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作品:《捞尸人

    陈青山的额头上也沁出了不少的汗珠,听了我的话,他憋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有啥拖累不拖累的,咱们得想个办法脱身。”

    我看了看现在的形式,大路上我们是被包了饺子,两帮人都是凶神恶煞的举着刀来的,这帮子的人肯定是被韩割虏给惯坏了,平日里有韩割虏的照拂,估计本地的机关什么的都会给这韩家庄面子,我是农村长大的,这种情况我见的多了,在韩家庄,这帮人就他娘的是土皇帝,而且穷山恶水出刁民的,这帮子人肯定敢下狠手,甚至是死手。

    “从小路撤。”我道,说完,我们俩起跳进了路沟之,想要从小路逃走,结果这帮子的人还真不是赶走我们就行了,他们竟然穷追不舍的追了过来,并且还不仅仅是追,那砍刀锄头什么的从我们的身后几乎是呼啸而过,这东西都被他们当成暗器给砸了过来。那帮子人的力气很大,有个砍刀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飞过去,这要是砸在我的脑袋上我估计能立马让我脑袋开花。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熟悉地形,但是村民们熟悉啊,他们有人在追,更有人抄近路,不会儿,在我们的前面也有三三两两的人朝着我们围了过来,嘴巴里都是些污言秽语,无非就是国骂什么的,我眼见着这情况善了是很难了,就边跑边脱衣服道:“叔,咱们叔侄俩没起干过架吧?干他娘的票?”

    “我他娘的早就这么想了,老子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哪里受的了这鸟气?不过我练过,你个弱书生,能行吗?这帮子人真狠,等下我不定能顾得上你。”陈青山道。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早就不是那弱书生了,这也是胖子不在,要是胖爷在,给我来张黄符,我他娘的能把这个村子给屠了!干!”我道。

    说完,看着那个举着砍刀从前面冲过来的人,我咬着牙把衣服缠在胳膊上,非但不躲,反而是迎了上去,平日里很多人打架拿刀都是吓人的,但是这家伙是真的砍,还是往脑袋上砍,我他娘的就给坟地拍个照,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啊你下这么狠的手?

    “小爷我今天就替韩割虏教育教育你们这帮子狗娘养的!”我骂道,说完,我侧了下身子,那砍刀贴着我的脑袋就砍了下去,而我顺势拳头,直接砸在了这个人的面门上,之后另只手抓住他的头发,直接个替膝再次撞在他的脸上,他的脸瞬间就被我这两下子给搞的开了花,伤势不说多重,那全是血的脸看起来是非常的凄惨,而这时候,我身后忽然有了阵风声,不用想也知道是有个砍刀再次对我砍来,我拉着这个人的头发,在他身上借力个翻滚,我是躲过去了,但是这刀直接就砍在了这个人的脑袋上,那瞬间就是头破血流!

    “叶子!可以啊!”陈青山可能没想到我忽然变的这么能打,也是信心大增,他本来就是个练家子,寻常的三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对手,三下五除二就打趴下个,我们俩瞬间就撩翻了三四个人,这也算是辉煌的战绩了,但是因为跟这几个人的颤抖,在我们身后穷追不舍的人也趁着这个时间追了上来,我在地上拿了把砍刀,刀砍在了在地上挣扎的那个人的肩膀上。

    我睁大了眼,举着砍刀道:“来啊!操你娘的!来!弄死个保本!弄死两个老子就赚了!”

    我跟陈东方在瞬间迸发的强大战力下子把那群人给镇住了,但是这真的不是普通的村民,他们也就是被镇住瞬,接着,他们就带着骂声冲了过来。

    以二打这小百十来号人定然是不现实的,我俩马上就撤退,这期间只要是靠近我们俩的,都瞬间被我们俩给放翻,不知不觉之,我已经是浑身是血,陈青山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这家伙脸上竟然是带着笑的,他笑道:“叶子,在老子年轻的时候,打架就是这么干的,拼狠,那就是谁强谁狠谁能站在后面,现在这些年,打架就是打钱,法制也健全了,多少年都没打的这么痛快了。我更没想到,你这个小豆芽,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小豆芽?妈的,胯下长枪,枪出如龙!”我大笑道,不得不说,战斗能激发男人内心深处的血腥,我现在浑身的血液都是沸腾的,说实话,最近也经历过场血拼,但是那都是陈东方李青他们这样的高手来的,在西藏我是打过场硬战,但是那是在我点上魂灯没有了意识的情况下的,跟这次不样。

    男人,内心深处都住着个好斗的雄狮,只不过大多数时候,这只雄狮都在睡觉罢了。

    我们没有细数,从村西头打到村子里,我跟陈青山也放翻了二十个了,不过我跟他身上也都不轻松,多少挂了点彩。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追着我们的人忽然追的也不狠了,我以为他们也被我俩的神勇打怕了,谁知道我们的身前忽然响起了呐喊声,我回头看,这他娘的个村子的人都来了吧?男女老少都有,有人提铁锹,有人拿砖头的,这要是我们俩被放翻,绝对是瞬间就被乱棍打死的节奏啊?!

    “早知道就找胖爷要两张黄符放在身上了。”我心道。

    可是这时候,哪里有什么后悔药可以卖?我们已经跟他们起了冲突,并且放翻了他们这么多的人,现在定然是无法善了了,我咬牙对陈青山道:“拼了!”

    “拼了!”陈青山也道。

    说完,我俩非但不退,反而是赢了上去。

    这场面如果落在外人的眼里,那定然是非常的壮观,两个人,被两百个人围在间,我们俩举着砍刀不停的砍,但是也不停的有石头和铁锹什么的落在我们俩的身上。

    以当百,那毕竟是传说,只有少数人能做到。

    我跟陈青山俩人,能做到这步,已经是不容易了,渐渐的,我的意识变的模糊,我头上被石头砸了个大的口子,血已经把我的眼都给糊住了,我跟陈青山背靠着背,俩人手里都举着刀,但是现在的举刀,完全都是靠意识了。

    没想到,我没死在黄河底下,没有死在雪山深处,却他娘的栽在了这帮子的村民们手里,问题是我还什么都没干,就拍了两张照片,这才叫生的荒唐死的冤枉。

    “叶子,你还行吗?”陈青山精疲力尽的对我说道。

    “还成,你呢?”我问道。

    “悬了,坚持不住了。”陈青山道。

    “干,能多干个是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陈青山了,陈东方李青现在正天津,大哥进了昆仑山,胖子远在个远方的小县城,他们是厉害,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谁都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救下我们两个。

    眼见着我们俩已经撑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明亮的鸣笛声,接着,那围着我们的村民队伍就出现了个巨大的豁口,再接着,我看到了韩割虏的那个奥迪车在人群之横冲直撞。

    村民们虽然彪悍,但是也不敢硬撼这辆车的撞击,不会儿,队伍就被撕开了道口子,这个车子也是发了疯,直接在村民们身上碾了过去,之后个漂亮的漂移停在了我们面前,小刘探出了脑袋道:“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