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奇怪的合作

作品:《捞尸人

    胖子听到大哥这句话之后缩回了手,本来按理来说,以刘开封的地位跟能力,找到个厉害的苗疆师傅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里出现的苗疆蛊虫和这个苗疆蛊师之间可能是偶然,也就是说,刘开封恰巧就找对了人,但是我们都知道,在这件事上,只有算计,绝对没有任何的偶然性可言。

    大哥的意思就是跟他们合作,然后查清楚这个那多的底细。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也对,以叶子的特殊体质,个虫子算什么?要是叶子真的是跟蚩尤同根,那多就算个屁啊,他玩毒,叶子可是身上流是他们老祖宗的血脉!”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东方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眼奇怪的看着大哥道:“那个那多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陈东方为什么忽然会问句这个,那多是故意的?这又是什么意思?结果陈东方的话,大哥竟然听明白了,大哥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想。”

    “我说,你们在说什么呢?”我问道。

    “刚才你在那黄符耗尽之后,本身是要死在刘开封的枪下的,那多看似是为了控制你,其实是救了你,我们现在假设那多知道这里是蚩尤的埋骨之地,也知道你的身份,那他自然知道个蛊虫根本就对你构不成任何的威胁,他还是用蛊虫来表示自己能控制你,再把你放回来,这其实是他在救你。明白吗?毕竟你不怕蛊虫,但是你怕枪,真的死了,那什么血脉都是白搭的,所以这个那多很有可能是故意这么做,是为了救你,二是为了释放个合作的信号,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娘的,那刘开封这次不又要被坑了?”陈东方笑道。

    就在这个时候,刘开封在那边对着我们叫道:“你们商量好了没有?大老远来这冰天雪地之,可不是为了听你们窃窃私语的。”

    大哥站了出来,对刘开封道:“合作可以,但是你必须保证,等你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之后,把叶子身上的蛊虫给弄出来。”

    “这个自然是可以。你放心,我这个人向说话算话。”刘开封笑道。

    大哥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说话。

    ——就这样,在这个地方,在刚经历了场枪战之后,我们竟然鬼使神差的跟刘开封展开了“合作”,虽然谁都知道这个合作并不靠谱,但是却也让我感觉到足够的怪异,接下来,我们对这个古城进城了个大搜查,虽然现在是各怀鬼胎的合作,我们却也是有个同样的目标,那就是找到那个传说的洞穴,不管是沙姆巴拉还是说蚩尤的埋骨地,找到这个才是这切的重之重。

    但是我们几乎是翻遍了这个古城的每个角落,连处民宅都没有放过,最终却是无所获,在这个古城,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像样的洞穴,甚至连关于这个洞穴的字记载都没有。

    “会不会是这里的人在逃走之前把那个洞穴给埋上了?”小七气喘吁吁的问道,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寻找,我们甚至都感觉有点饿了。

    我看了看刘开封,这会儿他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定神闲,我能感觉出他已经略显暴躁,从这点上看,刘开封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在这件事上他比任何人都要急切的多,并且他直在对那多暴躁,听他说话的内容,似乎是他让那多马上弄死我,认为我们在这件事上耍了花样。但是那多却坚持认为,我是找到那个洞穴的关键,不得不说,从这点上,那多似乎跟柳青瓷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我们进行了短暂的休整,跟刘开封的人吃罐头不样的是,我们这边的伙食要寒酸很多,依旧是水泡压缩饼干,胖子吃了两口之后就恼火的把勺子丢在了地上,对着刘开封那边叫道:“我说老头,咱们既然合作了,那就是盟友,能让我们吃点罐头不?我们这些虾兵蟹将比不上你们这些正规军的伙食,不瞒你说,胖爷我的嘴巴里都淡出鸟来了。”

    胖子这话说的很没出息,搞的刘开封的手下都大笑了起来,刘开封冷笑了下道:“给他们些,就当是断头饭了,今天晚上之前,如果找不到那个洞穴,我就送你们所有的人上路!”

    那些人果真的送了些罐头过来,我看样式还挺齐全,有牛肉的,蔬菜的,甚至还有金枪鱼的,胖子下子全都打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他道:“柳姑娘,不是胖爷我说你,你也是不差钱的人,买装备的时候咱们下次能不能别只买压缩饼干,这肉也贵不了多少。”

    “你他娘的有点骨气好吗?你别以为表白小七成功了就可以不要形象了。”我笑骂道。

    “你这就错了,人活着,起码先把五脏庙给祭舒服了,才有心情干别的事儿。”胖子拿出筷子夹了块牛肉就塞进了嘴巴里,边吃边biaji嘴道:“香,真他娘的香。”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胖子的看似继续在罐头里夹肉,其实他在用筷子在地上快速的写了行字,我们就要凑过去看,胖子咳嗽了声道:“你们不吃?”

    我知道,这时候要是大家伙都凑过去看那就瞬间暴漏了,就拿起筷子道:“不吃白不吃,反正又不要钱。”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胖子在雪地上写的行字是:“我知道那个入口在哪里了。”

    我夹了口鱼肉,之后快速的在地上写道:“在哪?”

    “两个可能,个就是在道观底下,三清祖师神像的下面,杨筠松可能是想用三清祖师像来镇压下面的恶魔,还有个可能,就是这个古城的风水眼处。”胖子写道。

    写完之后,他补充道:“不是这个古城的风水眼,而是整个雪山的这个雪山飞龙的风水眼。”

    “在哪?”陈东方写道。

    “我想知道,真的要跟他们展开合作吗?胖爷我心里没底啊!”胖子道。

    大哥点了点头,他没在地上写字,而是道:“你放心,你是唯的变数,至于其他的人,切尽在掌握之。”

    “得,搞了半天您老人家还是不信任胖爷我,胖爷我就是把心挖出来给你看你还嫌它腥呢,那我啥也不说了,你们看着张罗,爱咋咋地。”胖子道。

    大哥站了起来,直接走到了刘开封那边,不会儿,我就看到他在对着道观的地方指指点点,我知道他已经对刘开封说了胖子的推测。

    胖子气的把筷子摔骂道:“什么狗屁玩意儿,胖爷我真是不靠谱,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吗?我就不能去找刘开封?跟着你们我过的是什么日子?”

    我也感觉刚才大哥直接说胖子是不确定因素这个有点过分了,毕竟人家胖子不仅给了推测,甚至还很用心的在地上写字来遮拦,转头功臣就被大哥断言成了罪人,这多少有点说不过去了,我赶紧笑道:“胖爷,你别往心里去,我大哥这个人,就这样,他有可能就是跟你说着玩呢。”

    “叶子,你也别安慰我,谁会开玩笑,孙仲谋都不会,除非哪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别的话也不说了,其实我知道,你们的担心无非就是胖爷我图你什么,今儿我也把话撂这了,我不管玉皇道要干什么,但是胖爷我要是做对不起你叶继欢的事,我不得好死。”胖子发誓道,看的出来,胖子也是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