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大哥真正的后手

作品:《捞尸人

    他们的死法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绚烂,他们现在离我们有点远,最后我只看到了个人站在那里,但是不确定那个人是谁,不过那人绝对不是刘开封,因为刘开封的身形有点佝偻,所以说要是没猜错的话,最后活下来的那个人,应该是那多。

    原来这才是大哥的后手。

    “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怎么就死的?”我问道,虽然我对刘开封真的是半点好感都没有,可是他毕竟是个位高权重的老者,最主要的是,我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样的死法。

    “你看地面。”胖子指了指地面道。

    我开始还没感觉出什么,但是仔细看,我发现地面上的血正在缓缓的消融,已经有很多血水在雪面上流出了几道沟壑。

    “那些雪虫的可怕之处并不仅仅是可以快速的把个人成为个寄生体并且控制他们,个雪虫钻进你的身体里,虽然无法要了你的命,但是旦温度升高,雪虫就会变成个定时炸弹,在你的身体里把你引燃。所以苗疆蛊师在这里布下的雪虫守卫,可以说是万无失。”胖子说道。

    “那多?”我大概已经知道胖子的意思,就问道。

    胖子用下巴指了指我大哥,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步了,我也就不瞒你了,胖爷我刚才的施法什么的,的确是玉皇道里的记载,这些记载,都是当年杨筠松在入昆仑上了玉皇道之后所留下的东西,按照玉皇道方面的记载,这座城之所以能坐落在了群山之,就是因为这个洞穴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洞穴里面有金矿,最重要的是因为,只要这个洞穴打开,这群山环绕的盆地,就是个草原。洞穴下面似乎是连接着地心的岩浆,会让周围的温度升高,雪山的融化提供了充足的水源,又有肥沃的牧场。这才是这个失落古城当时建国的根本。”

    “类似于沙漠里的绿洲?”我问道。

    “对,就是这样,等下你就会感觉到这里温度的升高,如果我们走的时候不封掉这个牧场,那这里很快就会变成隐藏在大雪山深处的草原,胖爷我想好了,等把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就带着七妹子来这里隐居。”胖子无限向往的道。

    他的话让小七的脸红,小七轻轻的啐了口道:“呸,谁要跟你隐居?”

    胖子马上哈哈大笑,而这时候,大哥已经重新背起了刀,开始往那多的方向走去,真的往那边走,可能是见识到了刘开封和那群人的诡异死法,这让我们走的非常谨慎,特别是秋离这个丫头,这次真的出来了之后,我渐渐的发现了这个丫头虽然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大魔王,但是好像唯独怕死,或者说是非常的惜命,不过这也是废话,能活着,谁他娘的又想死呢?

    “别怕,我们有你们叶子哥哥的血当护身符,那些雪虫是没有近身的,只要没有雪虫近身,就不用害怕温度的升高,反而是你们这些爱美的姑娘,等下就可以脱下你们身上臃肿的装备了。”胖子道。

    我们边说边走,这可能有点残忍,刘开封他们死了这么多人我们反倒是高兴了,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我从来没想到跟刘开封做对,但是他好像在处处跟我们为敌。

    胖子说的没错,我们越往那个龙头雪山的方向走,就越感觉温度的上升,在这种雪山里待久了,猛地竟然有暖风扑面而来,这感觉还是相当的不错,甚至我都有春暖花开的错觉。走的近了,我才看的清楚,原来唯活下来的那个人,真的就是那多。

    隔了老远,那多看到我,直接就跪了下来。

    最近我经历了太多次这样的场景,我已经从开始的不知所措到现在都感觉有点习以为常了,柳青瓷他们部落的喇嘛给我下跪,是因为他们当我是神,而那多也当我是神,不过可能是蚩尤的后人。

    那多就那么跪着,对于这个浑身上下都是虫子的人来说,我是不愿意跟他说话的,跟这样的人在起太没有安全感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能把你悄无声息的给弄死了。

    不过我还是问大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联系上的?”

    “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大哥说道。

    大哥只是这么简单的句话,就让我感觉刘开封死的是真的不冤枉,敢情这个那多跟我大哥就是发小,也就是说,大哥在孙从武家里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大哥了。

    “什么情况?”胖子道。

    “爷爷早就知道,这切跟苗疆有关。只不过他的生都活在愧疚和自责当,已经没有心思去管这件事情。”大哥说道。

    大哥这次说的爷爷,自然不是我们的爷爷叶江南,而是带走他的孙从武,鬼道思杰的那个人,其实我直都知道大哥对孙从武的感情,从他第次来到伏地沟给爷爷自报家门说我叫孙仲谋就可以看的出来。

    “啧啧,真的看不出来啊孙仲谋,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化,你这人已经够变态了,但是好歹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啊,脑子还这么好使,给不给我们活路了?”胖子似乎对大哥安排在刘开封身边个发小这件事十分的佩服,不光是胖子,我都感觉大哥的这手釜底抽薪干的漂亮,最重要的是那多,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这家伙隐藏的未免也太好了点。

    “起来吧,奥斯卡欠你个小金人。”我对那多说道。

    那多在站起来之后,胖子看着他道:“杨筠松说导致了这里的原住民全部灭绝的,不是那洞里的东西,而是因为苗疆的某支神秘的巫蛊世家,说的就是你们吧?”

    那多点了点头,真的跟那多接触之后,他卸下了在刘开封身边时候的伪装,我发现他竟然是个有点腼腆的年轻人,他脸有点红的道:“对,因为我们的族人,循着祖先的指引,在这里找到了祖先的埋骨地。”

    “所以你们就犯了个弥天大错,以为这里的喇嘛是想要对你们的祖先蚩尤大魔王做点什么,所以就计划把他们全部用蛊虫杀了,真的杀了之后却发现,其实他们才是这里最原始的守墓者。结果在杀了他们之后,这座城里最后个喇嘛却联合杨筠松,用秘法把你们的祖先给彻底的封死在了这个地方?”胖子冷笑的看着那多道。

    那多看着胖子,脸涨的通红,憋了半天道:“你怎么知道?”

    “孙仲谋没对你说,胖爷我好歹算是半个玉皇道的人?你们那个巫蛊世家,来雪山上神秘的失踪,是不是个未解之谜?咱们第次见面,胖爷我就送你份见面礼好了,那就是玉皇道的人干的。为的就是阻止你们。”胖子道。

    胖子的话说完,那多的脸更红了,我就纳闷儿了,在刘开封面前可以伪装成个恶狠狠的狗腿子,在胖子面前,怎么就变成这么腼腆的个小伙儿了?

    “别这么看着我,你把胖爷我当仇人,那这个漂亮女人就可以把你们当仇人,因为你们布下的雪虫把他们的族人都变成了不死人,你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不?他可是小叶子的女人,小叶子又是你们的神,这形式复杂不?所以陈芝麻烂谷子的老账该翻篇就翻篇了,冤冤相报何时了?”胖子笑道。

    “胖子,你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也想的太天真了?如果柳青瓷的族人们都死了,那四个捧着骨头出雪山去镇压千手观音的喇嘛,你又作何解释?”大哥看着胖子。

    这个问题,把刚才还脸高兴的胖子问的满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