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金矿

作品:《捞尸人

    就这么慢慢的走着,走着走着我甚至都以为我们费劲千辛万苦找到的地方并不是沙姆巴拉,而是个普通的矿井,最重要的是,这里面的温度相对于外面的冰天雪地是真的高,我们都脱下了厚重的外衣,这种温暖的环境很舒服,再加上四周的空洞和无聊让我走的有点昏昏欲睡。

    我想要休整下,毕竟最近赶路什么的强度也真的是大,但是看他们各个走的兴高采烈的我就不好意思说什么,特别是胖子跟小七,路上有说有笑的,胖子这家伙为了博美人笑,直在用黄符给小七变戏法什么的,要是他的祖师爷知道那用来降妖除魔的法术竟然被他这么不孝子孙给用来逗女人开心,估计能巴掌把胖子给扇到十层地狱那边去。

    就在这样的状态,我们继续走了半个小时,我终于忍不住问道:“我说,我们到底是来了个什么地方?”

    “快了。”那多说道。

    “快了是多快?”我问道。

    “就在前面,不要着急,按照我们家族的记载,这里的原住民其实在这里生存了几百年的地方,开始的时候,他们认为这里是个普通的金矿,是在开采的过程发现了些东西,之后才引发了系列的东西,所以说矿洞很长。”那多说道。

    我见了太多的问什么都脸不屑或者说不能说的人,所以我随便不耐烦的开口就换来了那多的解释,让我下子对那多的改观转变了许多。

    “叶子,胖爷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很感动有人能这么温柔的对你说话?你也不想想,他可是对你下跪的人,你身上流的可是他们祖先的血脉。”胖子道。

    我就知道胖子这时候忽然插嘴肯定没什么好事儿,果不其然,他马上转头对那多问道:“那多啊,你们是怎么知道叶子的事情的?”

    “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家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因为我们的传说就是我们的神,是身上流着金色血液的人,特别是后来,我偷偷的放了几个蛊虫过去,那些蛊虫非常害怕他,我就更确定他就是那个人,在有些时候,蛊虫的判断比我们人的判断会更加的可信,因为人可能加点自己的思考进去,但是蛊虫却是本能。”那多说道。

    “啧啧,真有意思,那你们家族的人,就真的没有告诉你们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吗?”胖子问道,这个问题他刚才就问过那多,那多不肯回答他,这次也样,在他问完之后那多就脸红的摇了摇头。

    我渐渐的就发现了那多的习惯,他在知道却不愿意说件事的时候就会脸红,因为知而不答,这有点算是撒谎,从这点上看的话,那多倒是非常的可爱,这起码比大哥那种老子知道但是老子就是不说老子不说是为你好你能拿我咋地那样的态度好的多。

    路途因为我们跟那多的交流而变的不再那么沉闷,而不沉闷,你就不会执着于去算你到底走了过久的路,我们就这么走着,走着走着,前面的矿井就发生了变化,因为我们在前面发现了在两边的石壁上,夹杂了很多的黄金,这可不是金沙什么的,就是可以看到在石头的夹层里有金块,胖子挖了几个下来,陈东方看了看,也是不由的惊叹道:“这种已经是类似狗头金了,金的纯度很高,别的不说,谁要是发现这个金矿重新开采,那绝对是要富可敌国。”

    “在国外可能还行,国内你就算了吧,只要是地底下的东西,那都是国家的。”胖子笑道。

    我们谁也没去拿那些黄金,说来我们这些人也奇怪,明明是路都在探险,但是却能对黄金无动于衷,再想想我以前可是个月就拿千二的村官,每天块钱都要算计下怎么花,现在却能对黄金脸的淡定,这切都要归根于我这年多以来的经历,说起来还真的是不胜唏嘘。

    “奇怪,这里的金矿明明是采过了,却为何还有这么多的金子留下来?”陈东方看着两边的石壁道,因为这里的石壁,明显的能看到开采过的痕迹。

    “因为这里的黄金数量骤然的增多了,这种小块的金子他们已经不屑于要了。财富伴随着危险,就是这个道理,前面的整块石壁都会是黄金。”那多道。

    果不其然,我们继续往前面走,发现前面的黄金更是惊人,但是前面的这个地方,开采的痕迹并不明显。

    “竟然是真的。”看着这黄灿灿的金光胖子忍不住问道。

    “所以你知道什么,说吧?”我看着胖子道。

    胖子摇了摇头,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黄金把他的眼都给闪晕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接近了目的地的原因,胖子开始不再说那么多的话,而是脸色凝重。

    他说道:“杨筠松在昆仑山留下的东西并不多,他只是说,在这个洞穴是,是个遍地都是黄金的地方,胖爷我看这句话就当笑话来看的,别看咱们不喜欢这些,这世间喜欢这些东西的人可多了,真的要有那样的黄金储备量,早就有人疯了样的掘地三尺了。”

    “黄金只是种金属罢了,家族里的记载,这里的原住民真的见多了黄金,这就好比天天大鱼大肉吃习惯了猛的吃个窝窝头就会很高兴样,这里的原住民更喜欢白银,当时有很多商人都会守在雪山外,用些白银饰品玩物换他们成块的黄金,我的先人们,就是靠这个消息才找到的这里。”那多说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胖子盯着他笑道:“小哥,你这么谨慎,还是说漏嘴了吧?凭着黄金找到的这里,怎么回事儿?你给解释解释呗。”

    那多脸红,也自知失言,马上就不再说话。

    这时候我也兴奋了起来,虽然不喜欢,但是看着这些黄金也足够让人高兴了,但是就在前面,地面上的石块什么的忽然多了起来,这也是路上唯出现的插曲,那多道:“我们要到的地方就在前面了,就是挖到那里的时候,出现了这里的人无法应对的情况。”

    我们翻过了这个拦路的石块,在前面,我们发现了个金碧辉煌的庙宇,这个庙宇不算大,就是个普通的小庙的格式,用金碧辉煌来形容这个点都不过分,因为这个庙,就他娘的是纯金打造的,里面都是些造型奇怪的佛像,但是这些佛像,跟外面的神庙里的佛像就差不多的样式。

    “这是喇嘛的佛像,虽然佛样,但是造型却不样,就好像现在泰国印度等地的佛像跟国的就不样罢了,每个地方都会带点自己的特色。”柳青瓷道。

    “假如胖爷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庙里面供奉的绝对是地藏王菩萨。”胖子在这个时候却忽然的来了这么句。

    “你怎么这么说?”我问道。

    “因为不管是哪里的佛,佛像可以不样,但是每个佛镇守的地方是样的,地藏王菩萨乃是镇守十层地狱的真佛,你想想,好端端的在这么个矿井里建造这么个庙,说明这些人已经在这里遇到了危险,但是开始估计他们并没有当回事儿,所以想建庙来镇压,这里是地下不知道多少米的洞穴,里面有怪物的话,他们自然是要请地藏王菩萨出来。”胖子道。

    说完,我们走进了这个寺庙,在寺庙的主殿里,我们果真看到这里供奉的是个地藏王菩萨。

    那佛像不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进这个寺庙里,我忽然就来了感觉。

    那是种心脏狂跳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