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绝密A计划的前身2

作品:《捞尸人

    “想必这个你知道吧?”柳青瓷看着陈东方问道。

    “知道,民兵们捉到了三个纳粹士兵,但是其两个很快就死了,剩下个也疯掉了。”陈东方点了点头说道,在说完之后,他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就问道:“真相不是这样?但是我这个资料的来源可信度很高。”

    “资料是人写的。”柳青瓷笑道。

    “的确是死了两个,但是剩下的那个没有疯,被秘密的送到了京城关押了起来,这时候高层才真正的有了要挟苏联方面的本钱,因为只有那个纳粹士兵知道来这里的路,而苏联方面在柏林得到的资料也是非常宝贵的,从那之后,他们真正的合作开启了A计划,并且派了人,由那个战俘带路,进入了大雪山。结果全军覆没。”柳青瓷道。

    陈东方的眉头皱的更深,通常他的眉头皱的越深就说明他是在疯狂的思考,他道:“是因为郭庸?”

    “对。随便没有证据正确的表明郭庸干预了那个计划才导致了A计划的失利,但是有些事情,推测就够了,不需要证据,所以这才当年高层下定决心除了郭庸的原因,玉皇道所谓的长生不死药只不过是个引子罢了,高层上面的每个决定,都是有自己的道理,不会因为谁的阴谋诡计而怎么样。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智慧。实际上,可以这么说,他们直以来都清楚的知道,不管是玉皇道也好,鬼道也罢,他们都有自己的目的,会编织个谎言来骗他们,高层不需要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因为谁都翻不起任何的风浪,而且高层其实直都把宝压在绝密A计划上,从来就没真正的信过什么龙头棺长生不死药。”柳青瓷道。

    陈东方对着柳青瓷抱了抱拳道:“受教了。”

    柳青瓷笑道:“不敢当,所以你们现在知道了吧,A所谓的A计划,只不过是时隔多年之后A计划的再次重启,叶天华,包括你陈东方等人能加入A计划当,不是偶然,因为这次绝密A计划的实际发起人就是鬼道剩下的四门人。包括叶子的爷爷叶江南在内。那次A计划的重启,很快就以流产告终,因为那些人发现,这群鬼道的残余,比郭庸还要不靠谱。”

    “所以他们要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并且苏联方面关于喇嘛的情报慢慢的解锁之后,他们知道了柏林那边的喇嘛遗体,其实就是你们族人的先人,所以找到了你,慢慢的把你从个藏族的小丫头培养成了名动京城的柳青瓷,为的就是让你为他们服务,对吗?”陈东方是个聪明人,他很快就理清了其的关窍看着柳青瓷说道。

    “对,这就是我跟你们不样的地方,他们最终选择了我,是知道我有我的族人,相对于你们这些鬼道的残余来说,我更好控制,不是吗?”柳青瓷笑道。

    “明白。”陈东方道。

    “希特勒直认为他们有高贵的血液,他们是亚特兰蒂斯神族的后裔,你们说这里是蚩尤,是我们错误的把他当成了天神,其实希特勒也样,他也认为这里镇压的是他们种族的天神,并且在开始找到这座古城的时候,他们认为这里是亚特兰蒂斯神族的遗迹,只不过,我们称这里为失落古城,在绝密A计划里,这里却有另外个名字,叫沙姆巴拉。”柳青瓷说道。

    “沙姆巴拉洞穴?”陈东方皱眉道。

    “对,就在这里,我们认为那是天神所在地,你们认为是蚩尤的尸身所在地,希特勒认为是地球轴心所在地。”柳青瓷笑道。

    ——陈东方跟柳青瓷的话,其实让我有种听天书的感觉,不是因为我听不懂,而是因为忽然就跟纳粹二战什么的扯上关系,也就是说这感觉就是本来是件本土宗教的事情,竟然下子跟国际接上轨道了,这非但没有让我感觉清晰,反而是让我的头更大了点。

    “所以说,你回来是因为你没有找到那传说的沙姆巴拉,所以才回来找我们的,对吗?”胖子笑着问柳青瓷道。

    我皱了皱眉,我感觉柳青瓷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就没必要说在这个问题是纠结着不放了,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不,我想找可以找到,毕竟就这么大个地方,我是忽然想明白了个问题,我现在已经不样了,我已经不需要在为了族人们去向任何人妥协了,我已经找到了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他虽然现在还很稚嫩,但是很快他就会成长起来,成为这天下最宽厚的臂膀,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柳青瓷道。

    柳青瓷的话,说的别说胖子他们不信了,就连我听了都感觉不信,秋离在那边就又要再次开骂了,结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还是忍住了。

    “行,反正这是你们两口子的事情,你们高兴就好,走吧,不管是地球轴心也好,沙姆巴拉也罢,咱们去找找呗。”胖子道。

    ——我们也都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去讨论些事情,实际上我们认为这里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但是目前来说除了那些喇嘛和雪虫之外还没遇到什么危险,特别是个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柳青瓷他们这支喇嘛教,他们既然已经在这里定居了,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全部消失了呢?

    “是千手观音和鬼裁缝。你别忘了,他们后来来过这里,跟这里镇压的神有过张战斗。”我什么都没说,柳青瓷却非常小声的对我说了句这个,她似乎是看穿了我心里在想什么样。

    “嗯?”我皱眉问道。

    “他们都死于千手观音和鬼裁缝的手里。因为外面的人请了千手观音来杀他们的神。你难道忘了?”柳青瓷道。

    “走吧。”我对柳青瓷说道,他们现在都已经开始前进了,而我们俩还在这边窃窃私语,他们本身就对我跟柳青瓷意见很大,等下指不定还说我们怎么着呢。

    “好,我听你的。”柳青瓷笑道。

    说完,柳青瓷拉着我,快速的走到了我们的前面去,她对我大哥说道:“跟你们说个很有意思的事儿,这里是个藏族的寺庙,但是在寺庙的后院,我却发现了个道观,个隐藏在喇嘛教寺庙的道观,奇怪吧?”

    柳青瓷这话,肯定是故意说给大哥听的,果不其然,大哥在听完之后直接问道:“在哪?”

    柳青瓷指了指道:“就在前面。”

    大哥没说话,直接就开始往那边走,我们也赶紧跟上,结果真的在这个庭院的后面,我们发现了个道观,这个道观隐藏在寺庙之,建筑风格跟土的道观差不多。可以说,单论在建筑风格上,这个道观跟这个失落的古城都是格格不入的。

    大哥则直接进入了这个道观,进去之后,里面的布置跟寻常的道观也没什么区别,不得不说,进这个道观,就给人种宁静的感觉,在道观的间有个青铜香炉,有几个曲径通幽的别院,院子不大,正对着我们的,就是主殿,我们进去之后,里面有斑驳的三清祖师像。

    这切,都太过正常了。

    但是三清祖师像的下面,却是放着口石棺。

    这个石棺出现的非常突兀,让我们都有点措手不及之感。

    这是口寻常造型的石棺,不是龙头棺或者是什么。

    但是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难道说,这是这里的藏民们,从那个沙姆巴拉捞出来的东西?”胖子激动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