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湖面之下

作品:《捞尸人

    “也就是说,那些高层除了利用鬼道玉皇道之外,其实自己也有暗派人来?”我皱眉道。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这我倒是知道,因为绝密A计划,本身就算是六爷牵头的,当年我跟天华哥神农架之行,就是由高层发起的,这个我应该对你们说过,只是我没想到,绝密A计划从神农架之行之后就取消了,谁知道他们竟然在这条路上走了这么远。”

    “去神农架,不是偶然。”大哥说道。

    大哥说着,就扒开了那些尸体身上的衣服,在扒开之后,我看到在这尸体上有个串神秘的字符,说是字符,倒还有点像是某种图腾。

    “柳姑娘,或许我应该叫你弟妹,难道你不应该解释下吗?”大哥这时候回头看了眼柳青瓷道。

    柳青瓷道:“这个我真不知道,进入雪山的路口有很多,三雪圣山只不过是当年那四个喇嘛出来的时候经过的。”

    “是吗?”大哥冷笑道。

    我的心下子悬了起来,我生怕大哥的驴脾气直接对柳青瓷动手了,结果就在这时候,那喇嘛们走到了尸体的边上,喇嘛们把大哥捞出来的尸体个个的衣服都给脱掉,因为都是男尸,所以脱光了之后搞的小七还挺不好意思的,结果都脱光之后,我们发现,在这些尸体的胸前那个位置,每个都印着模样的字符,也就是图腾。

    位置样,图腾更是模样。

    “这是那个队伍的编号?”我问陈东方道。

    “不会,编号也不可能完全样的。”陈东方摇头道。

    这时候我们都看向了那四个喇嘛,因为这四个喇嘛直以来都很少做事,这次他们主动的去脱尸体的衣服,最重要的是,他们似乎在研究着那神秘的图腾,并且在议论着什么,过了会儿,柳青瓷对我们说道:“喇嘛们说,这图腾,是我们的族人留下的,这类似于道教的镇尸符,是用来镇压尸体的。”

    “嗯?”胖子皱眉道,说完,他朝着尸体走了过去,他拿起了尸体的手,又撬开了这尸体的嘴巴,道:“没错,这尸体是诈尸过。奇怪,你们发现了没,他们的身上没有明伤,是怎么死的?死之后又怎么诈尸了?”

    说完,胖子看着大哥道:“孙仲谋,你是捞尸人,水里的尸体你最在行,讲讲?”

    大哥没说话,但是却有所动作,这可能是大哥第次在我们面前展示捞尸人的技术,也就是水鬼脉水鬼王的技术,他伸出了两根手指,顶在尸体的人,看他的这个样子,有点像是抢救昏迷的人,但是又不像。

    不得不说,我们谁都没见过大哥跟尸体打交道,他这样,让我想起来了大哥初来伏地沟的时候竖起捞尸人牌子之后他在十二道鬼窟里捞尸的种种手段,凭字就可以断定落水人的生死,用唐人杰的血就可以捞出成了骷髅的唐人杰儿子的遗体,这些神秘的手段甚至比大哥的身手还要耐人寻味。

    大哥出手,我们都静了下来,他闭上了眼睛,过了会儿,大哥忽然对着尸体说了句什么,最近直都是柳青瓷担任翻译的角色,我几乎是下意识的问柳青瓷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柳青瓷苦笑着道:“你大哥说的不是藏语,是阴。”

    “安息退下的意思。”胖子道。

    说完他看着大哥道:“你真的能跟这死尸交流?有没有是法决什么的?教教我!”

