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韩家风水

作品:《捞尸人

    我真的想对韩割虏骂句你傻逼啊!这个陈石头就好像是癞蛤蟆样,不咬人专门恶心人的,这家伙是个风水先生,并且肯定有定的本领,但是他不想着用自己的风水知识去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偏偏想些歪门邪道而不切实际的东西,你竟然请他来给你看风水?

    “你不是对伏地沟的人调查的清清楚楚吗?”我皱眉道。

    “我是查过,但是重点是查你,后来雪儿在知道以后就不让我查了,但是就算我继续查下去,也不可能去注意个五保户啊!”韩割虏道。

    说完,他叹口气道:“朋友引荐的时候,我看他气度不凡,怎么可能想到他是个山村里的人呢?”

    “你朋友呢?抓起来!”我道。

    韩割虏叹气道:“我刚打电话了,已经找不到人了。他本身就是个二流子,这次怪我,真怪我了。”

    ——韩割虏接下来对我说了他接触陈石头的始末,韩割虏的那个朋友,是个二流子,但是是混迹上层圈子的二流子,没什么身份,全凭张嘴巴混迹在上层社会的圈子里,就是他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但是却也都不熟,这种人看似没本事,其实是大本事的人,很多这些贵人们不方便处理的事情,他还真的能帮忙办了。

    所以这个陈石头,就是这个二流子引荐给韩割虏的。

    原因是,韩割虏想要个儿子——最近国家放开了二胎的政策。

    因为想要儿子,所以想动下家里祖坟的风水,上次说是祭祖,其实他就是暗带那个大师回去看风水呢,只不过当时陈石头说他不方便露面,只是跟在韩割虏的后面暗暗的看了,当时韩割虏还以为这个大师很低调,现在才知道,这个陈石头只是怕韩雪把他给认出来罢了。

    韩割虏在说完之后,我忽然想到了傻子,当年这个陈石头去南阳把傻子拐走,不就是因为看出了傻子家里的坟地不同凡响,知道了傻子是个天命阴女,所以才拐走的吗?这家伙每次以风水师的身份出来行走,定然是抱着某种目的的,很明显,他这次开始的目的,就是韩雪!

    看着韩割虏那懊恼的模样,我不禁叹了口气道:“韩叔叔,你别自责了,这件事,说到底,是冲着我来的,我坏了陈石头的大事儿,结果他要报复我,因为我不在,所以报复到了韩雪的身上。”

    接下来,我就把陈石头的事情对韩割虏说了说,但是时间紧迫,我肯定不会去说的那么详细,韩割虏能在政坛如鱼得水脑子肯定是好使,他也很快就明白了其的关窍,但是明白之后他的脸都白了,道:“这个陈石头不会是拿雪儿去献祭吧?”

    “不定,估计不会,十二道鬼窟已经发生了变化,那里面的尸王被我爷爷镇压了,他就是想献祭,给谁献祭呢?”我道。

    “韩叔叔,你不要慌,现在你让警察先去找你那个朋友,挖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给挖出来,还有,让警察继续去伏地沟,陈石头不在了,去把他的三个儿子给抓起来,随便定个罪名不是什么难事,陈石头那个人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他那三个不劳而获的蠢货儿子,抓起来往死里打,逼陈石头现身!”我道。

    韩割虏点了点头,马上下了楼去对那些警察安排,过了会儿,韩割虏上了楼对我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

    “我准备去趟你的老家,陈石头不会是单纯的报复韩雪,他在事先接近了你,看了你家的风水,估计是从你家的风水上面发现了什么,我必须去看看。”我道。

    “你还懂风水吗?”韩割虏问道。

    “我不懂,但是我的那个胖子朋友,他是个风水大家,不仅师门极其牛逼,血脉家族更是说出来吓死人。”我道。

    说完,我直接拿出了手机,我不知道现在胖子在哪里,如果上了昆仑山的话昆仑山上会不会没有信号,但是我现在能想到的人除了胖子之外没有别人,所以这个电话我必须打,好在拨通了电话之后,那边没有提示我关机,也没有说不在服务区,胖子很快接到了电话,他道:“怎么了小叶子,这么快就想胖爷我了?”

