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长兄如父

作品:《捞尸人

    如果按照大哥的说法,这在冰天雪原之地被困守的神其实是华夏传说的蚩尤,更有传说苗人是蚩尤的后裔,事情按照这个方向来推测,其实非常简单明了,当年逐鹿之战失败后的蚩尤,被黄帝给葬在了这冰山之上,作为蚩尤的后人苗人为了守卫祖先的坟茔,所以在这坟茔的四周布下了雪山蛊虫,这些蛊虫其实就是代替苗人的守墓人,把所有靠近这里的人都给杀死,就像这些士兵的死法样。

    而我的血可以让这些守墓的蛊虫退散,岂不是就证明我的确跟蚩尤在血脉上有定的关系?

    因为这样我才有点高兴不起来,虽然说成王败寇,蚩尤是因为战败者所以才有了大魔王的称号,如果当时战胜黄帝的人是蚩尤,那历史就会被改写,尽管我知道这个道理,但是脑袋里的蚩尤完全就是个蓬头垢面张牙舞爪大魔王的身份,想到我跟他是族人,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你们记不记得有个说法,说蚩尤死后,黄帝为了防止蚩尤死后作乱,黄帝把蚩尤给肢解了,身首异处葬在不同的地方?”这时候胖子问道。

    “对,是有这么回事儿,还说枫叶就是蚩尤的血染红的,盐池的水是蚩尤的血化的。你现在怎么想起这个了?”小七说道。

    “你们不感觉,刘伯温肢解神龙,把神龙的龙鳞龙尸龙元放在不同的地方,跟黄帝肢解蚩尤有点像吗?”胖子道。

    他这句话让我心里再次沉,他娘的,你这不是在为我是蚩尤的后人再次提供证据吗?

    陈东方看我脸色不太对劲儿,瞪了胖子眼道:“你他娘的别说了成吗?”

    胖子被陈东方这么点,倒是发现了我脸色不对,不过这家伙跑过来勾住了我的肩膀道:“我说你不是吧?蚩尤的后人咋了?你知道蚩尤多猛吗?你想想你被点上魂灯的时候打人的气势,还真的跟蚩尤有点像,那体内简直是有洪荒之力啊!”

    “操你大爷!你稀罕我把这身血输给你吧?”我晃了晃脑袋,这么多人在呢,我总不能因为这个在这边伤春悲秋的,笑着骂了句胖子。

    “这才对嘛,乐观点,孙仲谋,看来你这次去了趟玉皇道还是有收获的嘛,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去帮叶子找到他的老祖宗?”胖子对大哥说道。

    大哥摇了摇头,他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锁定了那四个喇嘛问道:“你们看出什么了吗?”

    ——现在我们都说柳青瓷他们的神是个大魔王,柳青瓷那边倒是没有太大的波澜,她跟喇嘛们交流了半天之后摇了摇头道:“看不出什么,现在看来只能证明我们之前的族人还在这边活着,但是他们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线索,先按照我们既定的路线走吧,卓玛奶奶留下的地图其实也就在湖的对面,至于说前面怎么走,要怎么到达那个地方,还是要靠叶子,或者说看运气。”

    这如果是个专业的探险队,作为领队的柳青瓷要是敢在这冰山雪原里说出靠运气的话那简直就是荒谬至极,但是现在我们却并不感觉突兀,虽然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比如说感受到我的族人的召唤之类的。

    我们把尸体都丢进了水潭子里,不管他们是怎么样的立场,毕竟死者为大,在临出发之前,大哥对我们说道:“前面的路上不会说十分的安全,按照我的推测,你的那些族人在这里也不定是敬神。”

    柳青瓷直以来对大哥都十分的客气,但是大哥的这句话说之后柳青瓷脸上有着明显的愠怒,她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六爷说过。你能在京津之地占据席之地,是因为你长了张好看的皮囊和比较好使的脑袋之外,你那雪山深处的族人也是你的筹码,要知道,从大明年间进山的喇嘛,如果到现在还活着,不能说永生,起码也是长寿,那些人培养你,无非是想利用你进入雪山,并且找到你的族人们长寿或者永生的秘诀,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个问题,你的那些族人们在这雪山之得了了永生,按照正常的思维,作为先人,他们本应该去把你们都给接过来才对,毕竟有福同享嘛!你们族人定居在雪山的边缘,不也是想着等他们来接你们吗?但是他们接过吗?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神地,却让后人们在山外受尽轮回之苦,这其想必也是有点原因的。”大哥冷笑着道。

    这可能是我见过大哥之后大哥口气说的最长的话。

    柳青瓷在听完大哥的话之后脸色不太好看,我直担心的就是这点,柳青瓷虽然是个女人,但是除了在我面前之外在其他的地方都有点太锋芒毕露了点,而大哥虽然话不多,其实在他的骨子里却也是个极其傲气的人,他们俩的相遇肯定不会太平。眼见着俩人都会吵起来,我赶紧要去劝架,谁知道柳青瓷倒是先拉住了我的胳膊,她换上了张笑脸道:“你是大伯子,是叶子的兄长,那就也是我的兄长,按照古代的说法,长兄如父,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

    柳青瓷忽然的转变态度,让我舒了口气,我看了她眼,她也在浅笑的看着我,我轻声道:“谢谢。”

    “谢什么,本身就是你主外,我主内。”她笑道。

    “行了行了,你看人家柳姑娘多给你们兄弟俩面子,走吧,在这墨迹也没什么用,是骡子是马到时候看看就行了,反正胖爷我此时是真的饥渴难耐了!”胖子道,他时激动,竟然直接拉起了小七的手起走,可能小七也没反应过来,就这么任凭他拉着走了几步,在走了几步之后,小七忽然想到了什么,脸红的甩开了胖子的手,胖子也呆住了,那张胖脸红的跟猴屁股样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这天下能让胖子手足无措的,也就只有小七了。

    “拉着吧,地滑,等回去之后见了六爷,我给他们求求情,把你们的事情给办了?”陈东方也难得的开起了玩笑。

    “东方叔!”小七娇嗔道,个可以在孙家大闹天宫的女子,在面对这样的问题的时候也是娇羞到不行。

    ——这虽然是个小插曲,但是这个小插曲无疑是让我们尴尬的气氛得到缓解,我们这个队伍看似是家人,其实其非常复杂,因为谁也不知道对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比如说陈东方,比如说大哥,比如说柳青瓷,他们的目的可能不样,可能样,所以会经常尴尬冷场,这也是非常无奈的事情。虽然现在看起来,因为我的关系,让这个队伍队员之间都有着莫名的联系,但是我也清楚的知道,假如真的有天目的产生了冲突,那这个平衡关系会瞬间的瓦解,甚至彼此开战都不是没有可能。

    这天,或许不会太远。

    我们接下来继续赶路,所谓的望山跑死马,我们明明可以看到湖面的尽头,感觉对岸就是近在咫尺,但是真的走起来,却足足的用了天,直走到半夜,我们才勉强的到达了对岸,而这对岸,就是卓玛老太地图终结的地方。

    前面的路,只能靠我来蒙了,想到这个,我变的极其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