是蛇脸,但是我还真的眼就认了出来,那蛇就是孙卯化的,不是说长的像,而是感觉,直觉。”

    二爷的这句话说的就有点玄乎了,但是我却不感觉这个老头在撒谎,因为比这还玄乎的事儿我都见过,这又算的了什么呢?

    “后来呢?”我问道。

    “后来我就把这条蛇给炖了。”二爷笑道。

    我听这话,瞬间就看向了这个二爷,二爷也看着我,脸上带着那奇怪的笑意,我炸了眨眼抽了口烟道:“老爷子,您不是个凡人啊!真人不露相!”

    “这话怎么说?”二爷笑问道。

    “第,普通人不敢去半夜挖孙卯的坟,第二,般人在见到那条蛇,特别是还知道是孙卯化的的时候,都要吓死了,哪里还敢炖了吃了?从这两点看,老爷子您就不是般人,是个明白人。”我道。

    这老头眯着眼,看着我道:“你小子有见识,不过你猜猜,我今儿为什么会对你说这个话?”

    “不是因为我老丈人,不,韩割虏把我交代给您了吗?”我不明就里的道。

    “不是,是因为你手上的这个戒指。”二爷道。

    我的汗毛下子就竖了起来,我手上是直都戴着鬼道的鬼头戒,这在寻常人眼,或许就是个成色不错的翡翠戒指,但是听二爷说这话,他似乎是看出来了这个戒指的真正来历,我下意识的就用手捂住了这个戒指,但是二爷说道:“别捂了,我都瞧了半天了,我听你说话的口音,是洛阳本地人吧,鬼道书生叶江南是你什么人?”

    这下我彻底的震惊了,二爷刚才的那句话要是模棱两可的话,这句话可是直接都把东西给说明了。

    我看着二爷,就通过这几句话,我忽然感觉这个韩家庄的二爷有点深不可测的味道,我稳了稳心神道:“那是我爷爷。您认识他?”

    “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二爷道,说完,他摆了摆手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没看错人,小伙子,你刚才的话,说对了半,我的确心里藏了点事儿,但是我却不是什么高人,是高人能过这日子?当然,我听说鬼道书生隐居洛阳之后隐姓埋名不问天下事,那自然是比不了,他那个人,是真的活的入了道了。”

    “那您?”我问道。

    “我家的这支,就是守大能家的那块坟地的。但凡有谁打那块地的主意,我们都盯着呢,所以我才对你说,这件事,整个韩家庄,就我个人知道。”二爷说道。

    ——二爷接下来的话里,提到了个人,这个人的名字我非常的熟悉,那就是陈近之,这事儿怎么就又跟陈近之扯上关系了呢?且听我慢慢的道来。

    这事儿真要说,要从二爷的祖上说起,他祖上有个人,叫韩士崇,韩士崇这个人整个韩家庄谁都知道,因为这是韩家庄的个历史名人,现在韩家庄还有韩士崇的碑,这个人,曾经在大明洪武年间坐到过正四品的官,但是因为生活作风上有点问题,大明的律例最为严格,不过这个韩士崇犯的也不算大错,加上他的家人为之打点,最后只是被罢官还了乡,俗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韩士崇回了韩家庄,就成了韩家庄的第大土豪。日子过的倒也是滋润。

    当时因为刘伯温的关系,天下人莫不视刘伯温为偶像,再加上那时候书籍众多,很多人本身就是精通风水堪舆之人,这个韩士崇就对这个风水堪舆有些造诣,虽然他被罢官之后回到了村里还是过的富足的日子,但是做过官的人,怎么能忍受在村子里的寂寥日子?所以他就想从这地气儿上琢磨,想琢磨个东山再起之路来,于是这个韩士崇就出门游山玩水,在游山玩水的同时就是寻龙点穴,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还真的给他找到了个上好的良穴,所以他就准备回家把自己老父亲的骨殖给迁过来,然后坐等风水之力再次的荣登仕途。

    结果这个韩士崇成也风水,败也风水,他只当他找到的这个风水只是块上等良地,谁料到其实这是块龙穴,而且这块龙穴,早就被钦天监注意到就要破坏掉,至于说破坏龙穴的办法,那有很多,是随便找个动物埋葬在里面,那甭说了,比如说埋进去只猪,这只猪的后辈绝对是长的粗壮无比,还有个办法就是以秽物埋之,般都是用的女人的月事布,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用过的卫生巾往地上埋,那地气就绝对散掉了。

    情况就是韩士崇在把自己父亲的骨殖带过去准备埋的时候,被钦天监的人给抓了个现行,然后压赴京城,擅自把先人遗骨埋进龙穴之,那是图谋天下的忤逆之罪,哪里还管什么三七二十,直接就要把韩士崇推出门外给斩了。

    不仅要斩韩士崇,忤逆,那可是诛九族之罪,结果就在最后,韩士崇在京为官时候的个故交好友,保全了韩士崇的家人免遭诛杀,这个人就是陈近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