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生门

作品:《捞尸人

    大哥这时候也非常的尴尬,毕竟他直在说或者是给我们暗示胖子是我们这个队伍害群之马,但是搞了半天之后忽然被胖子直接赤裸裸的揭穿他才是背着我们搞了小动作的人,我们都看着大哥,不过我们谁也知道,以他的尿性,肯定是不会给我们任何人任何的解释,果然,他把那个金色的天灵盖递给胖子之后直接扭头,甚至都不跟我们对视。

    “你这货,别怪胖爷我当众让你出丑,谁让你先在那边挑拨离间的?”胖子笑道。

    “别废话了!难道你的屁股就干净?你是怎么知道三清祖师像的下面有这么个卦图案,又怎么知道那个石棺里是放着蚩尤的头盖骨?”大哥瞪了胖子眼道。

    “狗咬狗嘴毛,说白了,你俩谁的屁股都不干净呗。”秋离对他们俩说道,我感觉起码我身边敢这么对我大哥说话的,秋离绝对是第个,就连柳青瓷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在我大哥的面前都有所拘谨,不是说大哥有多么强大的气场,最主要的是他整个人那冷峻的气质和随时的翻脸不认人这点非常的麻烦,而且他的翻脸不认人绝对不是跟你开玩笑,你要是在那个时候不知道适可而止,那他肯定是要跟你动真格的。

    不过不得不说,秋离说的话虽然不好看,却是非常的恰当,她说话之后,陈东方忍不住笑了声,柳青瓷也是噗嗤笑,大哥马上瞪着我们道:“有那么好笑吗?”

    “别闹了,胖子,赶紧干正经事儿。”陈东方交代胖子道。

    胖子点了点头,他是个知道事情轻重缓急的人,稍微的报复下我大哥差不多就得了,真把我大哥给惹恼了也没他什么好果子吃,胖子这时候转身,他捧起那个头盖骨,在那个头盖骨放在了他开始站的那个位置,也就是说他认为是那个卦生门的所在,之后胖子跪了下来,看起来异常虔诚的对着那个头盖骨行三拜九叩大礼。

    在祭拜了番之后,胖子抬起头,他咬破了自己的指,之后以手为笔,以血为墨,开始在这个头盖骨上勾画了起来,我离的不算远,他画的什么我可以看的清楚,但是我却认不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果说是他平时画的那种黄符吧,不像,因为胖子的每张黄符虽然功效不行,但是在我看来样子都长的差不多,而且黄符是长方形的,而这个图画,则是布满了整个天灵盖。

    在这个天灵盖上画满了这种奇怪的符咒之后,胖子再次的跪拜,随后胖子抬起头,脸严肃的看着大哥道:“孙仲谋,书!”

    这次,大哥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直接就把那本我们在喇嘛身前的发现的书丢了过去,要知道,在开始发现那本书的时候,大哥还差点跟陈东方掐起来,这时候,我不自觉的就看向了陈东方的方向,我明显的感觉到,在大哥把那本书丢给胖子的时候,陈东方的脸色变的很不自然,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奇怪,我就悄悄的凑了过去问道:“东方叔,那本书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陈东方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我猜测,应该是你们那个种族的修炼法门,或者是什么东西。总之应该是跟你们的种族有关,你知道吗叶子,其实这件事可以这么解释,开始在这里的这个王国,是以金矿而闻名,但是在有天,他们在开采金矿的时候,发现了个奇怪的尸骨,你也可以认为是个陵墓,人对未知的事物总是有好奇心的,所以他们进入了他们意外发现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他们拿到了这本书,喇嘛们在研究这么本书的时候,无意间释放出来了个魔王,之后才引发了后来的事情。”

    “我感觉这有点跟科幻大片似的。”我笑道。

    “艺术家创作的灵感本身除了想象力之外,就来源于他的生活,所以想象出来的东西,跟现实的某个点产生了重合,这不奇怪,人类所有的发明创造,都是由幻象而来就是这个道理。”陈东方说道。

    就在陈东方话刚落音的时候,胖子已经翻开了那本黑色的书籍,他蘸了蘸口水,翻开了那本书,我看到在那本书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字,这字我自然是看不懂,在我看来,那上面所有的字符每个都似乎跟个小蝌蚪样,但是奇怪的是,胖子竟然口开始念念有词,他好像就是在念书上的咒语样!

    “那个字,应该就是传说的神吧,个接近于阴,却又不甚相似的字。看来这个胖子真的隐藏的很深啊,他竟然能看懂。”陈东方道。

    “胖子开始去伏地沟的时候,压根就不把城隍爷也就是我爷爷看在眼里,当时的城隍爷,曾经用这种字给他表达过意思,胖子当时就能看得懂。”我对陈东方说道。

    “谁知道他身上还有多少秘密是我们不知道的,叶子,我知道你跟胖子的感情,我也知道胖子的为人绝对是信的过,你们年轻人很多追求就是义气二字,在这方面,胖子绝对没问题,可是有些时候,真的并不是义气就能让两个朋友之间相处的和谐,切皆有变数。仲谋是个稳重的人,他断然是从玉皇道哪里得到了什么,不然不会这么针对胖子,这点上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陈东方说道。

    我点了点头,相对于大哥的直白,陈东方很多时候说话都非常的肯,很明显,这样的说话方式更能让人接受,这就好比是个忠厚的长者没有倚老卖老却是在以德服人,让你无可辩驳。

    我点了点头道:“我会留个心眼儿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柳青瓷拉了拉我,指了指在胖子面对的那个雪山那边,示意我看过去,我看整个人就呆住了,因为现在在胖子正对的那个方向,我看到那座雪山山顶的云层变的波光诡异,云层在快速的翻卷,仿佛上面有天兵天将样。

    云层的翻滚,当的上波澜壮阔四字。

    在云层的滚动过程,最后,天上的那朵黑云,汇聚成了条巨大的黑龙,黑龙在天空盘旋,撕裂吞噬其他的云层,让这条巨龙的身躯变的更大,更为雄壮,之后,在我们的眼里,天空上只有这个巨龙的影子。

    巨龙在飞舞盘旋,看起来非常的欢快,欢快的同时却仿佛是携着无上的天威。

    最后,巨龙在吞噬掉周围所有的黑云之后,它把头对准了自己身下的那座雪山,它张开了巨口,道黑色的气浪从它的口喷出。

    那道黑色的气浪,如同是个贯穿天地间的龙卷狂风。

    我们站在这里,已经感受到了那狂风的威力,这绝对不比我们那天晚上经历的暴风雪逊色多少。

    那黑色的龙卷狂风疯狂的肆虐。

    巨龙的身子,已经把天给撕裂,而巨龙这张嘴,仿佛要在大地上拉开道口子。

    条巨龙,道气浪,眨眼之间,似乎是贯穿了天地。

    “这到底是真的龙,还是说云恰巧变的?”小七问道。

    “这你应该去问你家胖子去,因为这东西是他搞出来的,在这个层面上,他是专家。”陈东方耸肩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脚下的大地,忽然开始了摇晃。

    这是地震要来的感觉,这感觉非常难受,我只是晃了几下,就感觉全身乏力的想要呕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