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突变

作品:《捞尸人

    “我来这里之前,六爷就对我交代过,这里的东西让给你。”这时候大哥对刘开封说道。

    这话话,让刘开封愣住了,同时我们群人都迷瞪了,陈东方几乎马上就说道:“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六爷也已经九十多岁了,没有多少年岁了,他在,可以保住李家,但是六爷没了,李家怎么办?难道你指望李振国吗?他能吗?”大哥看着陈东方说道。

    陈东方皱起了眉头道:“你撒谎。”

    大哥却没有跟陈东方这边去争辩什么,他转而继续对刘开封说道:“你们那个年代的人,活到现在的没有几个了,六爷说他懂你,你不仅仅是怕死,最怕的是死后刘家就跌出了这核心的权利圈子,他跟你有样的顾虑,这才是我选择跟你合作的原因,你也知道,哪怕相对于六爷,那个人更信任你,但是那个人的多疑是出了名的,所以六爷让我转告你句话,从这件事上开始,李家跟愿意跟刘家结成同盟,这是合作双赢的事情,你考虑下。”

    大哥的话让本来戾气很重的刘开封都疑惑起来,他原地走了几圈,我看他的手指在不停的扣在大腿上,显然是内心也有激烈的思想挣扎,过了会儿,他看着大哥道:“弯背老六真这么说?”

    “我没有胆量在这件事情上撒谎,你比我了解六爷,知道他生气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大哥道。

    刘开封听了这话之后,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大哥,过了半晌之后,他忽然对大哥笑了下道:“小子,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都多,想在这里糊弄我,你还差点道行。”

    “信不信由你,话我带到了,这对于刘家来说是个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李家就算没了六爷,但是六爷的那些老部下起码可以保李家二十年,而且李振国再怎么不济,经营了古花楼这么多年,也比你刘家那些养尊处优的少爷们要强太多太多,所以刘家比李家更应该珍惜这个机会。”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哥用丝毫不畏惧的眼神看着刘开封道:“言尽于此,不再多说,是合作,还是把我们杀了,你自己选。”

    ——其实在大哥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就以为大哥是在骗刘开封,我还以为如果这就是大哥开始准备好的退路的话,那这次大哥是真的太过天真了,刘开封这个人不算是大智近妖的人,但是在政坛上这么多年,也绝对可以说是老谋深算,所以绝对不可能就被大哥的三言两语就给忽悠了。

    但是大哥跟刘开封你来我往的说了几句之后,我脑袋都迷糊了,方面我不知道大哥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另方面我也摸不准刘开封是不是真的点都不信大哥的话。

    他们两个就这么对视着,如果眼神可以当武器的话,那他们两个这会儿早已经用眼神对砍了千百刀了。

    “把他们给我绑起来!”刘开封最终说道。

    我呼出了口气,起码到现在,已经不是要杀,而是绑,这就说明刘开封不管是不是信了大哥,起码心态上已经被大哥给说动。

    刘开封的人马上就拿出了绳子到了我们这边,把我们都给绑了起来,可能是胖子给我点上魂灯时候我不惧子弹的战斗力让这些人心有余悸,他们以为我是我们这个队伍最难处理的人,所以最先绑起来的人是我,其次才是我大哥,之后,他们拿着绳子走向了陈东方和李青。

    就在他们拿着绳子要套在陈东方和李青身上的时候,我忽然看到陈东方对着李青使了个眼色,之后陈东方以个奇怪的姿势个扭转,把自己的手从绳子抽了出来,接下来个匕首就划断了那个人的脖子,李青顺势抽,把那个人腰间的枪给拔了出来,下刻,李青对着刘开封就扣动了扳机。

    这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我甚至都来不及去说什么,好在刘开封身边的那个人反应十分的迅捷,他下意识的挡在了刘开封的身前,帮着刘开封挡下了李青的子弹,而这时候,陈东方已经了结了另外个拿着绳子的人,手也会是握着把枪。

    他们的反应速度快,刘开封的人也不慢,他们马上举起了枪,对着陈东方跟李青的方向就打了过来,大哥对着我大叫了声道:“卧倒!”

    几乎在同时,柳青瓷把我扑倒,扑倒之后,又去把小七跟秋离拉开,要知道,他们俩是跟我们站在起的,这么多挺机枪的扫射,这样的距离随便个流弹命我们我们都吃不消。

    李青跟陈东方是老搭档了,他们俩人拉住个尸体最为盾牌挡在我们面前,之后他们朝着人群快速的打了几枪之后根本就无心恋战,刚才地上因为刚才的那阵狂风变的非常的混乱,他们俩钻进了个雪坡之,刘开封的人穷追不舍,但是他们的速度注定无法追上这俩人的速度,也就是在这时候,刘开封叫道:“别追了!正面杀不了他们,真的要打起游击战,他们俩能把你们这群人全部玩死!”

    说完,他继续说道:“把这些人全部都给我绑起来!孙仲谋,不是我不信你,也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要是能活着出来再说。”

    说完,那些人开始起上阵,把几个女同志连同刚才充当了回暗黑法师的胖子都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李青跟陈东方的出逃似乎让刘开封有点慌张,这也在所难免,因为那个传说背负了所有秘密的洞穴就在离我们并不算太远的地方,如果被那俩人给捷足先登了,那刘开封不等于是白忙活了场?所以在绑上我们之后,他们留下了几个带枪的人戒备着我们,之后的那些人,开始往那个龙头雪山的方向走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那多走经大哥身边的时候,他跟大哥对视了眼,我仿佛看到了他们俩在用眼神交流着什么。

    ——等到刘开封和他的大队人马走的离我们差不多有两三里远的时候,胖子忽然对大哥说道:“孙仲谋,你这个人未免也太阴损了点。那么多条人命呢,就这样都给弄死了?”

    胖子的这句话,大哥还没回话呢,负责看守我们的人听了之后脸瞬间就白了,其个举起枪对着胖子说道:“你说什么!”

    “还能说什么?你们是不是傻?这个使大刀的人比逃跑的那俩人厉害多了,他为啥就束手待毙的被你们绑了?那洞穴要是那么好进去,至于这个城都他娘的空了吗?”胖子笑道。

    那人听完之后脸色变,他拿出了对讲机就要对那些人说什么,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呢,整个人就已经定格了。

    把挣断了绳子的大哥以个肉眼都难以看到的速度冲到了他的身边,卡主了他的脖子,手上稍微用力,那个人眼睛外凸,鲜血顺着他的嘴角留下,眼见着是已经没命了,而另外两个人举起枪,全身颤抖的看着大哥道:“我们知道不是你的对手,来这里就是执行任务的,留我们条生路。”

    大哥扭头看了他俩眼,轻声道:“滚。”

    而这时候,胖子忽然道:“嘭!”

    我顺着胖子的目光看过去,我看到刘开封和他的队伍,正在行走的过程。

    他们的身子,个个的燃烧。

    他们在挣扎。

    然后在挣扎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