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韩雪失踪了

作品:《捞尸人

    我跟胖子这聊就聊到了深夜,不得不说,胖子的话把整件事情明了了不少,但是却也把整件事情带到了个新的高度,仙界,另外个世界,轩辕家族这些我之前陌生的名词进入了我的世界,胖子回房间之后,我倒了杯酒站在窗户前面,看着外面略微冷清的街道和那亮着的为数不多的灯火,我虽然迷惑了起来。

    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那昆仑山里面,在我不知道的领域里,到底有多少真相在隐藏着?我从小到大接触的教育,我的整个人生观价值观,都因为这年多的经历而崩塌。

    我变的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世界了。

    第二天大早,意料之外却也意料之的胖子不辞而别了,因为昨晚说到最后胖子说了他不喜欢告别,因为那不是大老爷们儿应该做的事情,特别是照顾了我这么久之后,以后身边要是没有我这个拖油瓶会不习惯,我就知道他会悄悄的走,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个人又在拉萨待了天,之后买了洛阳的机票回了洛阳,到了洛阳之后,我没有停留,直接回到了伏地沟,到了伏地沟的时候,在看这个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村子,我不由的感觉到陌生起来,我的账面上多了很多钱,看那个零我已经是头晕眼花,小七在之前给我来了个电话,说那些钱没有办法直接打到我的账户上,只能先给我些零花的,但是这个零花的,已经超脱了我之前对钱的认识。

    我站在伏地沟的村外,站了许久,最后被乡亲们认了出来拉回了村子,我妈跟柱子叔,还有陈青山早就在村口接我,我之所以要站那么久,就是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韩雪,可是韩雪不在接我的人行列的时候我心里又很不是滋味儿,按照以往,她绝对远远的看着我眼的迷离,可是这次,她去了哪里呢?

    我回了家,进了我的房间,韩雪的东西都还在屋子里,我的那些旧衣服,每个都被她洗的干干净净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柜子里,她还把用她的手机给我们俩照的合照洗出来张摆在我的床头。

    我看着照片,看着照片里韩雪嘟起的嘴巴,不知道怎么的泪流满面,在雪山之我没有哭,路上我没有哭,但是在这刻,在我们俩的房间里,我抱头痛哭。

    个充斥在阴谋里想把我杀掉的千手观音。

    个现实生活在我身边单纯而善良的韩雪。

    我不知道我该何去何从。

    我妈这时候推门进来,她摸了摸我的头道:“孩子,想雪儿了吧?你给她打个电话吧,她说回家去祭祖,结果就没回来了,都有半个月了,孩子们都吵着要韩老师,村长打了她几次电话都没人接。”

    我在瞬间愣住了,我只当韩雪还在上课不知道我回来的消息,她已经走了半个月了?我想摸手机,却发现我的手机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丢掉了,我就道:“她已经回去半个月了?没有回来?也没有打电话?”

    “恩,我以为可能是她家里有什么事儿吧,村长说你不在,她个人待在这里无聊所以想回去,毕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妈道。

    韩雪不可能半个月都不回来的,特别是孩子们还在上课的时候,就算她有什么急事儿的话,也会给陈青山交代下让陈青山做出安排,我太了解她了——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忽然出来了个声音问自己道:“我真的了解她吗?”

    “估计她有什么事儿吧。我等下去买个手机给她打个电话。”我对我妈道。

    不可否认我非常想她,但是这时候,我却感觉假如她就此从我的生命里消失,那对于她,对于我未尝不是件好事。

    ——结果是我在伏地沟待了两天,在第三天大早,我就坐车赶到洛阳去,因为心里纵然有万般的借口,我还是无法阻止看到这个房间里的切,我就不可抑制的想她这个事实,到了洛阳之后,我到了韩雪的家里,对于韩雪的家,我已经轻车熟路了,只是到家里的时候,只有韩雪的妈妈在家,她爸爸韩割虏不在。

    韩雪的妈妈看到我,还是很高兴的,她拉着我道:“怎么个人回来了?雪儿呢,没跟你起回来?你等着啊,阿姨去给你做饭,等下你韩叔叔就回来了,他升值了,说要跟你好好的喝两杯呢。”

    韩雪的妈妈说完就要去忙,结果我却拉住了她道:“阿姨,难道雪儿不在家里吗?”

    “你这孩子,说胡话呢?你还没回村子去吧?她直不在家啊!”韩雪的妈妈道。

    “我刚从村子里出来,她已经回来半个月了啊,说是回来祭祖,直都没回去啊!”我这时候下子就慌了,什么千手观音什么鬼裁缝的都被我抛到了脑后,我心里就个想法,那就是韩雪去了哪里?

    上那么多女生被拐的新闻,她那么漂亮的个女孩子,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韩雪的妈妈很快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慌乱,不过她看就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她马上给韩割虏打了个电话让韩割虏赶紧回来,之后又给公安局哪里的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件事情。

    ——韩雪是回来祭祖了,但是她在祭祖之后就离开了家里,说是要回村子里给孩子们上课,这是韩雪妈妈的话。

    那她能去哪里呢?

    韩割虏很快就赶回了家里,到家里之后,不会儿,大队的警察,还有那天被胖子胖揍的那个叫什么破军的爸爸,也就是韩割虏的顶头上司也都来了,韩割虏也没有对那些警察发脾气,对他们说了大概的情况之后,语气急切但是却不急迫的让警察们赶紧去查。

    韩割虏马上升迁,这是李振国对我的承诺,他现在可以说还算是颗政坛上冉冉升起的新星,有李家的照拂,以后前途自然不可限量,所以那些人也不敢怠慢,甚至后来来了几辆警车,搬了很多设备过来,直接在韩割虏家办公。

    警察们的办案方法我自然是不了解,大家也都没吃午饭,等到两三点的时候,终于在个监控上,看到了韩雪的身影。

    那是韩雪下了出租车,准备坐上去伏地沟的巴车,这时候,有个人拦住了韩雪,在跟韩雪搭讪,之后韩雪跟着他消失在了视频画面上。

    “操他妈的!陈石头!老子弄死你!”视频画面上的这个老头,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这个人就是陈石头,伏地沟的陈石头!

    “你认识?”那个把手问我道。

    “恩,伏地沟的陈石头。我们村的五保户。”我道。

    “马上布控!立马抓捕!快!”把手马上发号施令道。

    我拿出刚买的电话给陈青山打了过去,因为以前我们也是搭班子的,所以陈青山的电话我还记得,打过去问,我挂断了电话对他们道:“别让他们去伏地沟了,陈石头失踪了快个月了。”

    就在这时候,韩割虏黑着张脸对我说道:“叶子,你来下。”

    我点了点头,跟着韩割虏上了楼,上楼之后,韩割虏点了根烟,他点烟的手都是哆嗦的,他道:“那个人,是你们村的?”

    “恩。”我道。

    “他是不是个风水先生?”韩割虏接着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嗯?是,您怎么知道?”我问道。

    韩割虏拳头砸在了墙上,他瞪着眼道:“是我的错,雪儿要是有什么问题,我不会原谅我自己。”

    “怎么了?你请那个人给你看风水了?!”我张大了嘴巴道。

    韩割虏点了点头道:“个朋友介绍的,我没想过,那个所谓的风水大师,竟然是你们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