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韩家家事

作品:《捞尸人

    对于韩割虏的坦白,我下子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都,韩割虏信风水我知道,在他家里就养的有气运锦鲤,胖子曾经在他的家里为我点上魂灯,点上魂灯之后的我让韩割虏的锦鲤形成了个“鲤鱼跃龙门之局”。我知道他信,更知道很多达官贵人其实也信,毕竟这东西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东西,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信到这种地步上去。

    不过也难怪,在当今寒门很难出贵子的情况下,韩割虏个农村的没有任何背景的人能走到现在的地位,他会在其找原因也是正常的,更何况其实从目前的情况下来看,当年给韩割虏的爷爷看风水的那个人所算的东西都应验了,二门显贵,二门绝后,韩家走出来了韩割虏,但是韩割虏迄今为止也就韩雪个孩子,家里只有个女孩儿,对于很多比较传统的农民来说,这就已经是代表了绝后了。

    韩割虏说的话也没毛病,我也不能怪他什么,说白了其实原因也在我,不是我跟李家千丝万缕的联系,李振国不会提携他把,他也不会认为有了我这个女婿就不需要靠风水之力,说到底,这件事韩割虏也没做错什么,我也没错,错就错在被陈石头这个狗东西钻了空子。

    到这个时候,在韩雪失踪,落入陈石头这个变态的手里的时候,什么千手观音啊都被我抛到脑后了,我最关心的,还是韩雪的安全问题。

    我把情况跟陈青山说了说,陈青山也是哭笑不得,而韩割虏的司机叫小刘,小刘在听完我跟韩割虏的对话之后直欲言又止的,我这时候自然是不肯放过任何的情况,就问道:“小刘,都这个时候了,你有什么话说。”

    “也没什么,有件事我就是跟你们说下,韩家的老太爷脾气比较执拗,而且韩家人都不太好说话,上次老板说回去动坟地的事情,老太爷是差点拿着拐杖把老板给赶出来的。”小刘说道。

    小刘口的老板,自然是指的是韩割虏。他这么说我就有点奇怪了,问道:“韩叔叔怎么也是韩家的贵人吧?老爷子敢拿着拐杖赶出来?”

    小刘笑道:“这人啊,都是惯的,老板在官场上什么都按照规矩来办,但是对家里人总是心软,能帮的就帮了,这有时候人真的是不能惯,碗米养恩,斗米养仇,帮的多了,你要是有哪次不帮他们就不乐意了,那老太爷又爱面子,乡亲们求到他,不管什么事儿他都答应,哪怕是这事儿不合规矩他都会答应,好几次差点都给老板惹了麻烦,但是老板就是心软,结果现在,老板旦有什么让这帮子老乡不满意了,就要把老爷子给抬出来,你不帮就是你不孝,你说说这事儿!”

    那表面上很强硬的韩割虏竟然还有这么面我还真的是没想出来,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太多了,所谓人得道鸡犬升天,你不让他们升天还叫什么得道?我随即就问小刘道:“那老太爷就忍心看着你们老板绝后?”

    “老板兄弟四个,除了老板家个丫头之外,其他家个个的都是几个儿子,老太爷才不管老板绝后不绝后呢,他抱孙子抱到手软,上次老板说要动坟地要个孩子,不仅老太爷马上翻脸了,连老板的兄弟姐妹都不愿意了。”小刘道。

    “这又是为啥?”我问道。

    “为啥?这还不简单?因为他们怕动了坟地,地气散老板就倒台了,老板倒台,他们还能像现在这样耀武扬威吗?他们不是担心老板,说到底为的还是他们自己。也就是老板心软,这事儿要是摊上我,早他娘的跟他们绝交了。”小刘道。

    “小伙子,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人活着啊,总归是有这方面那方面的难题的,他们再不对,也是家人啊。”陈青山说道。

    小刘也知道自己失了言,就讪讪笑道:“说的也是。”

    之后我们就不再说话,小刘说的韩家的情况也真的是复杂,不过我也没放在心上,毕竟我也没想着动坟地,就是想着看看坟地到底是个什么因素,因为我跟胖子都有这方面的直觉,那就是陈石头抓走韩雪,多半也跟韩家的坟地有关,就跟当年他从南阳拐傻子回来是个道理。

    我们到了韩割虏的村子,农村的很多村落的名字都是由姓氏决定的,比如说张家庄李家庄的,韩割虏的这个村子,就叫韩家庄,因为这个村子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姓韩的,到这个村外的时候,别的不说,这个村子的路修的就足够宽敞,远远的再看这个村子,他娘的,不愧是走出了个大人物的村子,同样都是村儿,韩家庄那可要比伏地沟繁华的多了,栋栋的小洋楼林立着,相当的气派,最主要的是规划的好,村子里房子都是沿着条直线盖的,路也是笔直宽敞,整个新农村的样貌。

    韩家庄的位置并不算好,能发展成这样要说没有韩割虏暗的帮助那是不可能的,想到这个,再想想小刘说的话,我也是不禁有点悲哀,他们已经从韩割虏的身上得到了不少的东西了,现在韩割虏就他娘的想要个儿子,就这么难?

    到村口的时候,我们下了车,小刘对我们道:“老板家的坟地就在村西头,是个坟园,修的最气派的那个坟就是,你们眼就看出来了,我就不进去了,给村子里人看到不好。”

    我点了点头,跟着陈青山起进了村子,村子里牌场很多,不停的可以看到聚在起赌博的人,这在农村也非常的常见,我们俩在过路的时候,虽然已经是低着头走路了,但是因为是生面孔,还是有很多人在对我们俩侧目,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走的很快,不会儿就走到了村西头,出村儿就看到了个偌大的坟园,小刘说的没错,在坟园的边上,有个坟头上面郁郁葱葱的,我这个不懂风水的人都能感觉到这个坟肯定阴德旺盛,别的不说,上面的植物长的都漂亮不是?

    为了保险起见,我过去看了看墓碑,的确在上面找到了韩割虏的名字,我就对陈青山点了点头道:“得,错不了,我现在就拍照给胖爷发过去。”

    结果我还没拍两张呢,陈青山忽然踩灭了烟头对我说道:“叶子,坏菜了,赶紧走,来人了。”

    “我们就拍个照,又没挖坟,怕什么?”我道。

    “来者不善啊。村里的情况你还不了解,没人跟你讲道理,你看那边来了多少人。”陈青山道。

    我扭头看,好悬没把我吓的屁股给蹲在地上,那边的大马路上,来的估计有四五十号,最前面走着个精神还不错的老爷子,后面跟着的都是那种彪形大汉,光着膀子满身纹身脖子上还挂着大金链子的那种,那些人手上,个个的拿着砍刀呢。

    “我操!撤!”我把烟丢,吊腿就跑,我跟陈青山要是落在这帮子的村民手里,那绝对是没好果子吃的。

    我们开始跑,那边的老爷子大手挥,后面的那些个大汉边大骂边拿着刀就追了过来,这场面跟打仗都差不多了,结果我们没跑几步呢,我们就停住了,看着前面围过来的几十号人,我苦笑着对陈青山道:“叔,拖累你了,咱们这次是被包了饺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