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地宫

作品:《捞尸人

    最后我自己也感觉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有蛮丢人的,就抹了把脸,在这时候我看了眼我大哥,发现大哥在看着我,对我点了点头,其实在刚才醒来的时候,我甚至分不清楚到底跟胖子绝对算是个梦,还是说从我跟胖子从大哥带路的那个孔洞走出来就已经算是进入梦乡了。

    大哥的这个眼神和点头无疑是告诉我,只有我跟胖子决斗的场面,站在昆仑之颠的场面才算是梦。

    “叶子,你怎么回事儿,走岔路了?”在我站起来之后胖子问我道。

    “可能是吧,走着走着就走岔了,主要是这里面都是团金色,那个岔道做的又不明显。”我道,我不准备对胖子说到底经历了什么,主要是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去表达我在走岔路之后的经历。

    说我看到了另外个胖子,这个胖子是胖子内心深处的自己?

    我又看了看陈东方跟大哥,其实这时候我非常好奇,他们俩看到的东西是什么,在大哥的陈东方的内心深处又是装着的怎么样个自己?

    之后胖子告诉我,他们是听到了我在另个孔洞里的呼救声,但是等他们去救我的时候,发现我竟然睡着了,只不过在睡着了之后眉头紧锁,似乎是在做什么噩梦,他们没有叫醒了,之后我自己醒来之后的事情我就算自己知道了。

    之后我们其实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讨论这件事情,因为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都算来了这里,胖子在这时候打了个照明弹,这东西是他从刘开封手下那里搜刮来的装备,照明弹瞬间把这个地方给照的透亮,我看到了我们前面的东西,这是个偌大的金色地宫,在这里,其实最不缺的就是金子,所以整个地宫的结构就是用金砖铺就而成,在这个地方,我们已经见过了太多的金色,所以金子对我们来说就是个颜色而已,甚至因为颜色的单我看的都有些眼晕,眼前的这个巨大的地宫,主体的砖瓦是用金砖打造,但是地宫的大门,却是青铜大门。

    在青铜大门的前面,则放着个巨鼎。

    这个鼎,跟我们国至宝司母戊鼎都点想象。

    “你们有没有发现个奇怪的地方,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在形成黄金,唯独青铜器没有?”胖子问道。

    “那是因为这里面有神秘的力量,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东西,这个力量,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变成金子,就跟时间可以把地面下的植被层变成煤个道理,打个比方,胖子你在这里住上几万年,等到时候我们发现你,你就会变成个金胖子。”我道。

    “金三胖?”小七捂着嘴笑道。

    “你怎么知道?”胖子则皱着眉头问我道。

    “因为我在那条孔洞通道里,见到了个喇嘛,那个喇嘛半个身子已经被金化了,半个身子是干尸。”我对胖子说道,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砰砰的乱跳,因为他再问出来,我几乎都要说出来他的事情了。

    “其实我也这么想过,你们注意到了没,这座金矿,按理来说挖到越深处金子越多是正常的,可是路上走来,我却有种金子是种植物,在慢慢的往外长的感觉,我甚至都想,假如再经历些年头,这座山都可以变成金山。”陈东方道。

    陈东方说完,大哥点了点头道:“这可能跟叶子那金色的血液有关。走吧,终于来到了这个地方,希特勒认为这里可以时光倒流,有人认为这里可以见到真神,到底能看到什么,就看我们几个了。”

    “不是,你们的意思是说,这里面有神秘的力量,可以把除了青铜器之外的所有东西都变成金子?青铜器是个意外?”胖子道。

    “你怎么还在纠结这个?不过现在看来的话,还真的是这样。”我道。

    “看来青铜器是神器,做成青铜器的办法是从神那里传过来,不是没有说法的啊。”胖子道。

    他在说这句话之前,其实我以为他会对我们说玉皇道九龙阵的事情,想到这个我就迷糊了,那个“胖子”告诉过我玉皇道的秘密,什么九龙阵,龙生九子碧水金睛兽的,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个地宫,我见过。”就在这个时候,沉默了许久的那多说道。

    “嗯?你做梦见过吧?”胖子道。

    “不,我看这个巨鼎,还有这道门我想起来了,没错,这就是我们祖先的埋骨之地。绝对错不了。”那多脸色潮红的说道。

    “你这话不是扯淡嘛,你是说炎黄二帝把你家祖先蚩尤给杀了埋了,埋了之后又把你们祖先坟地的地图给了你们?”胖子道。

    “不是这样,传说有定真实的成分,但是绝对不是全对的。这个地方,是我们的族人,为我们先祖修建的。”那多说道。

    说完,那多忽然对着那个巨鼎张开了嘴巴,嘴巴里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这个声音听的人非常的不舒服,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在那个巨鼎之,也有“滋滋滋”的声音传了出来,似乎是在回应那多样。

    紧接着,有条黑线,忽然从那巨鼎之“游”了出来,并且朝着那多快速的“游”了过来,胖子骂了声我操,我打开手电看,这条黑线竟然是黑色的虫子,他们是呈着条线状在走罢了。

    那多俯下了身子,那些虫子顺着他的手爬进了他的身上,这些长相奇怪的黑色虫子看的我身的鸡皮疙瘩,我从小就对腿多的昆虫有点过敏,但是那多却摸着这些虫子的脑袋,而这些虫子在他的手上撒娇样。

    “饿坏了吧?”那多笑道,说完,他竟然划破了自己的手,任凭那些虫子在伤口处吸着他的血,我看着得吸大碗,在吸完之后,那黑色的虫子竟然把变成了血红色。

    “妈的,这幸亏是让你来了,不然就我们来到这里,这神不知鬼不觉的虫子最为要命了,不过这虫子竟然这么顶饿啊?”胖子道。

    “只要不被外力杀死,它们可以无限的休眠,现在你们相信我的话了吧,其实在来这里之前,我也不相信族里的传说是真的,传说我们的祖先的确是跟炎黄二帝有了决战,但是绝对没有被杀死,实际上他在决战之前,就让族人给他在这里修建了个地宫,修建地宫的工匠们,都被族人们用蛊虫杀死在这里做了陪葬。”那多说道。

    说完,我们起走到了那个巨鼎的边上,这个巨鼎有人多高,胖子搭了个人梯拍了拍肩膀道:“叶子,你上去看看。”

    我爬了上去,而陈东方跟李青则是稍微的个借力,就跳到了这个巨鼎之上,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之后,我们不得不相信那多的话,因为这个巨鼎里面全是尸骨,这些尸骨非常的完整,不是被刀剑所杀,应该是死于蛊虫。

    胖子之后自己爬上去看了看,他看着那多道:“你们族里还有什么传说,并说了!那些都是真的!”

    “祖先最后的战,是为了族人们争取好的生活环境,不是为了他自己,因为那战,不管是战胜也好,战败也罢,他都要走了,回到他生活的地方去。”那多说道。

    那多说完,胖子拍大腿看着我道:“叶子,听到了没?对上了!这些B玩意儿,就不是咱们这儿的!”

    “那是哪里来的?”小七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