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下洞

作品:《捞尸人

    不是大哥在找胖子的麻烦,也不是大哥的问题有多尖锐,而是说胖子刚才的推测本身就有太多值得去推敲的地方,按照他的说法,柳青瓷所有的族人们都已经死在了苗人最后在这里布置的雪虫之,但是那四个喇嘛,的确是从这里走出去,并且走到了黄河的风水眼里去限制千手观音最件事的,这点上绝对毋容置疑。

    其实这也是我们当下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不管是这个城市的原住民也好,还有后来找到这里来的柳青瓷的那些族人也罢,他们的生死之谜,目前看来他们是死了,但是却也有他们还活着的证据,那四个喇嘛就是最直接的证据之,当然,我们也并没有看到什么关于他们的遗体。

    大哥在怼完胖子之后,马上就看向了柳青瓷道:“所以你要那些带队的喇嘛全部都诈尸变成尸体,是因为你知道那些带队的喇嘛是要进入那个洞穴的,你的本意是阻止我们到达那里,谁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在带队的喇嘛们都被胖子处理了之后,你发现你自己找不到那个洞穴了,所以才再次的接近了我们,对吗?”

    不同于胖子怼柳青瓷,大哥说柳青瓷要更有说服力点,毕竟大哥不是个会信口开河的人,他说的每句话都是有自己的深思熟虑的,而且这次,柳青瓷似乎也没有让我为难去跟大哥辩解,而是看着大哥笑道:“都夸你孙仲谋聪明,看来真不假,你猜对了,现在看来我从开始就错了,我以为那个洞穴必然是在失落古城的寺庙之,谁知道离那里还有定的距离,这个距离让我个人找年也未必能找的到。”

    柳青瓷出人意料的坦诚,而大哥则淡淡的看了她眼道:“相对于韩雪,我更喜欢你,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陪在叶子身边的,我都希望你可以老实点,更要清楚叶子的重要性,你要在这上面动什么手脚的话,不需要我出手,这天下有的是想杀你的人。”

    柳青瓷拢了拢头发,她这个动作总是让我感觉她有种别样的魅力,特别是每当这个时候,她都特别的安静,她对大哥点了点头道:“我这么早就把自己给了他,未尝不是逼自己对自己的男人忠诚,这点,你可以放心。”

    “那就好。”大哥点了点头,他扭头对那多点了点头道:“走吧。”

    那多在看到大哥的时候,脸变的更加的红,甚至都有股子羞涩在里面,看的我身的鸡皮疙瘩,我都不知道这俩人是怎么做发小的,因为大哥是个绝对的直男癌,但是那多在我们面前却表现的非常羞涩,这是个腼腆的男人。这样的两个人竟然是从小认识的朋友,这简直是个奇迹,起码我认为,大哥是绝对不会跟个动不动就脸红的男人玩到起的。

    胖子刚被大哥的话给怼了顿,不过这家伙脸皮也厚,马上就跑上去缠住了那多去问东问西的,我竖起耳朵听了下,无非就是问那多他们是怎么知道这里下面埋的是蚩尤的,当然他们的计划又是什么之类的,这些问题我自然是也好奇啊,但是我不好意思去找那多问,就想着这么听下也好,谁知道不管胖子问什么,这个那么也不恼,更不说话,就是轻轻的摇头什么都不说,从这方面去看的话,这点那多跟大哥又很相像。

    问了几个问题吃瘪之后,胖子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我们身边,到了身边没老实会儿,他有继续开始折腾了,竟然是拿着根棍子在地上画了个小人,我问他是做什么,他说他是给陈东方和李青留记号。

    最近我有种感觉,那就是健忘,不是胖子说起陈东方和李青,我几乎差点忘了这俩人已经夺路而逃了,甚至有可能是已经先我们步进入了那个洞穴之,我不愿意去怀疑起出生入死的人,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心这会影响到大哥的计划,就去找大哥提了嘴,结果大哥似乎并不愿意把这个放在心上,他对我说道:“不用担心,是他们进不去,二来你知道为什么我最后同意跟六爷练刀吗?你知道我对那个爷爷的感情,不是不愿意学六爷的霸王刀,这是底线,可以我的底线后来破了。”

    我没再问,大哥的意思我也明白,就是他现在对我还没有见过的弯背老六非常信任,那作为弯背老六最信任的陈东方也给予了信任。

    我们在前面,遇到了陈东方和李青二人,他们俩就在那道门的前面,当我们过来的时候就走了出来,陈东方看到了那多带着我们,明显的愣了下道:“刘开封和他的人呢?”

    “老陈啊,你是没看到,全被这个害羞的小哥给点了天灯了,那瞬间人就没了,跟放烟花样。”胖子说道。

    陈东方听完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他并没有跟我样会好奇的问怎么回事儿,以他的聪明,看到那多跟我大哥走在起就能多少猜出来点什么,过了下,他问道:“刘开封留在这里,真没事儿?”

    大哥点了点头道:“没事儿,这是六爷交代的,实际上那多不把他们杀了,我也会对他们动手,六爷说时间上来不及了,不能像以前那样畏手畏脚了。”

    陈东方真的是个对弯背老六迷信的人,说这话是弯背老六说的,他马上就不再多问什么,其实这时候我不禁在对大哥的判断佩服了起来,他似乎是个不会出错的人。

    我本来以为我们离这个龙头雪山不过五里路,结果这其实是因为个视觉的偏差,实际上以我们走的时间来看,起码有里到十里之间,我们最终到了这个洞口之前,从远处看,这是个巨大的龙嘴,但是真的站在了洞口之前,这就好比是个黑色的大洞,里面片的漆黑,给人种非常压抑的感觉。

    “叶子,有心灵感应没有?跟你的老祖宗?”胖子这时候问道。

    “是你的老祖宗!”我笑骂道,不过我马上摇了摇头道:“没有,就是感觉这洞不知道有多深。”

    我跟胖子在说话的时候,大哥他们已经开始在用绳索了,他们把绳索捆在石头的凸起上,然后我们沿着绳索慢慢的让下滑去。

    其实这个黑洞真下来之后,并没有多深,也就是大概十几米的样子,在下来了之后,我们发现下面修的有阶梯什么的,我就纳闷儿的道:“既然要修梯子,为什么不直接修到洞口?”

    “我看过个南非那边金矿的纪录片,他们那边不管是金矿还在钻石矿都是这样的结构,这是种原始的防盗手段,上面随便驻扎点人马,下面的挖金矿的工人们就暴动不起来,因为至高点被他们占据了。不过还有种可能,就是为了不破坏这个龙嘴的结构。”胖子道。

    我们也没就这个问题继续讨论,用手电扫了扫四周,发现四周都是开采的痕迹,这样想来倒是有点搞笑,谁能想的到,外界传说传的神乎其神的沙姆巴拉,其实就是这里的原始先民的金矿?

    这个金矿貌似被开采了时间很长,因为这个洞非常的狭长,并且走的极其的压抑,在路上,我们没有发现个人,没有壁画,没有尸体,只有零零散散腐烂的工具,所以从这点上,路程走的非常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