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寺庙

作品:《捞尸人

    “这不是护短,这是原则性问题,我感觉柳青瓷没必要在这个问题是撒谎,毕竟这是无关紧要的问题,只要她能带我们来这个地方,那她到底是不是那支喇嘛教的后裔这都问题不大不是吗?东方叔刚才也说了,这里以前可能存在个牧场,指不定这里有成群的牛羊呢?又或者说,这座古城压根就不是喇嘛们建造的,而是在喇嘛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城池就在了,这都不定对不对?”我脸红脖子粗的道。

    “哎呦喂,咱们的小叶子什么时候脑子这么好使过?”胖子笑道。

    “就事论事!”我瞪了眼胖子道。

    胖子举起了手道:“得,我跟老陈都错了,不该这么说,胖爷我给你道歉。”

    我跟胖子还没抬过杠,甚至说我没有跟任何个人都没抬过杠,我也不知道这次这是怎么了,可能是我心里对柳青瓷还抱有丝希望,所以在他们这么说她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有点莫名的难受。

    陈东方这时候看出了我的异常,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好了,不在这个没必要的问题是浪费时间了,走。”

    我们出了这几个民宅,在接下来的发现里,小七说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当然我可不想跟你们抬杠啊,抛开柳青瓷的问题不说,你们就没发现,这里的人,似乎是在正常的生活状态,然后瞬间的全部消失了?”

    “有。他们有的人在吃饭,有的人在睡觉,房子首饰什么的没来得及拿走,饭菜有的就吃了半。”陈东方点头道。

    “那是什么导致了他们这么慌张呢?般这样的情况,要么是比较大的自然灾害,要么是敌袭。”小七道。

    “不知道。走吧,别想那么多了,想多了只会让自己更累。”陈东方道。

    “看前面。”大哥这时候说道。

    我们绕过了这几个稍微高点的建筑,眼就看到了前面的那个寺庙,因为寺庙的建筑风格跟外面的这些房子的风格完全不同,因为我们开始来的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个神庙,所以在看到寺庙的时候下子都来了兴致,就连刚才抬杠的那种心情都没有了,最主要的是,柳青瓷先我们步来了这里,她现在应该是已经在那个寺庙当了。

    我们快步的进入了那个寺庙,进入寺庙,就能感觉到当时宗教在藏民心目的地位,这寺庙很多墙漆斑驳,但是在寺庙的墙壁上我们还是能看到彩绘的壁画。

    在看到这里壁画的时候,陈东方看着我说道:“看来叶子说对了,是我们冤枉柳青瓷了,看这壁画,这个古城应该是修建在大唐年间,因为这里的壁画风格,完全是盛唐时期的风格。”

    “大唐?”胖子不信的道。

    “这点上我绝对不可能看错,李家有很多古董,六爷也偏爱这样的玩意儿,我自己也很喜欢,所以对这方面有所研究,其实我刚才就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外面的那些建筑,也有点唐代建筑的风格,这么看来的话,这个古城是兴建于盛唐,而柳青瓷的族人们来到这里是大明年间,叶子推测正确,那支喇嘛教在来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古城已经存在了,他们在这里生活,然后遭遇了变故,导致这里成了个空城。”

    “那这个寺庙,也是大唐年间兴建的了?”胖子道。

    “对,唐代是佛教盛行的个年代,,从西游记上我们就能看的出来,佛教在盛唐的时候由印度尼泊尔这些地方,经西藏传入原大地,并且被接受,那里才是整个佛教在国的兴起的时期。”陈东方说道。

    他们在争论这个的时候,大哥已经在研究这些壁画了,我其实也非常的好奇和兴奋,因为历史的真相总会通过壁画字这类的媒介传承下来,在黄河的锁龙井的壁画里我们就得到了很多重要的信息,所以我马上就把脑袋给凑了过去看了起来。

    但是这里的壁画斑驳的太厉害了,从这斑驳的壁画里我们能得到的内容也很普通,般都是厉鬼在折磨人,这就是佛教所说的十层地狱,人们在作恶之后进入十层地狱,每层都有不同的酷刑,而每个壁画都代表了层地狱要受到的酷刑,拔舌,剪刀,铁树,孽镜之类,这些壁画画的极其的夸张,看的人不寒而栗,这也是佛教对人的警示,意思是生前为恶,死后就要受到这些酷刑,这还不算,最惨的就是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每时每刻都要受到酷刑,刻都不能停歇。

    看了半天,没有任何的线索留下,我们沿着走廊,走进了前面的大殿之,这个大殿是个类似佛塔的存在,门已经腐朽不堪,在地上我嫩看到了行脚印,这个脚印是刚刚留下的,而在我们之前来到这里的,除了柳青瓷之外又没有别人,所以我们看到这个脚印之后更加的慌张,李青脚把那门给踹开,之后我们鱼贯而入。

    在这个佛塔进门之后,两边是两排庄严肃穆的佛像,在走廊的那边尽头处,我们看到了个喇嘛端坐在那里,正死死的盯着我们。

    在这个时候看到个喇嘛,我们下子紧张了起来,大哥横着刀走在前面,我们也都拿出了匕首,我们无视身边的两排佛像,严重就只有那个在走廊尽头的喇嘛。

    等走的近了,大哥说道:“是跟黄河锁龙井里面样的干尸。”

    我走了过去看,这个喇嘛动不动,动作安详的坐在个蒲团之上,眼睛半睁着,似乎在看着我们。因为都是干尸,所以相貌上我根本就分不出这个喇嘛跟锁龙井里的有什么区别。

    在这个喇嘛的面前,有本黑色的古书,这个古书的材质竟然是种黑色的石头,入手冰凉,在石头上,刻着我们看不懂的字。应该是经书之类的东西。

    在看到这本书的时候,陈东方伸手就要去拿,我本来以为这没什么异常,结果大哥的刀瞬间横,直接就横在了陈东方的脖子上。

    这变化简直就是在瞬间。

    李青瞬间的举起了匕首对上了我。

    而胖子则拿出匕首对准了李青。

    秋离,也在这时候举起了她的手枪对准了胖子。

    ——我们这支看似和谐的队伍,在这本黑色的古书面前,所有的切和谐,瞬间崩碎。

    李青下手很狠,他的匕首已经划破了我的肌肤,那边的陈东方手还保持着在这个经书之前的动作,我能看出他额头上有汗水流下。

    “你们这是干什么?就这么本破书,你们争什么?”胖子这时候虽然那匕首对着李青,但是他还是叫道。

    “仲谋,你这是干什么?”陈东方对大哥笑道,只不过这个笑容非常的勉强。

    “不干什么,怕你乱动东西惹来麻烦。”大哥收起了刀。

    而陈东方也直起了身子,不再看那本地上的经书。

    陈东方是不拿了,但是大哥却弯下身子去把这本书给拿了起来,陈东方的脸色下子变的非常难看,他笑道:“仲谋,这么做就没意思了吧?”

    “这是你的东西吗?你看的懂吗?”大哥反问道。

    “我说你们不会又要干架吧?咱们好好的队伍,本书至于吗?要不你们给胖爷,胖爷我帮你们保管。”胖子笑道。

    “你们这群聪明人,为什么不想想,既然我先你们步来了这里,这本经书要是有用的话我早就带走了,还会留给你们吗?”这时候,门外响起了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正是柳青瓷。

    她出现,几乎把所有的火力都给吸引了。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看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