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胖子的梦

作品:《捞尸人

    我在瞬间张大了嘴巴,心里的滋味五味杂陈,这种感觉没有办法用语言去表达,我愣了会儿,忽然想大耳瓜子抽自己的脸上,原来胖子做梦梦游跪拜,是因为他梦到了有人要杀我,他是用跪拜来换我的命的?

    我竟然还因为他的梦游而怀疑他,而这个怀疑还差点要了他的命!

    “你怎么了?也做这个梦了?”胖子问道。

    “没有,你是不是傻,那人要是真想杀我,你跪跪就不杀我了?”我挤出个笑脸道。

    “要怪就怪梦太他娘的真实了,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吗?胖爷我知道没用啊,但是我不跪的话他立马就把你给砍了,那时候哪里还有心情管这些?”胖子道。

    “那假如你梦到的东西真的发生了你咋办?”我问道。

    “还能咋办?不过多半是不会发生的,我这么跟你说吧小叶子,主要是胖爷我这两天太怕柳青瓷这个女人了,胖爷我不是卫道士,我知道你心里有韩雪,因为千手观音的事情有了疙瘩,而且柳青瓷送上门来,这么个尤物,换成胖爷我我也拒绝不了,但是你这货的身份太特殊了,胖爷我不管是怎么琢磨,发现这柳青瓷除了图你这个人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没理由能看上你还主动献身的,事出反常必有妖,我这心里瘆的慌啊!”胖子道。

    “图我这个人还有错了?”我笑道。

    “错是没错,白骨精也就图唐三藏这个人呢,有错了?问题就在于她到底想对你做什么,万是吃了你呢?”胖子道。

    “没事,我有分寸,其实你说的这切我都明白。”我拍了拍胖子的肩膀道,谁知道这拍之下,我的胳膊却咔咔的响,把我给疼的呲牙咧嘴的,我就问道:“所以你梦到要杀我的人是柳青瓷了?”

    “那倒不是,我梦到这个要杀你的人啊,你猜都猜不到是谁。”胖子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陈东方跟我大哥起结伴回来了,胖子看到我大哥之后眼睛都直了,他念叨道:“不是吧?真的来了?”

    “你梦到的要杀我的人,不会是我大哥吧?”我惊诧道。

    胖子挠了挠头道:“胖爷我可能当时是被鬼裁缝给说的精神紧张了,没事儿,不过我说,孙仲谋不是跟着六爷去了玉皇道吗?怎么来了这?”

    “昨晚危急时刻来的,要不是他来,我就成了头狼肚子里的美餐了。”我道。

    我说着,大哥已经走到了我们身边,陈东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大哥,笑道:“你们兄弟俩许久不见面了,聊吧,胖子,你来跟我起到那边做饭去。”

    胖子站了起来,跟着陈东方起走到了边,而大哥坐在了我的旁边拿出个饼干默默的吃着,我忽然感觉有点尴尬,就笑着问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六爷知道了你们来了这里,怕有危险,就让我先来找你们。”大哥说道。

    我看了看大哥背后背着的那把刀问道:“你跟六爷学练刀了?”

    “恩,玩玩。”他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不知道怎么去接话了,我跟大哥向就是如此,每次我见到他就会很激动,但是开口说话就莫名其妙的尴尬,过了会儿,反倒是大哥说道:“我听陈东方说了,你跟那个女人发生了点什么。”

    我脸红,大哥提起了这个话题,我更不知道怎么去说了,最终我挠了挠头道:“这个,阴差阳错的。”

    “她不适合你。”大哥直截了当的说道,不过说完他很快就继续说道:“不过你喜欢就好,单论女人味这方面,她的确是比其他的女人强太多。”

    “大哥,你也不知道她有什么问题吗?”我看着大哥道,我们直都怀疑柳青瓷的目的,但是大哥好像并不愿意提起这个。

    “个女人而已,能翻出什么风浪,更别说她现在是你的女人。”大哥说道。

    大哥真的是话糙理不糙,我笑道:“你这么说的话也是,对了大哥,这次去玉皇道有什么收获没有?”

    他摇了摇头道:“玉皇道的人很厉害,我还是低估了他们。”

    ——就在这时候,秋离那边在叫我们过去吃饭,刚好我跟大哥在这边说话也实在是无聊之极,他现在虽然比以前好的多了,不像以前那样问三不知,但是现在依旧是说话滴水不漏,他不想说的东西你想要套出来什么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我们说是吃饭,但是其实还是压缩饼干泡水,这味道真的是让人难受至极,在吃饭的时候,我默默的看着柳青瓷,大哥出现之后,柳青瓷收敛了许多,直在那里默默的吃着东西,也不说话。

    等吃的差不多了的时候,陈东方咳嗽了声说道:“刚刚我跟仲谋出去看了看路,昨晚的雪崩不算太大,主要天气原因,现在后面的雪山积雪还不算厚,路是堵了不少,不过还能勉强走,只不过因为雪崩路况发生了变化,我不太看的明白柳小姐的这个地图了。”

    说完,陈东方看着柳青瓷,柳青瓷道:“我没什么补充的,说的消极点是走步看步,或许你们现在也明白了,其实我们这次,地图并不是重点,叶子才是。我们这次要找的是真神,也算是解开叶子身上的谜团,所以说真神的指引才是最重要的。”

    柳青瓷的这话,说了等于是没说,我们吃完东西之后,收拾了能用的装备再次的启程,启程之后我才明白陈东方说的前面的路非常难走到底是个什么概念,这可不是般的难走,走步脚都要陷进去,这种感觉像是在趟烂泥塘子样。

    这次,我们直休整了三次,过了雪崩的大雪塌陷区之后,前面的路才稍微好走点,只不过路好走了,柳青瓷却无法从地图上区分前面的路,我们不得已才在这里进行了次休整,休整完之后,他们几个都看着我,把我搞的很不好意思,就道:“我说你们不是吧,这时候难道你们真的想让我胡乱蒙条?”

    “对。”柳青瓷轻笑道。

    “你们可别这样,我赌不起,也担不起这责任。”我摆手道。

    而大哥则在这个时候看着胖子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胖爷我早就说过仲谋厉害,不仅仅是身手了得,他最厉害的还是看人的眼光,他娘的,你们还真的能想,竟然真的敢让叶子来蒙路,刚才我还对自己说呢,你们要不问我,胖爷我就不说了。”胖子道。

    “别JB墨迹了,说!你看出什么了?”我道。

    胖子站了起来道:“这路上胖爷我是琢磨出来了,从开始的三雪圣山到现在我们走的这系列的路,其实都是在沿着条风水地脉在走,只不过这路上的风水地貌太过曲折,般人肯定看不出名堂来,但是胖爷我是谁?我就看出来了,这其实是条雪地飞龙,也就是条龙脉,不过这东西你别看他是龙脉,其实这条龙脉是会动的,不适合葬人,也不适合盖房子。”

    “你这不是废话吗?谁会来大雪山里葬人,盖房子?”陈东方白了他眼道。

    “你不懂,这不适合,是因为这龙脉会动,随着大雪的堆积和消融,龙脉的走势会发生变化,这也导致这条龙脉的风水眼会产生变化,寻常的风水先生就算是够细心发现了这条龙脉也无从下手,但是要是让胖爷我来,自然是有办法的,那就是用风水阵把龙头给定住,定死在个地方,具体的办法呢,其实跟鬼道的龙头碑差不多,也就是找个山,人工雕刻成龙头的模样,山坐南朝北则为阴宅可葬人,坐北朝南则可盖阳宅,居家旅行必备。”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