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步步生花

作品:《捞尸人

    大哥话里的意思非常明显,柳青瓷能活着在那群活死人的喇嘛队伍当,是因为她暗拿了我的血做她的护身符,至于说是什么时候拿的,我不知道,但是这几天我放了好几次的血,就像大哥说的,反正我的伤口愈合的很快很快,连同着我的手都遭了秧了,而这几次,都是柳青瓷帮我处理的伤口,所以说她要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把染着我血的布条藏起来,这太容易了。

    在他们每个人都蘸点我的血抹在手上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我他娘的就是怪物,等抹好了血之后,大哥挥了挥手,我们朝着这群喇嘛跑去。

    真的临近了这些毫无生气可言的喇嘛的时候,我看他们的脸色还是有点发虚,因为我的血可以抗拒这些致命的雪虫毕竟是大哥的推断,最后,还是大哥马当先的走到了那喇嘛的队伍当并且对我们表示了安然无恙,我们这才大着胆子走了上去。

    当我走进这喇嘛的队伍当的时候,奇怪的幕发生了,他们走进去都没事儿,就在我走进去的时候,这队伍的喇嘛忽然停住了,胖子的脸下子就白了,他抓起了把黄符道:“操!诈尸了!”

    “别慌!”大哥拦住了他道。

    结果,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之,这群喇嘛齐齐的调转了下身形,他们停止了诵经,反而是齐刷刷的对着我跪拜了下来。

    这幕似曾相似。

    我想到了我第次去柳青瓷的别院,在柳青瓷的别院里的群喇嘛,就是这么对我跪下来的,可是这时候,那四个喇嘛已经变成了被雪虫给控制的活死人。

    队伍,没有跪下的,除了大哥他们,在队伍的间,还有个人站着对我浅笑的,除了柳青瓷还会有谁?

    她对我笑的非常明媚,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个极美的女人,我说过她有千张脸孔,但是她的每张脸孔都是那么的好看。

    或许对别人来说,她就是个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我不由的看呆了,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拿出了那把软剑,也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下,我看到她的手挥,血就撒了大片。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是说跟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知道我的手刚才划了刀,所以她也在自己的手上来了这么下?

    就在我想的时候,这群本身在地上跪拜的非常虔诚的喇嘛,以柳青瓷的血为个圆,纷纷的抬起头来,再抬头的时候,他们那没有瞳孔空白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

    柳青瓷给我来了个飞吻,接着整个人就往前面狂奔而去。

    因为角度的关系,他们几个都看着我,只有我个人看到了柳青瓷的举动,在柳青瓷跑走之后,那些眼睛变红了的喇嘛站了起来,此时的他们,像是个个发狂了的尸体。

    我目瞪口呆的指了指后面,他们顺着我的手指回头看了眼,大哥瞬间提起了刀,而胖子则是撒了把黄符出去骂道:“什么情况,还真他娘的诈尸了?!”

    “是柳青瓷,她对着这群喇嘛撒了把血。”我道,这时候,我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必须告诉他们真相。

    因为二百个喇嘛,齐刷刷的站起来,并且像发狂样的对着我们冲来,只有他们知道真相,才能让我们度过这关。

    ——大哥提着刀冲了进去,本来以大哥的身手,跟了六爷学刀法之后应该是冲进去如入无人之境,但是这次他刚冲进去就退了出来,因为这些喇嘛的身子似乎非常的坚硬,大哥的刀砍在了他们的身上砰砰作响,就像砍在了石块上样。

    胖子手的黄符撒上天空,他咬牙,那道道的黄符,化成把把的古剑,转眼间,在这二百个喇嘛的头顶,密密麻麻的都是剑。

    胖子的这手,我已经见过很多次,抛开威力不说,这法术真的是非常的炫酷。

    胖子的手往下压,把把剑落下,仿佛在喇嘛的队伍化成了道剑雨。

    剑雨落在喇嘛的身上,依旧是砰砰响,喇嘛们身上的喇嘛衣破碎,露出了发白的肉体,那些肉体看就是冰块般非常的坚硬。

    李青这时候有点不服气的拿着匕首冲了过去,他的速度极快极快,他脚踢在了喇嘛的头上,但是下刻他的脸片潮红,落在地上的时候,他抱着自己的脚站都站不稳了,不由的骂道:“他娘的,这么硬?!”

    这群喇嘛就对着我们走来,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僧兵,他们速度不快,步伐稳重,但是我们却拿他们毫无办法,他们别的没有,就个硬。

    “我的血没用吗?”我问道。

    大哥再次冲了出去,拿有血迹的我的手摁在了那喇嘛的脸上,但是喇嘛张嘴,差点把大哥的手给咬下来,他赶紧退了回来道:“没用。”

    之后,大哥看了看胖子道:“佛道不两立,这些喇嘛也算是和尚,是时候证明佛道哪家强了,你还不抓紧机会?”

    “这时候你们想起胖爷我了?”胖子道。

    “别他娘的废话了,我去过玉皇道,知道你刘天赐在玉皇道的鼎鼎大名,再磨叽就追不上柳青瓷了!”大哥道。

    我们的目光下子看到了胖子那边,胖子直以来都很惨,空有身法术,但是却得不到施展,更是两次都差点挂了,大哥的话让我不禁想,难道胖子还藏拙了不行?

    谁知道胖子在这时候挥手道:“都退后,胖爷我要动真格的了!刀剑无眼,别伤着你们啊!”

    他的这句话说的我们想笑,但是还真的退避三舍。

    “胖爷我要是死了,小七你可起码得为我守孝三年!”胖子这时候对小七叫道。

    小七双手撑在嘴边对胖子叫道:“你要是死了,我就是你的未亡人!”

    “妥了!有你这句话,真死了也值了!”胖子回应道。

    “真他娘的没看出来,这胖子还是情种。”陈东方笑道。

    但是接下来,陈东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胖子动了。

    他的动作,完全跟他肥胖的身子不成正比。

    他的步伐很奇怪。

    也很快。

    他也没有冲入那喇嘛队伍,而是绕着这喇嘛队伍在跑。

    在他的脚下,每跑步,就生出朵金色的莲花。

    步莲。

    步步生花。

    转眼间,他的脚下已经走出了千步,万步,他快速的围着这两百个喇嘛转了圈,也在这喇嘛的队伍周围,种了地的莲花。

    最后,胖子回到了最开始的位置。

    他没有面对那些喇嘛。

    而是面对我们的方向盘腿而坐,他看着小七道:“七妹子,回去就给胖爷我当媳妇儿吧。”

    说完,胖子开始掐诀。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送给你。”胖子笑道。

    接着,幕极其拉风而绚烂的场景在胖子的身后呈现。

    那千朵金莲。

    同时绽放。

    在胖子的身后,开起了塘金莲海。

    站在我身边的小七捂着嘴巴,泪流满面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求婚场面,哪个女人能拒绝?

    “金莲虽美,花开花落,但是却不敌你。”胖子直害羞,这次还真的甩开了,这话说的我身的鸡皮疙瘩。

    胖子的话,却不仅仅是表白,因为随着他的话,他身后的金莲花开始由绽放,到枯萎,莲子落在地上,再次的快速绽放。

    “生生不息。”胖子道。

    金莲已经有无数朵。

    胖子抬手。

    金莲瞬间引燃。

    无数的喇嘛,于金莲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