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解决

作品:《捞尸人

    这件事如果不是发生在眼前,谁也不能相信,帮子靠着韩割虏嚣张跋扈的人,愣是在韩老爷子的带领下骑到了韩割虏的头上,这时候我不禁在想,韩割虏如此的对家里人纵容,肯定是有原因的,而韩家庄的人见面就要置我跟陈青山于死地,这其肯定也是有着些因素。

    韩老爷子这次这样让韩割虏跪,肯定是以往用这种办法有用,我想下就可以想到以前会是什么场景,旦韩割虏拒绝了韩老爷子,韩老爷子马上就把祖宗牌位往外面搬,你到底是听话还是不听,你要是不听,那你就是个抛恩弃祖的混蛋。韩割虏肯定是过不了这个坎,所以以前这种办法肯定是有用。

    但是这次,韩割虏并没有跪,我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在跟韩老爷子说着什么,但是韩老爷子他们非但好好跟韩割虏说话,反而是越发的嚣张跋扈,过了会儿,韩割虏黑着张脸走了过来,我也没有嘲笑他的意思,摊上这样的家人,也不能全怪韩割虏这个人妇人之仁,我就道:“是不是说不通?”

    “那个陈石头,不仅游说了我,还游说了家里人,他告诉村里的人,我爷爷的那块坟地贵不可言,旦动了,整个村子里的地气都要受到影响,别说我要下台,就是村里人也要跟着遭殃,他不仅这么说,甚至还告诉了我爹,说我被个别的风水先生迷了心窍,最近肯定会派人过来改坟地的风水,明着不行,就算是暗自里也绝对会改,让我爹他们多加防范。”韩割虏道。

    “这狗日的陈石头,这等于是暗的把后路都给封死了啊!”我道,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这个陈石头竟然还有这么手。

    “谁说不是?所以你们来村子里,其实马上就被村民们发现了,他们有心让我放弃这件事,所以来就要下死手,无疑是要警告我打消了这个念头。”韩割虏说道。

    “我估计老爷子他们肯定现在认定了那个陈石头的话,我知道那个陈石头,他是有几分真本事的,估计是把韩老爷子他们洗脑了,不过这么说吧,陈石头这样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越是防备我们去动坟地,越是说明他抓韩雪,就是跟韩家的坟地有关。”我道。

    “我也知道,可是。”韩割虏叹了口气道。

    “没什么可是的,事情该解决了,您要是下不了手,就带着人先撤,伏地沟的老少爷们儿们,自然要把这件事给解决了。”我道。

    ——其实韩割虏对韩家庄人的骄纵无疑也提醒了我点,作为生我养我的伏地沟,在我爹死后的很长段时间里,伏地沟的人对我家都是颇为照顾,现在哥们儿怎么着也是个“大人物”还是个身价几十亿的大富豪,我也必须要为伏地沟的乡亲们做点什么,起码也要改掉伏地沟那蚊子过了都要拔腿吃肉的坏名声,所以我也暗决定,伏地沟崛起的第步,就他娘的先拿这个韩家庄做垫脚石了!

    “手别下太重,给你们半个小时时间,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回来抓人。”小刘这时候说道,有些话作为韩割虏肯定是没有办法说,但是小刘却可以,从这上面来看,小刘还算是非常有眼色的个人,实际上,做领导的贴心人,不管是秘书还是司机,那都是要眼观六路耳听方。

    “干!伏地沟的爷们儿们,把上衣脱了,光膀子的就是自己人,打过去,女人跟老人不打,其他的,谁敢拦就干翻谁,别闹出人命,其他的出了事儿我兜着!”我叫道。

    以往我说这话估计还没人信,但是现在这么多警察在都表示支持我,乡亲们也看出了怎么回事儿,衣服脱,接下来,我跟陈青山打头阵,这次,浩浩荡荡的几十号伏地沟村民,呐喊着,像是冲锋样的冲入了韩家庄的阵营当。

    俗话说的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农村村落之间的打架斗狠就是这样,看谁够狠够拼命谁就赢,毕竟谁都怕死。

    或许是韩家庄的人不敢相信我们就在这个时候敢冲进去,所以我们也算是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等他们想起来抵抗的时候却发现大多数人已经被这帮子如狼似虎的村民们打的丧失了战斗力爬都爬不起来了,至于说剩下的那些人,在我跟陈青山这俩猛将的带领下,不会儿就全部放翻。

    战斗如同风卷残云样的结束,我开始都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结束战斗,等韩割虏他们绕了圈回来的时候,韩家庄的人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伏地沟的村民们现在激动的不行,我看他们的阵势,恨不得扯上个大旗上面立个伏地沟三字。

    我朝着韩割虏走了过去道:“韩叔叔,别想那么多了,抓起来吧。”

    韩割虏最后看了看韩家庄的村民们,道:“好吧。”

    看的出来韩割虏的无奈,但是他还是挥了挥手,那些警察啊防暴队的马上出动,我们这帮子打人的没事儿,被打的人反倒是个个的被抓了起来,他们不停的喊冤,但是真在这个时候,他们非但不敢再骂韩割虏,反而是很多女人跑过来跪在韩割虏的面前求他开面了。

    这个情况,无疑是再次的印证了点,那就是人都他娘的是惯的。

    韩割虏这次也算是下定了决心,哪怕是他面前跪倒了大片,他也不为所动,人该抓继续抓,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个满身皱纹如同老树盘根的老人拄着拐杖颤巍巍的朝这边走来,韩家庄很富有,韩老爷子他们穿的衣服看起来都价值不菲,但是唯独这个老头,身的粗布衣服,上面还打满了补丁,他的拐杖,也只是个普通的发黑的木棍。

    但是就是这么个老人,韩割虏看到之后,溜烟的小跑跑了过去,他扶起这个人道:“二爷,您怎么来了?”

    我心沉,难道这又是韩家庄的个“长辈”,不会是又拿长辈的威严来压韩割虏的吧,结果这个老人笑,露出了满嘴的因为抽烟过多而泛黄的牙齿道:“二娃子,你回来了?上次你回来,也不知道去看二爷我,等我知道你回来了,去看你,你已经走了,我还想着是你现在当了大官了,把我这个二爷给忘了。”

    “怎么可能呢?上次回来的匆忙,我今天不是来看您了吗?”韩割虏笑道。

    这时候这个老头看了看被抓起来的那些村民,还有那些个跪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婆娘们,老人叹了口气道:“二娃子,以前行军打仗,说个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粮草就是后方,但是韩家庄的这帮子老少爷们儿们,没做好你的后盾,反而是给你丢脸了啊,这帮子人,该抓,个个都给抓了,就他们做的那些事,放在那时候,枪毙了都不亏的。”

    我本以为这老头会出来求个情什么的,没想到他说话倒是开明,韩割虏叹口气道:“二爷,您不怪我就好。不是我韩割虏不念及情义,实在是他们这样太过分了。”

    “怪你?我为什么要怪你?知道古话怎么说来着不?富不过三代,他们这帮子人啊,要放在古时候,那就是帮子不学无术的败家玩意儿,就该收拾收拾,你收拾的好,别管别人说啥,二爷我支持你,你记住,你今天让他们长点教训,是救他们,而不是害他们!”老人说道。

    韩割虏还要说什么,老人摆了摆手道:“不用说了,我老是老了,还不迷呢,坟地的事情,我给你做主,我看我在这边站着,谁还敢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