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石棺2

作品:《捞尸人

    大哥并没有阻拦陈东方往那边走,我看陈东方都过去了,而且似乎也没有什么凶险,虽然我这时候有点瘆的慌,但是我还是也跑了过去,真的看到棺材里的东西的时候,我马上就知道这屋子的血腥味是从哪里来的,因为这个石棺里,有潭的血水。

    血水浓稠,站在边上,熏的我几欲作呕。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听到了呼吸声。”我看着大哥说道,我相信大哥刚才念叨的那句怎么会这样也是这个意思,明明听到了里面的呼吸声,为什么打开之后却是潭血水呢?

    胖子这时候也走了过来,他是最后个走到这边的人,我没看他,只是拿眼睛的余光来瞟着他,发现他在看到这潭血水的时候,脸上忽然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本应该是什么?胖子,你又在害怕是什么?”我忍不住扭过头问胖子道。

    “啥?啥我在害怕什么,本应是什么?”胖子“脸迷糊”的道。

    “你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我对胖子道。

    胖子看着我,脸色开始变的非常难看,而就在这个时候,大哥忽然把手伸进了这个石棺的血池之,陈东方拦了他下都没有拦住,再接下来,大哥的手猛然缩了回来,他的脸色忽然大变,他挥手对我们叫道:“离开这里,快点离开!”

    我看,发现这个血色的水池里,竟然开始往外冒着气泡,这就好像是有人在水底下吐气般,而接下来,只血淋淋的手,忽然从血水里探了出来,这只手探出来的速度极快极快,大哥把刀横,挡住了这个血手,他回头再次的对我们叫道:“快点离开这里,离开,他出来了我们谁都跑不了!”

    “走!”陈东方说道,说完,我们开始退出这个道观,说实话,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血水里忽然就出现了个人,但是听大哥的总归是没有错的,他叫我们走,那我们就马上走了就是。

    我们退出了这个道观。开始往外面狂奔,等奔到了外面的时候,我们听的到道观里的打斗声,我想回去帮忙,陈东方却拦住了我道:“他不会有事的,你的血不是万能的。”

    “可是!”我道。

    “没有什么可是!”陈东方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身手忽然响起了零星的枪声,这让我们再次的吓了跳,我回头,看到了身后有队伍的人,对着我们像是疯了样的冲来,还有几个被人用藤椅给抬起来的人,不是刘开封还会是谁?

    “我操!这时候来了!卧倒!想办法迎战!”陈东方马上趴在了地上,而刘开封的人,则是对着我们慢慢的放枪,他们不是想要杀我们,似乎就是在恐吓我们,玩我们样。

    等到他们走到我们大概有五十米的地方,他们的队伍停住了,刘开封在那边说道:“柳青瓷,你没想到我能走到这里吧?你安排了这样个人带着我去送死,我留着他,就是为了当着你的面把他给杀了。”

    说完,我看到刘开封招了招手,阿旺被人五花大绑的带了出来,阿旺满身伤痕,显然是受了不少折磨,他满脸泪痕的对着柳青瓷叫道:“小姐!”

    “刘开封,我好心给你们带路,你们就这么报答我?”柳青瓷叫道。

    “带路?死路吗?”刘开封说完,拿出把手枪塞进了阿旺的嘴巴里,之后扣动了扳机,我看着阿旺瞪大的眼睛和爆裂的脑袋,之后跌倒在地上成了个死人。

    “我杀了你!”柳青瓷就要起来,我却把子把她扑倒,现在她出去,绝对马上就会被乱枪给打死。

    “你千算万算,没想到我们这里还有那多,个苗族的巫蛊大师,不然那些雪虫,真的会要了我们的命,柳青瓷,你好狠的心啊!”刘开封道。

    说完,他挥手道:“这里的人,个也不留!全杀了!”

    “拼了!”李青说道。

    陈东方伸出手拦住了李青,他回头看了眼那个道观,之后对着我们道:“退回去,倒退回去!”

    “可是后面有那个血人!”我道。

    “别管,退回去!”陈东方说道,说完,他拉着我还有柳青瓷就匍匐着往道观里面退去,等退进去的时候,我刚好看到大哥捂着胸口从大殿里面跑出来,而在他的身后,则跟着个面目狰狞的血人,这个血人,跟我们在幽冥鬼船上看到的大和尚柳传志几乎个形象,但是这个血人似乎要更加的厉害,以大哥的能力,竟然在他的手下讨不到任何的好处。

    “胖子,点魂灯!”大哥在冲出来之后对着胖子叫道。

    “不点,点了你又打胖爷,而且你不是怀疑胖爷我吗?不怕我害你家小叶子啊!”胖子脸贱贱的道。

    结果大哥把刀丢,那把长刀几乎是贴着胖子的脸飞了过去,要不是胖子躲的快,这铁定要划破他的脸,胖子吓了跳,随即大怒道:“孙仲谋!你不要欺人太甚!”

    “再磨叽,我就点了你的天灯!”大哥瞪了胖子眼道。

    ——大哥选择在这个时候给我点上魂灯,这是大哥直都不愿意做的决定,那只能说明个问题,就是现在的局势已经脱离的大哥的掌控范围。

    胖子虽然还是脸的不情愿,但是他还是抓起了张黄符贴在了我的肩膀上,贴完之后,他拍了下我的后脑勺道:“战斗吧!暴龙兽!”

    “我暴龙你大爷!”我骂道,上次是去吧皮卡丘,这次是战斗吧暴龙兽,你他娘的当这是数码宝贝呢?

    这次,胖子的符,依旧是让我有同样的感觉,就是股子热量从我的左键而起,然后流经我的四肢百骸,进入我的全身,之后,我浑身的力量开始爆炸。

    在我面前,我感觉不到有任何东西能阻止我的前进。

    那个血人在看到我的时候,不像是大和尚柳传志样对着我跪拜,他是凶猛的朝着我走来,对着我就挥出了拳头。

    我伸出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这种感觉,就像是大人打小孩儿样轻松,我把他提了起来,甩了圈儿,之后直接砸在了地上,把地上都砸出了道深坑。

    每次这个时候,我都会变的非常的暴虐,我把他砸在地上了还不算,我脚就把他给踢飞了起来,再跳起来脚,直接把他踢到了院外。

    而这时候,刘开封的人冲进了院子,他们看到我,开始扣动扳机。

    子弹打在我的身上,我的确感觉到阵阵的疼痛。

    这是我点上魂灯之后,第次面对子弹。

    是疼痛,但是也紧紧的表面的疼痛。

    我无视了这疼痛的感觉,就这么迎着他们的子弹,朝着他们走了过去,我看到刘开封的手下,看着我,几乎像是看个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

    但是就在我走出道观的时候,我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个声音,还有个人影,这是个那个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穿着战甲的男子。

    他终于抬起头看了看我,但是我依旧看不清楚他的脸,因为他整个人都似乎在片混沌当。

    “你终于来了,我的族人。”我听到他在对我说道。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我问道。

    “除了你,还有别人吗?”他道。

    “你是谁?”我问道。

    “现在的你,还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你身上流的,是跟我样的血,我们有同样的血脉,这就够了。”他道。

    就要我要再次的开口问的时候,结果我肩膀上的那个黄符嘭的声燃烧了起来,我也感觉我浑身那无可匹敌的力量在那瞬间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