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把十二章 石棺

作品:《捞尸人

    “应该是喇嘛们把这里设为了禁地,要知道当年来寻找这里的人,不定全部都到了这里,前期死了很多,甚至都有可能是最后批人来到了这里,最后次来这里的人,除了喇嘛,还有青壮的牧民,喇嘛们不允许牧民们进入这里,而喇嘛们不贪财,不好奇,这也是可能啊。”我对胖子说道。

    “行行行,胖爷我算是明白了,你是要铁着心的护着你的女人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胖子道。

    “你不服气吗?男人护着自己的女人有错吗?”柳青瓷挽着我的胳膊说道。

    “行了,现在差不多已经明了了,其实古代跟现在样,根据资源建城立国的也不是没有,比如说沙特,就因为石油,不是富可敌国吗?所以这里是以个金矿建国的国家,沧海桑田的,这里以前说不定还不是雪山环绕,总之这个国家在金矿里挖出了吃人的妖魔,之后这个国家的国王就求助了大唐的皇帝唐玄宗,于是唐玄宗就派了当时的风水第人,也就是杨筠松来了这里帮这个国家处理这件事情,只不过在之后,杨筠松似乎也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所以导致了这个国度的灭亡。”陈东方说道。

    虽然是推测,但是目前我们得到的证据,陈东方因此而推测出来的,其实已经和证据非常的吻合。

    小七脸色有点发白的道:“那就是这个城市里的所有的人,都是被那洞穴里的妖魔给吃了,对吗?”

    “起码从这圣旨上来看,是这样。”陈东方说道,说完,他看着大殿上放着的那个石棺,我们也跟着他的目光看向了那个石棺。

    如果真的按照陈东方的说法来看的话,这个石棺里装的,应该就是杨筠松了吧?

    “不可能是杨筠松,杨筠松怎么可能是会想着在逃命的时候带走黄金?你们不知道当时他在大唐的地位,他如果想要财富的话,可以富可敌国。”胖子说道。

    “你们可以这么想下,杨筠松来,不可能说个人来,说不定带的有小道童,他不喜欢黄金,道童们会喜欢啊,所以在那危急时刻,其实是道童想要带着黄金跟圣旨走,结果发现来不及了,所以把箱子丢在了这里离开了?”陈东方道。

    不得不说,陈东方说的这个很有画面感,也感觉很接近真相。

    “算了,不猜了,打开就行了。”胖子急不可耐的要去打开那个石棺,但是他刚走了两步,就回头看了眼我大哥问道:“孙仲谋,你不会再给胖爷我来那么下子吧?”

    大哥走了过去,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胖子眼道:“你到底在伪装什么?为什么在说到杨筠松的话题上的时候,你故意把祸水往柳青瓷的身上引,你知道叶子会护着她,所以你故意这么说,对吗?”

    胖子听了大哥的话之后,瞬间脸红脖子粗的道:“我说孙仲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也想护着你这个弟妹?要是真这样的话,我句话也不说了行吗?”

    “你不要欲盖弥彰,你想要掩盖的,无非就是杨筠松从这里出走之后,断发入昆仑的事情,你别忘了,我刚从玉皇道回来,虽然我跟六爷不是去做客的,但是该知道的,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大哥看着胖子道。

    “什么断发入昆仑?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胖子道。

    他虽然这么说,但是我还是看向了他,大哥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而他但凡说什么话,定然是有自己的道理。

    “杨筠松,从这里出去之后,在三年后,进入了昆仑山,加入了玉皇道,难道不是杨筠松把这里的秘密带到玉皇道的吗?”大哥冷笑道。

    “好像民间真的有杨筠松断发入昆仑的说法,而且很多历史上的资料都表明,杨筠松入昆仑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陈东方看着胖子说道。

    “随便你们怎么说,胖爷我说不知道就不知道,我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报复我吗?胖爷我不算是玉皇道的人,我再说遍!”胖子有点生气的道。

    “是吗?”大哥还要说什么,却被我拦住,我深深的看了大哥眼道:“大哥,不要说了。”

    大哥看了我眼,也没再说什么,我之后看着胖子,发现他看着我的眼神有点躲躲闪闪的,这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我不敢让我自己再想下去,想就想到了鬼裁缝的预言,想到了卓玛老太说的恶魔,想到我跟胖子只有个人可以活下来。

    可以说,正因为如此,其他的人表现出疑点我可以忽略,但是胖子不行,因为哪怕是点点的疑点,也会在我的心里无限的放大。

    大哥没再继续跟胖子纠缠那个问题,但是他接下来做了个非常奇怪的举动,他走到了那个棺材的前面,把耳朵贴在那个棺材上,似乎是在听着什么。

    他这个举动,让我下子紧张了起来,头趴在棺材上听着什么,难道说这个棺材里面还会有什么声音不成?

    大哥听完之后,对我招了招手道:“你过来听听看。”

    我皱着眉头,脸紧张的走了过来,之后,我学着大哥的样子把脑袋给贴在了这石棺的上面,这就是个非常普通的石棺,但是真的我把耳朵贴上去之后,我竟然真的听到了里面有阵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虽然微弱,但是却在瞬间让我如遭电击。

    因为我听到了,在棺材里,有阵微弱的呼吸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听到了吧?”大哥问道。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因为在这瞬间,我甚至想到了我在伏地沟的伏牛山里见到的那只被剥了皮的黄皮子人。

    也想到了爷爷说还活着葬在龙头棺里的我爹叶天华。

    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先后退下。”

    我退了两步,柳青瓷站了了我的前面,手拿出了那个软剑,而大哥则是用刀,划过了棺材那道缝隙,接着,他开始推动了棺材板,那石质的棺材板看似非常沉重,但是大哥,愣是个人把这个棺材板给推开。

    在这个石质的棺材板划开的瞬间,空气已经弥漫着巨大的血腥味,这让我不得不怀疑这里面就是个被剥皮还活着的人,因为这是只属于鬼道的异术。

    我在这个时候看了眼胖子,我发现胖子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煞白煞白的,甚至他的整张脸上,都因为紧张而挂着层细密的汗珠。

    “胖子,你在怕什么?”这时候,大哥脸笑容的看着胖子。

    胖子抹了把脸道:“谁告诉你胖爷我怕了?再说了,你在这地方打开个棺材,胖爷我就不该怕吗?”

    这时候,我忽然感觉,大哥似乎知道这棺材里是什么,胖子也知道是什么,大哥这会儿的针对胖子,绝对不是为柳青瓷报仇。

    而是从杨筠松这个名字出现开始,胖子在某个方面的嫌疑,已经在大哥心里坐实了,不是坐实,大哥都不会这么对胖子说话。

    他除了是个高手之外,还是个非常稳重的人,这点毋庸置疑。

    大哥笑着,走到了棺材前,他往棺材里看了眼,随后,我看见大哥脸上的表情开始变的复杂,那是幅复杂而纠结的表情。

    “怎么会是这样?”我听到他小声的念叨了声。

    “什么样?这里面是什么?”陈东方问着,就朝着那个棺材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