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金紫光禄大夫

作品:《捞尸人

    胖子说完,就要走近这个石棺,但是就在他刚开始跨步的时候,大哥的刀唰的声就横在了胖子的脖子之前。

    胖子几乎是下意识的举起了双手,不过他接着就骂道:“我操,孙仲谋你玩刀玩上瘾了是咋地?你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别动,棺材里有古怪。”大哥说道。

    说完,大哥绕了圈儿,最后停在了三清祖师神像的后面对我们招了招手,我们以为他有什么发现,自然是赶紧的跑了过去,等跑过去看,在三清祖师的后面,放着几个大箱子,胖子可能还在恼怒大哥刚才把刀横在他的脖子之前,没好气的对我大哥说道:“这箱子能打开吗?不能的话你早说,免得你等下又他娘的把刀横在胖爷我脸前头,六爷教你练刀的时候没告诉你刀剑无眼吗?”

    “没有,六爷只说过,刀是用来杀人的。”大哥对胖子说道。

    胖子打了个寒颤,不过胖子嘴上肯定不饶人,因为他就是这样个性格,他道:“行了,胖爷我也不是吓大的,这箱子我是不碰了,你想开就自己打,不想开拉JB倒。”

    大哥伸出了刀,轻轻的挑开了其个箱子,这时候我们都屏住了呼吸,这个道观本身就存在的奇怪了,这箱子跟石棺的出现更是奇怪,抛开棺材暂且不说,箱子这东西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都是用来收纳东西的,问题就是收纳东西的箱子为什么会放在神像的后面?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这个古城的人,都是在慌张之间经历了场灾难从而全部消失,这个灾难是无刻防备的,这箱子的出现,给我了种感觉,那就是在那场猝不及防的灾难来的时候,道观里的人把这几个箱子托了出来想带走,结果却没有完成。

    般在劫难来临的时候还有想着带走的东西,那断然是十分贵重的东西。

    结果在大哥把这个箱子的盖子挑开的时候,映入我们眼帘的是黄灿灿的金砖,块块的,在这箱子里码的整整齐齐。

    黄金宝贵吗?宝贵,但是稀罕吗?不稀罕,就算是最穷的我,也因为那场拍卖会变成几十亿的大富豪,真的不缺钱,我们现在最缺的是信心,是关于这个失落古城包括沙姆巴拉的信息,金子这玩意儿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诱惑。

    胖子直接把另外个箱子也给打开了,里面依旧是黄灿灿的金砖,实际上到这个时候,我们甚至都没有了继续看第三个箱子的欲望,金砖又怎么了?我们谁也不缺钱,最多带走块两块留个纪念的,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胖子笑道:“看不出来这里的道士还是个守财奴,当年让这里的人全部失踪的灾难肯定不会小,这人逃命的时候还不忘记带着自己的黄金。”

    说完,他顺手就把第三个箱子打开,我们这时候甚至都不想看了,结果在这第三个箱子里,就发现了不样的东西。

    胖子咦了声,里面似乎装的是衣服,胖子伸手拿,结果个道袍就在他的手上四分五裂,他有拉了几下,表面的几件都普通的黄色道袍,因为时间的久远都腐烂不堪,胖子拿就四分五裂的,只不过在这表面的道袍都被拿开之后,之后下面有件道袍,我只是瞟了眼就感觉跟表面的几件完全不样。

    用通俗的话来说,这道袍看就非常的有排面,胖子拿了起来,发现这个其他的道袍都腐烂不堪了,唯独这件保存的极其完整。

    我拉了道袍的角看,发现道袍由金丝织成,看起来极其的奢华,道袍上有只白鹤似乎要冲天而起。

    胖子在这个时候脸色忽然变,他道:“金紫光禄大夫的道袍?龙虎山的东西?”

    大哥这时候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道袍,胖子递了过去对大哥说道:“我要是说不认识这个道袍那就是扯淡了,龙虎山的天师府,历代张天师都被奉为金紫光禄大夫,这个道袍的规格是皇家御制,只有皇家工匠有这个手艺,民间绝对没有。这道观说不定是为某代张天师所修建的。”

    “是吗?”大哥看着胖子冷笑道。

    “你笑个毛啊,回去资料你自己查。”胖子白了大哥眼,也就是这个时候,陈东方弯下腰,在这个箱子的最下面,拿出了个东西,这个东西我相信任何人只需要眼就能看出这是什么东西,这黄色的绸缎,上面绣着两条金龙,这他娘的是圣旨啊!

    胖子看到这个就对大哥说道:“你看到了吧?皇帝御封的金丝光禄大夫,这就是龙虎山的东西!”

    “不对。”陈东方说道。

    此时的陈东方已经打开了这个圣旨,我凑过去看了眼,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古体字,我看的不太明白,就问陈东方道:“你看的懂这个吗?”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以前我们家是族长,也算是地主家庭,小时候我读过私塾,汉字改革是新国成立之后的事情,之前的古体字跟这个的差别不算太大。”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能人啊!上面写的什么,是不是说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赐龙虎山张天师资金光禄大夫道袍件?”胖子还是不私信的问道。

    “不是。”陈东方皱着眉头道。

    “那是什么?”胖子记者问道。

    “你急什么?”李青瞪了他眼,我们也满是鄙夷的看着胖子,他这会是真的太过心急了。

    大概过了五分钟,陈东方合上了圣旨道:“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关于这里,关于这个道观,这个圣旨上的大概意思是唐玄宗派金紫光禄大夫杨筠松来处理这个小国的事情,这个失落古城以前是竟然是个国家,只不过这个国家的名字这俩字我完全看不懂。这个小国的事情,是在这个小国发现了个洞穴,洞穴里有数之不尽的黄金,但是挖着挖着,却挖出了个恶魔,这个恶魔是个会吃人的恶魔。”

    “什么玩意儿?杨筠松?杨救贫那个?”胖子道。

    “对,就是他,其实你刚说的也没错,大唐之后的金紫光禄大夫是由龙虎山的张天师算是客串吧,但是在大唐之前,金紫光禄大夫其实是个官职,类似于钦天监,杨筠松当年就是任金紫光禄大夫,掌管灵台地理事,是大唐风水第人。”陈东方道。

    胖子猜错了东西,脸上有点讪讪的,他挠头道:“这个胖爷我自然是知道,杨筠松嘛,现在世人所谓的风水学,很多流派都是以杨公风水自居,因为大唐的时候,风水术乃是皇家禁忌之学,就是安史之乱的时候,杨筠松出逃在外,在外广收门生学徒,这才把皇家的风水术传入民间,之后才有了民间风水学的体系,所以现在只要说风水,无人不知杨筠松。”

    “不过你没看错吧,这圣旨上面真的说的是杨筠松?”胖子再次的问了遍。

    “对,就是他,这错不了。”陈东方说道。

    大唐的杨筠松,这点让我很快就想起了我们进这个寺庙时候看到的壁画,虽然壁画的内容没有什么收获,但是陈东方却推断那壁画的彩绘风格是大唐时期的,这点倒是时间上对的上了。

    “这就奇怪了,这里的建筑是大唐时期修建的,之后柳青瓷的族人是来过这里的,他们难道就没有进过这个寺庙?不然以不可能说把这些东西都留着,就算不稀罕道袍圣旨,也应该会把黄金给带走吧?”胖子说道。

    好像胖子这开口,马上就把矛头再次的对准了柳青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