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2

作品:《捞尸人

    我跟陈青山本来已经没了力气,但是人在看到希望的时候会迸发最后丝的潜力,我丝毫不怀疑如果现在走不了这帮人会真的把我们给打死,所以我们用最后丝力气钻入了小刘的车。

    来的路上直都很稳重的小刘,这时候像是个勇士样,他把油门踩的嗡嗡响,这时候,不停的有东西砸在车上,车的玻璃都已经碎掉,前挡风玻璃都碎了大块,我躺在后排上,对小刘道:“小刘,冲出去,咱们要是能活着从这里出去,我保证你不用再给人开车当司机了。”

    “好叻!”小刘对着人群,再次的横冲直撞,不停的有人拦着我们,都被小刘直接给撞飞,这帮子村民们狠,但是不代表他们不怕死,加上汽车的速度很快,不会儿我们就冲出了包围圈,并且没有点点停留的冲出了村子,到了村子外,小刘更是把这车开的跟战略导弹样快的往县城里冲去。

    刚到县城里,就有警察接应住了我们,这是本地派出所的警察,警员就只有六七个,我跟陈青山现在身上都不好看,那完全就是血人,接待我们的警察都吓呆了,他们早就联系好了医生跑过来给我们简单的包扎了下,小刘在旁边臭骂那些警察,从他们的谈话我可以听的出来,其实在冲突开始的时候,发现了问题的小刘就报了警,但是说是韩家庄的事情,这些警察甚至都不敢去出警,小刘在骂他们,警察也是冤枉,实际上韩割虏的老爹在开始也给警察打了招呼,说是要打两个小偷。人家怎么也是市长的亲爹,他们也不敢得罪啊。

    最后,在简单的包扎之后,警察也是不好意思的让我们先离开这,因为他们得到了消息,那帮子村民们已经开着车往县城的方向冲了过来,陈青山想大骂,但是也没力气骂了,他道:“就没有王法了?”

    “他们这帮子人,嚣张跋扈惯了。眼里还有别人吗?”警察苦笑道。

    “现在你们知道老板的这些家人怎么样了吧?不是我那时候多嘴,是老板不把这个问题处理了,早晚要在这件事上被处理!”小刘也是生气的道。

    我也知道这些警察的难处,基层的工作本身就是难做,我就道:“小刘,咱们走。”

    韩割虏的那个奥迪车已经被砸的不成样子,我们换了辆警车,这派出所的同志也算是厚道,派了两辆车护送我们,在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了韩割虏的电话,他在那边咬牙切齿的道:“情况我已经都知道了,你们在原地停住,反了天了!平日里他们作奸犯科的我看在家人的份上能忍就忍了!没想到他们竟然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也不想想他们的切是谁给的!”

    “可能在他们的眼里,你的切,都是韩家庄的父老乡亲给的,是韩家庄的地气养了你。”我苦笑道。只是笑,身上的伤口就撕裂了般的疼。

    “就是惯的,你们在回来的路上了吧,把电话给小刘!”韩割虏这时候也是动了气,那边韩雪的事情还生死未卜呢,他的家里人就差点把他的乘龙快婿给砍了,这还了得?

    小刘接了电话哎了几声,过了会儿,他把电话还给了我道:“老板终于想通了,这帮子人就是不做死就不会死!老板让我们在这边等着,防暴队等下就到,这下他们惨了。”

    小刘在说这话的时候,能听出他的高兴。是那种大快人心的感觉,就连警察们听到了小刘的话,也个个的摩拳擦掌。

    看样子韩割虏这帮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人,那是惹了民愤了。

    “叶子,咱们伏地沟的老少爷们儿也快到了,咱们就杀个回马枪?”陈青山休息了这会儿,也恢复了点体力,这次,他的血性也是彻底的被打了出来。

    本来我感觉这好像是有点欠妥,但是想刚才差点被村子里的人打死,我也是恼的不行,就道:“成!”

    ——我们在这边等了个多小时,韩割虏的车先到,到的还有后面的武警,防暴队的人,足足来了四五百人,场面非常的壮观,在他们到了之后,伏地沟的老少爷们儿们也都带着家伙来了,不过跟他们那些专业的人相比,伏地沟的乡亲们要寒酸的多,卡车,拖拉机,摩托车,或许唯能上的了台面的就是辆破面包车,上面足足塞了二三十个人,乡亲们在来了之后,可能是看到这边的场景还有点怯的慌,我对他们招了招手让他们过来,我道:“别怕,这些都是自己人。”

    “对,今天咱们去报仇,那是带着尚方宝剑的,干他娘的!”陈青山道。

    乡亲们哪里经过这样的阵势?本来看我们俩成这样就够生气的了,国人就是有这毛病,窝里斗怎么打都行,但是外人想欺负窝里的人,对不起?那咱不答应,平日里伏地沟也不见的多团结,但是这时候,格外的抱团,更何况,这么多的警察官兵的都是给咱们保驾护航呢!

    “叶子,你过来下。”这时候韩割虏叫了叫我道。

    我走到了边,韩割虏递给我支烟道:“哎,我知道你心里有火气,我刚也恨不得把这个村子给屠了,但是转念再想,这都是自家人啊!再说了,也得注意影响。”

    “韩叔叔,你对家人的感情我可以理解,但是小刘刚句话说的没错,你要是不处理他们,早晚因为他们把你处理了,刚我是听说了,你的这帮子老乡,在这里打着你的虎皮无恶不作,你可得想清楚了,我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跟李家那边打招呼,咱们这关系什么都好说,但是想想韩雪,要是雪儿出了什么岔子,我保证他们会更惨!”我道。

    “等我先跟他们谈谈,要是能和解,那就好好说,成吗?”韩割虏道。

    “成。”我看了看韩割虏,怎么说这也是我未来的老丈人,对我也不错,我也不好让他太为难,再说现在这社会,真的能跟古代样真枪实弹的干场?那不可能。

    接下来,我们这个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开赴韩家庄。

    伏地沟村民们享受了个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待遇,警车开道去干架!

    ——当我们到了韩家庄的时候,我不得不佩服,这韩家庄人的勇气,他们定然是已经得到了消息,可是他们却也不躲。

    整个村外,密密麻麻的都是人,那个老头举着个牌位,身后站着整个村子的人,他们非但不躲,甚至还在村外,等着我们来。

    现在我用脚趾头也可以看的出来,那个为首的老头,就是韩割虏的老爹。

    “都停车。”韩割虏道。

    我也没说话,韩割虏什么都不错,就是对家人太好,实际上他要不是这么直无条件的惯着这些人,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韩割虏在对家人的这个解上,还需要他自己去解开。

    韩割虏个人走到了村民们的面前,还没走到呢,站在最前面的那些韩割虏的家人就开始热火开了,他们叫道:“好啊,老二,你有本事了,带人来抓我们?来啊!把我们都抓了,把你这些乡亲们都给枪毙了!枪毙了你就能立功了!”

    场面,因为韩割虏的出现瞬间失控了,我看到这情况,都是阵头皮发麻,韩家人,是把韩割虏的好心当成软弱了,只能这么说。

    这时候,韩家的老爷子举了举手,这个老头有着比韩割虏高的多的权威,这老头走到韩割虏的面前,高高举起了手的牌位,之后巴掌甩在了韩割虏的脸上骂道:“不孝子,给祖宗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