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太极

作品:《捞尸人

    那黑色的巨龙吐出来的粗壮黑色气浪,似乎是携着真龙无上的威严,气浪卷飞了那山头的积雪,露出了那个雪山真正的面目。

    胖子曾经说过,在这雪山的深处,其实有条行走的龙脉,胖子把这个龙脉称之为雪山飞龙,他认为,如果喇嘛们真的为那个神修建了个神庙,这个神庙不管是按照风水还是修士们的理气上来看,都应该是在这个雪山飞龙的风水眼,但是既然称之为飞龙,说明这条龙脉是在不停的迁徙,特别是隶属喜马拉雅山的龙脉,在很久远的段时期里,这条龙脉都被视为是华民族的祖龙根基,天下山川百万,龙脉不计其数,唯数喜马拉雅山脉的龙脉最为晦涩难懂,华祖龙龙脉盘根交错,牵发而动全身,所以就算古代的寻龙点穴之士知道这里龙脉最为浓郁醇厚,也极少有人来这里寻找良穴,当然,这其自然也是有在这极冻的冰原之地修炼陵墓太过劳民伤财的原因,而最多的,就是因为这条龙脉的复杂性。

    所以胖子说,这条雪山飞龙龙脉的移动,如果是他,或者说是个真正的理气风水大宗师的话,会有个办法克制,那就是刻龙头牵引龙气,龙头所在,则是龙气所在,我虽然不明白其那晦涩难懂的风水学问,但是却也能感觉出来大概。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巨龙的吐息让那个被大学掩埋的雪山露出本来面目的时候,我们终于知道胖子在风水学上的造诣是精深的,他关于这条龙脉的说法跟推测也不是信口胡诌。

    因为这座山,是个龙头。

    胖子只是说以个巨石,或者个小山头雕刻个龙头以牵引龙气。

    但是我们眼前的这个雪山十分的巨大,而且它的外形跟龙头的相似程度让我们几乎可以断定,这肯定不是个自然形成的形状,极有可能是人为的,找到了风水眼所在的这座山,从而把这座山给雕成了龙头的模样。

    这是个多么大的工程?

    这个城市,兴于盛唐,大唐时期,华的确是国力无双,但是这也是相对而言,我们不难想象出,把这么座山雕成个龙头,这对于当时那种原始技术的人们来说是多么浩大的工程。

    而此时,在那座雪山恢复了本来的面目的时候,那条巨龙依旧在盘旋,那粗壮的气浪依旧携着天地之威在肆虐着大地。

    我们此时感觉到的地震,是由那条山脉而起,那强大的气流和压力,硬生生的把地面卷出道道的裂痕,看这个裂痕,真的跟地震震出来的无异,我们谁都不能掩饰心里的震惊,我们离的那么远,只是气浪的余威,就把我们给吹的几乎卷飞,作为那气浪心的龙头承受了多么大的力量可想而知,我们现在用的还是应对那晚暴风雪的办法,我们在地上插上根长长的钢钎,之后绑上绳子,这次,我们把绳子给绑在腰间,几个人相互的扶持才能保证自己不被暴风给吹走,那雪花在这种流动速度下,如同个个的刀子样的划过你的脸庞,我把柳青瓷的脸摁在我的胸膛上,就算对她有再多的不满和猜疑,她毕竟是我这辈子的第个女人,而且就我个人来说,也不舍得她那绝美的容颜受到丝的伤害。

    我此刻,则是忍着那雪花刮过脸的疼痛,直在注视着这边的动静,说来也奇怪,我们外面已经无法忍受这强大的气浪的压力,但是在那个卦图的胖子却直都是淡然的跪着,他不停的在翻动着那本黑色的古书,此时在他前面放着的那个天灵盖发着金色的光。

    卦图的内外,几乎是两个世界。

    在卦图内诵读我们听不懂的古册子胖子,仿佛是个游里面的暗黑法师般,随着他的颂唱,天地变色,巨龙盘旋。

    当胖子读完最后个字符,他合上了那本黑色的册子,道金光从那天灵盖里冲出,钻进地下,那金光几乎是激射而出,我就只能看到地面之下仿佛有条万丈金龙在俯冲般,以个极快的速度,在地上卷起道深深的沟壑,冲入那个龙头雪山之。

    胖子跪拜,以头伏面。

    下刻,这道金光从那龙头之冲出,我果然是没有猜错,那冲出的金光瞬间就变成了道光芒万丈的金龙,金龙声通天彻地的怒吼,对着那道黑色的气息就冲了上去。

    此时,我们眼前飞沙走砾,几乎看不清楚眼前的东西,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极力的睁大眼睛,不忍放过那天空之上那如梦似幻的场景。

    那金龙瞬间把那黑色的气息给冲的四分五裂,之后,两条金龙几乎要硬撼在起,眼见着那两条龙头都要剧烈的相撞,但是下刻,就在这千钧发之际,这两条龙的龙头微微错开,这样错开之后,因为这两条龙影的巨大,让它们的身躯纵横盘错在起。

    真的纵横盘错在起之后,刚才那种硬碰硬毁天灭地的气息渐渐的消失,那席卷了大地的狂风也开始慢慢的退散。

    这场大风,来的快,去的也快。

    在大风消退之后,我们都呆滞的看着那天空之上的奇怪画面。

    刚才的针锋相对,再这肢体的纵横交错之后,它们两个竟然就这么在天空之游走了起来,这画面似乎也变的非常的和谐。两条龙,金黑,相互交错,最后盘成了个圆。

    “它们俩这是见钟情了在谈恋爱?”秋离这时候纳闷儿的说道。

    “不,那不是两条真正的龙。”这次,大哥竟然主动回答了问题。

    “那是什么?”秋离问道。

    “太极二气。”大哥轻声道。

    秋离也没有继续再问什么,接下来,那两条双色的巨龙身体逐渐分开,它们依旧是个圆形,但是却真的像是太极的阴阳鱼般,只不过是半为黑,半为金,除了这点之外,这几乎跟太极图模样,在它们的舞动之,渐渐的我们已经看不到了巨龙的影子,有的就只是黑色跟金色的二气,这二气构成张太极图。

    金黑二色太极图于空盘旋,缓缓的降落,最后落入那雕刻如龙头般的雪山之。

    至此时,天下片清明。

    没有了狂风,没有了飞沙走石,只有的就是在我们眼前雪山的那座龙头石雕,那龙头石雕的龙嘴微张,想必那就是通往那传说沙姆巴拉洞穴的关键所在。

    胖子也缓缓的站了起来,他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个洞口,此时我们都沉默了,虽然每个人都好奇胖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谁也没有去问,哪怕胖子因为这个让我们瞬间感觉他身上真的是疑点重重,但是他毕竟是帮我们找到了那隐藏在大雪山的沙姆巴拉。

    就在这个时候,刘开封发出声狂笑,在狂笑过后,他个挥手道:“围起来!”

    接着,他的那些手下,虽然他们现在也都很狼狈,可是他们手里的冰冷的枪依旧是我们这里最具杀伤力的武器,在刘开封的指挥之下,那些人哗啦啦的把我们都给围住了,个个冰冷的枪口对准了我们。

    我们谁都知道跟刘开封的合作就是与虎谋皮,他这个人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信义可言,是大哥坚持着为了找出那多身上的秘密强行的拉着我们跟他合作,在这时候我们被围上的时候,我们没有反抗,而是纷纷的看着我大哥。

    按照我们对他的理解,他这个人虽然话不多,却心思缜密,他不可能不了解刘开封这个人。

    所以,在选择合作的时候,他应该就已经为这刻而想好的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