    大哥理都没理胖子下,他拿出刀,之后直接刀插在了尸体的胸膛上往下拉,这举动把小七跟秋离都吓的大声尖叫了起来。

    划开之后,大哥目光冰冷的把肉给分开,我虽然有点恶心,但是还是忍不住凑上去看,结果我看到在尸体的肚子里,五脏六腑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堆密密麻麻的白色的发着亮光的卵。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大哥看着柳青瓷问道。

    实际上,在柳青瓷看到这些虫卵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变了,她点了点头道:“雪虫卵,吃人五脏六腑。吃完之后,会控制人去杀人,这是魔鬼的使者。”

    “记得刘开封身边的那个那多吗?”大哥在柳青瓷说完之后对我们说道。

    “蛊术?!”胖子惊叫道。

    大哥点了点头道:“苗人跟这件事牵连很深很深。这些雪虫卵,其实就是巫蛊之术,苗人在这里布置了这个,就是为了守卫里面的东西,我没有去过玉皇道,去了之后我才知道了些事情,你们藏族所谓的神,其实是只传说的大魔王。当然,这是种可能。”

    “苗人,巫蛊,大魔王,我操孙仲谋!你说那金色骨头的主人,就是这里的真神,其实是他?”胖子这次几乎都要跳起来了。

    “起码玉皇道是这么认为的。”大哥点头道。

    “谁啊!你们俩这卖的什么关子?!”我着急道。

    “蚩尤。”陈东方面色惨白的说道。

    我感觉我的脑袋似乎嘭的声爆炸了开来。

    大哥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别想那么多,传说跟现实有很大的区别,再说了,玉皇道的说法也不定准确。”

    我不傻,在陈东方说出蚩尤这两个字之后,我脑袋虽然爆炸,但是是被所有的信息量给冲的爆炸的。

    蚩尤。

    我的族人。

    我忽然明白,玉皇道的有些做法是前后矛盾的了。——在开始,二龙驮石而来之后,他们也以为是天神下凡,并且因此还跟刘伯温联手保护过真龙和那两个孩子,但是在后来,他们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他们认为的天神下凡,其实是蚩尤的族人下凡的。

    魔王的族人,自然是要绞杀的,就算是不杀,也不能放任成长起来。

    这就是玉皇道想要杀我的原因?

    我能想到的,陈东方他们也都能想到,我看了看秋离,发现这个直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此时也是小脸煞白。

    我晃了晃脑袋苦笑道:“我他娘的直以为我是神族,最次也得是个龙族,搞了半天我他娘的竟然是魔族的后裔?”

    “上古的神话并不定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你别忘了,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假如那时候战胜的是蚩尤,现在的魔王就是炎黄二帝了。”陈东方安慰我道。

    我们这边说什么,那些喇嘛肯定是听不懂的,但是他们此时也在议论什么,我们也听不懂,我把那爆炸的信息和我内心的波澜强行的压制下去,看着柳青瓷道:“喇嘛们说什么?”

    “他们说,族人们在此镇压了尸体,就证明族人的传说是真的,那些人真的没有死,他们还活着,并且成了神的仆人,因为只有活着,才能对尸体镇压。这也说明,我们离那个地方已经很近了。”柳青瓷道。

    就在这个时候,小七忽然指着那尸体的肚子大叫了声,接着,我们看到那尸体肚子里的虫卵,竟然在快速的孵化,之后,有个带着翅膀的白色透明小虫子,破卵而出,虫子疯狂的啃噬着尸体,不会儿,竟然飞了起来。

    这还不算什么,在我们脚下的冰面之下,忽然亮起了无数的白光,似乎密密麻麻的虫子,闻到了我们这些闯入者的气息,都朝着我们汇聚而来。

    “这虫子,只要挨到人就会死!”我难得的见到柳青瓷慌张。

    而这时候,大哥却点不慌的道:“知道为什么叶子是来这个地方的关键吗?”

    说完,他拉过了我,用刀划过我刚刚才长住伤口的手,随着我手上血的低落,那水面下的虫子,似乎是惊慌失措的褪去,那地面上的虫子,也钻进了水不见踪迹。

    这场景非常的壮观和震撼,滴血,足以让这么多让人闻之色变的虫子褪去,但是此时,我却点都高兴不起来。

    因为这无疑再次的证明了刚才我的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