    “想个毛,有正事!你先别回师门了,赶紧回来趟!”我道。

    说完,我快速的把事情跟胖子说了遍,说完胖子也惊呆了道:“不是吧?韩雪家的坟地也有问题?难道说韩雪也是个天命阴女,陈石头又要献祭?”

    “不知道,但是问题肯定在韩家的祖坟上!你快点回来成不成?”我道。

    “我赶回去也没这么快啊,妈的,你是不知道,上次那老东西不是拿走了胖爷我的玉佩吗?我要他就还给我了,你猜怎么着,他还给胖爷我的那是个假的,真的被他掉包了!”胖子骂道。

    “我说胖爷,孰轻孰重分不清吗?玉佩重要还是你弟妹重要?”我道。

    “啧啧,不见的时候装的跟个忧郁小王子样,现在见不着了就受不了了不是?你啊,就是惯的,我在的这边没机场,我得先赶车再坐飞机过去,来回得两三天。这样,你先去韩雪的老家看看,然后把她家的祖坟拍图片发胖爷我微信上,各方位无死角的都给我拍拍,咱先搞清楚韩家的祖坟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再说,磨刀不误砍柴工不是?”胖子道。

    胖子最近变的话痨了起来,不过听他说的样子,他此刻应该是在个小县城当,我知道山村里交通的不便利,但是他肯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胖子句话说的不错,磨刀不误砍柴工,我就对韩割虏道:“韩叔叔,现在方便带我去趟你的老家吗?我得把祖坟的照片发给胖子看看,你那边也抓紧,咱们两不耽误。”

    “好,我现在就让司机送你过去。”韩割虏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似乎是有点欲言又止,不过我实在是太过着急,也没有去追问。

    韩割虏很快安排了司机送我过去,因为去韩家老家路过了我们的县城,刚好那时候陈东方给我打电话问什么情况,警察怎么来把陈大奎他们三兄弟给捉走了,我想,我自己个人办事多少会有点不方便,就让司机顺道的接了陈东方,在车上,我把大概的情况给陈青山讲了讲,陈青山听也是阵懊恼,他抱着头道:“早些时候就应该把陈石头给处理了!”

    “谁他娘的知道这东西这么恶心人?”我道。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接到了韩割虏的电话,我道:“陈叔叔,怎么了?”

    “叶子,有件事,我想了半天,感觉还是得告诉你。”韩割虏在那边犹豫的说道。

    我因为着急,马上道:“都什么时候了,还磨叽什么?还有什么隐情!你赶紧说!”

    ——我这着急,都忘了这是我的老丈人,还是我们这的父母官,我这么对他说话,害的司机差点下子把车给开到路沟里了,他看着我满脸不可思议,估计是在好奇,我他娘的个村官女婿,咋敢这么跟老丈人说话。

    韩割虏也没有因为这个生气,他在电话那边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家的那个坟地,比较特殊,那是我爹早在ge的那几年,找个风水先生给看的,说只要把我爷爷的尸体埋在那里,我们家必定会出个贵人。”

    “然后呢?”我问道。

    “只是那个风水先生也说了,后人贵,绝对贵在二门人上,也就是家的排行老二,这个老二可以贵,但是有个缺点,就是绝后,也就是断了香火,而我,刚好是家的老二。”

    “口气说完啊!”我急切的道。

    “我是村子里走出来的,你也知道,我信风水,就是因为这个,村子里的人也认为,我能走出村子,当上官,是这个风水起了力,而且也的确,我虽然走出了村子当了官,可是我却只有雪儿个女儿,没有儿子,最近雪儿认识了你,我知道我这次的升迁是因为李家的提点,加上二胎政策的放开,我就想着,有了你这个乘龙快婿,我就不需要村子里的风水之力了。所以才有了动风水的想法。”韩割虏说道。

    我这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吞吞吐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