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又一个胖子

作品:《捞尸人

    每次别人提起玉皇道,我心里总有个疑问,那就是玉皇道在这整件事到底扮演了个什么角色,从开始听到玉皇道这个名字到现在,在很多事情上我得到了很多个版本的答案,有时候玉皇道是带领原人士抗击千手观音和鬼裁缝的英雄,是守护我的,可是有时候,玉皇道却想杀了我。似乎玉皇道在这整件事情的目的到现在都还不明朗。

    “胖爷,你说的这些我都听不明白,你是玉皇道出来的人,你说说,玉皇道到底算是正派还是反派?”我问胖子道。

    胖子皱着眉头,憋了半天说道:“这个我还真跟你说不上来,毕竟我在玉皇道的时间并不多,但是我可以这么跟你说,玉皇道虽然在有些行为上算不上什么正派作风,但是绝对算不上反派,因为师傅那老头脾气怪是怪了点,但是他这个人就跟他的名字是样的,何安下嘛,何以安天下,如果玉皇道是邪派,那老头绝对不会跟玉皇道沾上半点的关系,甚至说还会跟玉皇道为敌,这就是他的脾气。”

    胖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对我摆了摆手道:“差点被你带沟里去了,你知道胖爷我刚想到了什么不?我感觉师傅老头说的九龙阵缺的那个东西,或许就是你,玉皇道比所有的人都清楚你的重要性,但是在对于你的问题上,玉皇道似乎非常的纠结,他们想要你活着,又怕你成长,换言之,他们需要你,却又畏惧你,他们或许也有自己的顾及。”

    “说了半天,还是不清不楚的,走吧,咱们赶紧往前面走,别等下真的出什么事儿了,这次你还真别指望大哥能来救咱们。”我道。

    胖子点了点头,我们也没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我把这个干尸喇嘛放好,对他作揖道:“这位老前辈,得罪了,希望您不要怪罪。”

    说完,我点了根烟放在他的前面道:“香我没随身携带,这玩意儿您可能不习惯,二十世纪的东西,过滤嘴的,您尝尝。”

    说完,我就要继续往前面爬,但是就在我转身的瞬间,我眼角的余光扫到了这个干尸喇嘛的脸,在那瞬间,我放佛看到他的嘴角勾起了个弧度,那个弧度是在对我笑。我猛然的回头,发现还真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干尸喇嘛的脸上,勾勒出了个奇怪的笑脸,这个笑脸有点像是那个纯金的地藏王菩萨像。

    “胖子,这干尸是开始就这么笑着的吗?”我打了个哆嗦问胖子道。

    “没注意,可能是吧,都被你开膛破肚了,要真的有问题早就有了,别想那么多了,走。”胖子道。

    我又看了这干尸喇嘛眼,发现他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浓烈,甚至于他的眼睛,我此时也感觉是盯着我,仿佛是在看个死人般,我对着他的脑袋就是巴掌骂道:“给你上个香你还嘚瑟上了,看个毛线!”

    说完之后,我直接就往前面爬去,胖子跟在我的后面也就这么爬,没爬几步了,胖子忽然哎呦了句道:“我操,那干尸拉住胖爷我的腿了!”

    我回头看,发现胖子不停的在那里挣扎,但是他实在是把这个孔洞给填的太满了点,所以根本就活动不开身形,最后胖子发了狠,直接猛的蹬腿,就把那个干尸喇嘛给甩开了去。

    “没事儿吧?”我问道。

    “没事儿,你说这家伙也是欠抽,你就这么对他他都不敢动,结果就来欺负胖爷,这是拿胖爷我当软柿子捏的吗?”胖子道。

    “你别忘了,在这个地方,哥们儿就是神。”我道,说完,我就往前面爬,没爬会儿,我看到了前面的光亮,这是手电的光,最重要的是,我还听到了说话的声音。看来这条路上也没有什么危险嘛不是?大哥选那条路出来,或许就是为了故弄玄虚,我正准备张嘴对大哥说我在这里呢,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前面在通道的尽头,传来了胖子的声音。

    我下子就愣住了,我回头看,胖子在我的身后,还在满头大汗的爬着,他看到我不动了,还催促我道:“你愣着干嘛呢,往前走啊!”

    我的头皮下子就发麻了,冷汗顺着我的汗毛眼就疯狂的往外冒,他娘的胖子在我的身后,前面说话的声音又是谁啊?

    “我有点累了,歇会儿,抽根烟。”我假装不动声色的道。

    “抽毛啊,都快到了,这地方空气不流通,静他娘的是烟味儿。”胖子道。

    我丢给他支烟骂道:“你让我抽的二手烟还少了,BB什么呢?”

    说完,我把头给靠在了金色的墙壁上,因为这样的话,我能听到对面的声音来的更真切点,我假装很累的闭上了眼睛,其实是在听那边的说话。

    那边似乎是大哥,陈东方还有胖子在争吵,争吵的内容就是我去了哪里。之后我就听到那边的胖子说道:“你们别这么看着我,胖爷我怎么知道?我直以为他在我前面趴着呢,谁知道到这了不见人了?会不会是这孔洞有什么机关,叶子掉进去了?”

    “不可能,机关的话,为什么会把叶子个人掉进去,而且你没有发现?”陈东方质问道。

    “反正胖爷我不知道,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去找叶子去?”对面的胖子说道。

    之后,我忽然就听到了对面脚步声,他们似乎四散而去去找我,而这时候,我看了眼胖子,发现这时候的胖子的脸变成了黑色,他的脸上挂着笑,这是种非常陌生的笑脸,我下子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层,但是我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想要踹胖子脚骂道:“你他娘的这么看着老子干嘛?吓人啊!”

    胖子却伸出了手,下子抓住了我的脚,他的脸上依旧是挂着那样的笑,他看着我道:“你都听到了对吗?”

    本来我还有种幻想,那就是在我前面的说话声音才是我的幻觉,结果胖子的这句话,无疑是在告诉我他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并且他已经承认了他不是胖子。

    我慌忙就要抽回脚,结果胖子却拉着我的脚拉的很死很死,我的另只脚踹在他的脑袋上,他却直不松脚,我对着他就骂道:“你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胖子对我笑着,也不说话,我脚就踹在了他的脸上,结果这脚,我竟然把胖子的脑袋给踹了下来,那滚落在边的脑袋依旧是挂着笑脸的看着我道:“你猜我是谁?”

    之后这张脸忽然变了,变成了那个干尸喇嘛的样子,这时候我才是真的慌了,我在想我是什么时候着的道?胖子跟在大哥的那个孔洞并没有绕出来,他也不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出来的,依照胖子的体型,我就算想要退出来,也不可能绕过他。

    这就只有种可能,在大哥他们过的那条孔洞,有个岔道,在那个岔道里跟在我后面的胖子就被掉了包,变成了这个胖子的模样。然后勾引我从另外条岔道里退出去,然后把我引来了这里。

    就在我想这个的时候,“胖子的只手”抓着我的脚,另只手提着自己的脑袋就摁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的脸上挂这那样的狞笑道:“你以为我会那么容易的让你见到他吗?你必须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