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暴风雪

作品:《捞尸人

    我们安顿好了营地,柳青瓷顺理成章的钻了进来,事到如今我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最主要的是哪怕我们是个帐篷,看着她身子那厚重的衣服都无法遮挡住的玲珑曲线我也有点口干舌燥,奈何天的赶路实在是太累了,我俩说了会儿话我就有点迷迷糊糊的了,就在我迷糊的时候,柳青瓷在我的脸上亲了口,我拍了拍她道:“累坏了,赶紧睡吧。”

    她的睡袋仅仅的挨着我,媚眼如丝的道:“真的不来发?以后好歹可以回去跟人吹牛说是在大雪山里跟柳青瓷做过爱的人。”

    我睁开眼瞪了她眼道:“想想是很刺激,但是你不想咱俩搞到半的时候冻成冰雕了吧?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千万年后子孙后代找到这里来,在把咱俩搬回去展览?”

    柳青瓷笑的花枝招展的,最后道:“你个傻子,摩擦产生热量都不知道?”

    “打住打住,睡觉。”我道。

    柳青瓷倒也没跟我乱,而是把睡袋紧挨着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大哥。可能是他这个人有点太自以为是吧。”

    听了这话之后,我不知道怎么接话,更不想去讨论这个话题,因为这是我心里的个禁忌领域——鬼裁缝的两个预言,胖子跟我有战,并且只有个人能活下来,这个语言在冥冥之我能感觉到在步步的接近,并且随着我们接近真相,这天就会来的非常快,用辩证法来看,既然鬼裁缝的第个预言是真的,那么另外个也不会差。

    大哥真的恨我吗?

    我本来是装睡不想跟柳青瓷讨论这个话题,但是就这么装着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我发现雪山里的夜晚就不能风平浪静,半夜里,我依旧是被噪杂的声音给吵醒,醒过来的时候柳青瓷已经不在帐篷里了,外面的声音非常的噪杂,除了人说话的声音之外,还有异常大的风声,就在我迷瞪的时候,忽然帐篷被连根吹飞,我下子暴漏在了外面的风雪之。

    我从睡袋里爬了起来,爬起来之后整个人都站立不稳,只能艰难的迈着步子朝着他们几个的方向走去,就这都十分的艰难,要知道,我们选择营地的地方总是在稍微避风的地方,但是这里的地形却完全没有办法应对这场忽如其来的暴风雪,那暴风卷着雪粒吹在人的脸上就如同是刀子割在脸上样的难受,我想张嘴叫下他们,却发现我根本就没办法张开嘴巴,因为只要张开,我的嘴巴里马上就会被雪给塞满。

    我拿着手电对着他们晃了晃,李青跑了过来拉住了我,这才把我给拉到了他们的身边,我们互相拉着搀扶着这才能站立,陈东方这时候说话了,他说话的声音非常大才能让我们勉强听到,我大概的听到他在叫:“我们必须离开这里,找个山坳!不然晚上我们都会被冻死!”

    他不说我还不知道,倒也不是不知道,虽然我们穿的衣服是职业的雪山登山服,但是在这种强风之下,任何道缝隙里都被被强风给灌入,我整个人都已经被冻的麻木了而已。

    “人齐了吗?”陈东方又叫了声,我本来就没意识到这个问题,陈东方说我们才互相的看,马上我就发现了个非常恐怖而纠结的问题,那就是柳青瓷不见了,柳青瓷带来的四个喇嘛还在,就是她这个人不见了。

    我心里下子变的非常难受,以柳青瓷的身手,我不信她会被雪给吹飞,她哪怕现在变成了我的女人,是真正意义上的我的女人,我心里依旧对她十分的戒备,她表现的也直规矩,但是在这时候,终于是忍不住露出狐狸尾巴了吗?

    我在这么想的时候,胖子手拉着个喇嘛,他马上就对喇嘛翻了脸,胖子的身手很好,他下子就把喇嘛制服,并且要去制服第二个,我知道胖子的想法,在柳青瓷失踪的情况下,我们必须要把喇嘛给牢牢的控制在手里,因为他们是跟柳青瓷伙儿的,喇嘛们直乌拉着什么,但是声音都被风给吹散,其实就算是不吹散,在没有了柳青瓷这个翻译的情况下我们也无法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而胖子做的事情,道理上来说是没问题的,可是这四个喇嘛的表情跟动作都相当的无辜,我想拦,但是却没有动,因为柳青瓷这边出了问题,我是最没有发言权的。

    因为我是她的男人。

    这他娘的要是在古代,我就是第责任人。

    我没有去拦着,陈东方却拦住了胖子,胖子大叫道:“这个时候了,你还相信他们啊!”

    “这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如果他们也有问题,早就在我们睡着的时候走了,而且他们跑不了,看着他们!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避开风!”陈东方大叫道。

    胖子踹了喇嘛脚,指着喇嘛道:“胖爷我不管你们听不听的懂,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你们就准备长眠在这陪着你们的神吧!”

    ——我们在雪地上互相搀扶着艰难的走,虽然艰难,但是因为我们这边人的身手都不错,我们还是走到了处山坳当,这里的风只是相对来说比较小,其实单独的话还是站立不稳,这时候,大哥从李青那里拿出了绳子,他抽出了直背在背上的长刀插在地下的冰层上,之后把绳子给绑在刀柄上把绳子递给了我们,我们抓着绳子,整个人都趴在地上,无视狂风与暴雪,就这么动动来保持体力。

    最终我们都几乎被雪给活埋了,好在雪在掩盖了我们大半的身躯之后也算是无形之增加了我们的重量,这个狂风直持续了个多小时,这才堪堪的小了起来,我这时候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秋离还好,这丫头胆子大,而小七整个人都是呆滞的状态,虽然她也很勇敢,但是毕竟是李家的千金大小姐,整个人都吓蒙了。

    胖子安慰着小七苦笑道:“知道胖爷我现在最想要什么不?来个热炕,再来个大棉被,让我就这么搂着小七好好的睡觉,什么蚩尤,什么真相,胖爷我统统不想要了。”

    “妈的,你这货,字还没撇呢就想抱着我们七小姐睡觉了?”陈东方笑骂道,他想点烟,但是防风打火机在这里也不防风了。

    我们清理了身上的积雪,就这么呆坐着,可能是怕我尴尬的原因,谁也没有去提及柳青瓷的问题,但是我知道,大家心里现在肯定都在想这个事,柳青瓷的忽然失踪,的确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被动。

    她直在告诉我们,她对这里无所知,但是她这次单独的行动,无疑是暴漏了,她对这里非常熟悉,并且知晓这里的切。

    就在这个时候,直闭目养神的大哥忽然站了起来,他拔出了那把长刀往前走了几步,之后把身子给伏在了地上,似乎是在聆听着什么。

    过了会儿,大哥站了起来回头对我们道:“躲起来,有人来了,人还不少!”

    “我操!什么情况?杨开封的人?”胖子惊叫道。

    “不知道,总之人数上不少。”大哥紧握着刀道。

    我忽然紧张了起来,在这大雪山的深处,出现了队人数不少的人马,不是杨开封的人,还会有谁?

    但是刘开封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