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失落古城

作品:《捞尸人

    那金莲的火焰,把这个“发狂”了的喇嘛队伍吞并,这队伍的喇嘛被金莲的火光给烧的通红,奇怪的是,这么熊熊的烈火,近在咫尺的我们却并不感觉热,甚至就连那喇嘛脚下的雪地也未见融化,但是在大火消停之后,所有的喇嘛都消失在了这金光火焰之。

    “道家的些法术的确是不能用常理来度之,我曾听六爷说过,佛家有业火,道家有三昧真火,估计胖子施展的就是这个三昧真火,还真没看出来,胖子竟然有这样的手段。”陈东方笑道。

    不得不说,胖子的这手是真的绚烂,场景更是美轮美奂,看的我不由的都呆了,只不过就在我们感叹这火焰消散的时候,胖子想要站起来,却个站立不稳直接头就扎在了雪地之上,我就要去拉着胖子,李青拉了拉我道:“有点眼色成吗?这时候你是该慌的时候吗?”

    也就是这时候,小七像是个离弦之箭朝着胖子冲了过去我才反应过来李青的意思,不由的笑道:“还真的把这茬给忘了。”

    “我老咯,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了,现在的小丫头都喜欢那些弱不禁风的小鲜肉,在我们那个时代,胖子这样的才是抢手货,有大把的力气,牙口又好,绝对是干活的好手。”陈东方笑道。

    不得不说,胖子在这个时候的忽然爆发,不仅为我们解了燃眉之急,更是通过这个绚烂的场景彻底的征服了小七的芳心,我们也是真心的为胖子高兴,看到这个,我就感觉胖子这才是谈恋爱,喜欢,羞涩,追求,我的呢?抛开韩雪不说,秋离这丫头纯粹是为了睡而睡我,柳青瓷更可恶,睡了我不说,还利用我!这他娘的都叫什么事儿?

    “七小姐,虽然我们都很想让你陪着胖子,但是咱们现在必须马上去追上柳青瓷了,来大雪山里受了这几天罪,谁也不想功亏篑啊!”陈东方说道,说完他走了过去,从小七的手里接过了胖子扛了起来,之后在大哥的带领下,我们循着柳青瓷在地上留下的脚印往前面快速的赶路。

    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个雪原,顺着柳青瓷的脚印,我们直追到了这个雪原的边缘,也就是在雪原终结的时候,在我们前面出现了座雪山,到这里的时候,其实柳青瓷的脚印已经不见了,但是上这座山,几乎就是我们的直觉,而且除了这座山之外,这里其实也已经没有了别的路可以走。

    我们攀上了这座雪山,站在雪山之巅,胖子非常应景的在这时候苏醒了过来,我们站在这个山巅上,谁也没有说话,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此时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在大雪山里这几天的赶路之后,我们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只存在于传说的地方。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甚至自己都不太相信这个传说的真实性。

    在这大雪山的深处,竟然有这么座古城。

    按照柳青瓷他们族人的说法,当年他们失踪的先人们在这里给真神建了个神庙,并且在这里成了神的奴仆,但是真的在看到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不仅仅是庙,而是座城池。

    座隐藏在大雪山深处的城池。

    “还在等什么!下山!”陈东方挥了挥手,我们起朝着下面的城池狂奔而去,我们几乎已经不用脚走,因为兴奋,整个人都是朝着山下滑行的,到了下面之后,我们更是没有丝毫的耽搁,马上就冲进了这个城池之外。

    胖子这时候恢复了定的体力,他站在门外叫道:“门内的人都听着,紫府山大真人刘天赐在此,识趣的赶紧打开城门出来投降,不然我就把你们的少主叶继欢的人头给砍下来祭天了!”

    “我操你大爷,你瞎叫什么?站在上面的时候你没看到吗?这个城里面个人影都没有,该塌的地方差不多都塌陷了,你要真给叫出帮大粽子出来,就你现在还能来群金莲吗?”我笑骂道。

    “这要真的是那些藏民为他们的真神蚩尤建造的城池,那你不就是小神吗?你在胖爷手上,来多少人胖爷也不怕。”胖子道。

    “好了,别开玩笑了,这里面没有那么简单。”大哥说道。

    我们现在本来心情都不错,被他这句话煞风景的话说,我们还真的都不再开玩笑,之后大哥提起了刀,马当先的冲进了这城池之。

    其实也不怪胖子学着战争场面的话对里面喊话,主要是这在大雪山深处的古城的确是给人种穿越古代的感觉,比如说我,被胖子那么说,还真的有点以为自己是个穿着龙袍被五花大绑的太子爷了。

    闲话暂且不表,里面的情况跟我们之前在山顶上粗略看到的差不多,在这里其实有很多民房已经坍塌,保存的完好的都是相对来说比较好的些建筑,从建筑风格上来看,这座失落的古城其实跟以前西藏的些建筑差不多。我们虽然不是学者,不是来这里做研究的,但是对于这里的切我们依然是有兴趣,特别是小七跟秋离这两个丫头,到处看,还真的当我们来到个古城来旅游了,不过好奇心我们也有,就跟着这两个丫头进了那些民房去看了看。

    我们去那些保存的还差不多的房子之看了看,发现里面有牛羊的枯骨,有在桌子上的器皿,还有些在羊毛毡子上放着已经腐朽但是注定在以前是非常贵重的藏族服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进入雪山的喇嘛教众人,他们曾经在这里生活了段时间,在外面的雪地之下,应该是牧场,他们甚至在这里畜牧,生活。”陈东方道。

    说完,他就看向了我,因为这就又牵扯到了柳青瓷。

    按照柳青瓷的说法,喇嘛教的人们进雪山深处,就是为了寻找神的踪迹,并且在里面失踪了——他们是来执行任务的,那就不可能带的有牛羊,更不可能带着金银首饰服饰什么的。

    所以说,两者结合下,柳青瓷说了半的实话,半的谎言,按照现在我们看到的,应该是那直喇嘛教找到了这里,找到这里之后,他们应该是不慌不忙的把他们的族人连带着他们的牛羊全部都迁移到了这里来。

    “柳青瓷为什么要在这方面撒谎?她就是说实话也没事儿啊!”胖子道。

    “她在这方面撒谎,应该是有理由的,理由就是,她根本就不是当年那支喇嘛教的后人,包括外面的藏民,都不是。她首先在这个地方就撒了个弥天大谎,因为藏民们迁徙的话,不可能把族人们留在外面部分,以前藏民部落的人数并不多,这个城池的规模本身就足够个部落甚至五个部落都塞的下,更没有道理没有理由把族人留下部分。”陈东方道。

    虽然说仅凭这些房子里留下的东西就作此推断未免有点太牵强,但是这也很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柳青瓷会在个不该撒谎的地方撒谎。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柳青瓷其实跟我们样,她在某个地方得知了当年入雪山失踪的喇嘛教藏民的事情,她想要找到这个地方,为了骗我们,所以编造了个身份?那这女人也太可怕了点!”胖子道。

    “但是那些藏民们又是怎么回事儿?她不可能让那么多人陪着她演戏吧?我说,不是我偏袒她或者怎么样,咱们并不能仅凭着这点东西就去主观的臆测个人。”我脸上有点发烧的道。

    “啧啧,我们的小叶子生气了,护短咯!”胖子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