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背后的故事

作品:《捞尸人

    事情最终出现了戏剧性的幕,韩家庄的这帮村民们,在看到韩割虏跟他们玩真格的之后,纷纷认怂了,他们表示这事都是韩老爷子还有韩割虏的几个亲戚怂恿撺掇的,他们最多只能算是从犯,搞到最后,韩割虏也实在是没办法,真的抓百来号人进去也不现实,就把带头的,甚至包括韩老爷子本人都给抓了,剩下的该放的放,伤势严重的该送医院送医院,医药费自理!

    被这么收拾,这个在本地嚣张跋扈了这么长时间的村子,也终于算是太平了,要怪也怪他们傻,韩割虏给面子,他还真当韩割虏好欺负了,说实话,韩割虏想对付他们,也就是句话的事情。

    不过韩割虏毕竟身份有限制,他在这边待了会儿之后,把我跟陈青山引荐给了他的那个二爷之后就离开了这边,只不过离开的实话,他还留了足够的警力来保护我俩的安全,但是身后有警察盯着我们感觉全身不自在,就让警察们撤走了部分,伏地沟的乡亲们回家了些拖家带口的,剩下的那些年轻的后生留了下来。现在他们个个跟打了鸡血样,看我的眼神都冒光,正如陈青山说的,谁能这么威风的打过架?

    我们毕竟不是为了打架来的,所以我再三叮嘱他们不许在找事儿了,之后我跟陈青山就准备去这韩家祖坟,做我们还没做完的事情,那就是好好的给胖子拍拍照片,我们去拍照片的时候,这个二爷就直跟在我们的身边,等我拍完给胖子发过去,胖子不会儿就打来了电话,他那边很吵,我就道:“你在哪呢?这么吵?”

    “胖爷我找的个哥们儿骑摩托车送去县城呢,能不吵吗?你那照片我看了,没什么问题啊,难不成陈石头就是为了报复你,所以绑架的韩雪?”胖子在那边说道。

    “什么玩意儿?怎么可能呢?”我道。

    “是真没问题,坟园的位置选的不错,但是就是个规矩,没什么风水可言,比起你们伏地沟的风水眼那里可是差远了。”胖子道。

    “你肯定是看错了。”我道,说完,我就把我最新得到的情况说了说,就是陈石头挑拨离间韩老爷子防止我们动风水的事儿,说完我道:“要不是这坟地风水的问题,陈石头这么防备着我们干什么?我说胖爷,你这个玉皇道的玉面小白龙,不会在风水上的造诣还不如陈石头那王蛋吧?”

    “你先别着急,陈石头这家伙狡猾的很,你听胖爷我句话,这件事儿,要么是声东击西,陈石头故意摆的迷魂阵,要么就是其还有隐情,风水这方面的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讲究的是个望闻问切,跟医样的道理,这样吧,你在本地打听打听,关于这块坟地有什么故事,你等下再给我打电话,我刚托了个朋友买了个机票,估计明天下午就能到那边,你千万别着急啊。”胖子道。

    我又跟胖子随便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挂了电话之后我马上就想到了这个韩割虏的二爷,韩割虏在临走的时候给我们交代了,二爷是个他从小到大直都尊重的长者,他做事就是公平公正,以前都穷的时候,韩家庄谁家要是分家或者是有什么家务事儿了,都是要去找这个二爷主持公道的,只不过因为二爷这个人不愿意跟其他的人同流合污,等大家都有钱了,也就没人看的起这个耿直的有点过头的老头了。韩割虏三言两语我就大概知道了二爷的性格,对这样个老人我还是很钦佩的,现在胖子让我去打听下关于韩家祖坟的些事情,二爷肯定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就走到了二爷的身边递了支烟过去,本来想叫声二爷,但是发现有点乱了辈分,但是爷爷往上面去,有点不知道怎么叫,我就笑道:“老人家,跟您打听个事儿。”

    这个二爷笑道:“你问这个,算是问对人了,这事儿除了我,别人还真不知道,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去家里说。”

    二爷的这句话,给我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二爷似乎知道我想要问什么样,看来这个老人家是真的知道韩家坟地的内情,我也没推三阻四,马上跟陈青山起,路过超市的时候,给这二爷买了两条烟,商店的老板还不想卖给我们,结果那帮子小伙子瞪眼,他就颤巍巍的拿了出来。

    我夹着烟跟着二爷回了家,二爷的家还是个土房,坐落在村边上,这个房子是跟韩家庄那整齐的小别墅格格不入,但是进了院子之后,院子里却收拾的很整洁,地上还有竹条和几个半成品的箩筐。

    “这东西用的人是少了,不过有人想用,总不能没有,我以前去拜师学这个的时候,还带了斗高粱面的拜师礼,可是现在,我找徒弟都找不到咯。”二爷笑道。

    “我就对这东西喜欢的很,改天来找二爷您学学,这传统手艺啊,不能丢。”我道。

    二爷之后给我们人倒了杯茶,之后点上烟道:“二娃子家的那块坟地,是经个叫孙卯的风水先生看的,这个孙卯是哪里人谁也不知道,我就知道,他是破四旧的那几年,被流放在这的个风水先生。”

    二爷说,马上就多到了点子上,他接着道:“韩大能,就是二娃子他爹,护着这块坟地,那也是有原因的,当年孙卯在流放在这的时候,刚好赶上形式了,那是三天大斗,两天小斗,那孙卯本身身子骨就不好,不过是过了个把月,人就差不多不行了,大能说到底不算是个恶人,当时要不是他帮忙,这个孙卯估计走的更快,大能就冒着被批斗的危险去帮这个孙卯采了些草药,命是没救回来,但是让孙卯走的没那么痛苦,后来大能跟我说过实话,他曾经私藏了块烟土,在孙卯最后的日子里,就是用烟土镇疼的。就因为这个,孙卯在死前给大能指了这块坟地,说这块地显贵。”

    “大能认为这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所以就对这块坟地照顾的很是金贵,但是这块地呢,其实并不是大能家的,而是村子里的另外个人的,你知道,农村埋人,虽然是韩家祖坟不假,但是都是家块,大能把那块地给占了,其实算是埋在人家的坟窝里了,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这个大能支眼不对劲儿,其实是因为瞎了,怎么瞎的呢?就是当时跟人争这块地的时候,跟那家人打架给打瞎的。”二爷道。

    “孙卯给大能看这块坟地的事情,这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在那时候,大能就是个笑话,谁见了大能,都要笑句你家的坟地那么好,贵人出了没?大能是概不理,就是埋头干活供二娃子读书,这二十年,可以说是忍辱负重来的,直到后来二娃子考上了大学,再后来当了官,也算是扬眉吐气了。所以说你们也别怪大能,他这个人被人瞧不起太久了,所以猛的有了面子,恨不得告诉天下人他面子大,也正是因为这东西得来的太难了,所以他才要拼命的保护住那块坟地,谁动都不行,那是他的命根子。”二爷说道。

    我挠了挠头道:“二爷,我也理解韩老爷子,不过,关于那块坟地,有别的讲究没有?”

    “要是没有,我就不叫你来了。”这个二爷神秘兮兮的道。

    这时候,陈青山站了起来,去关上了门,回来之后二爷道:“孙卯给大能看的那块坟地,我知道厉害,那是我家口耳相传的,但是那个地方,邪乎。那个地方,在清朝的时候,还不是坟地,而是个庙。庙里供的,那是千手观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