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神庙里

作品:《捞尸人

    最后,喇嘛们用张白布包起了卓玛的遗体抬了出去,地上只留下了那张用血画出来的地图,柳青瓷也慢慢的从悲伤走了出来,她把地图收了起来交给了我,对我笑道:“卓玛奶奶走了,我就彻底的成了新的圣女。”

    我点了点头,不知道说什么。

    “入土为安,是汉人们的说法,你不是也答应过了,会带卓玛奶奶去雪山里,把她交给神?”柳青瓷看着我道。

    “恩,我会的。”我说道。

    柳青瓷站了起来拉起了我的手道:“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就这么被她拉着,出了帐篷,穿过了部落牧民们居住地,最后到了帐篷的后面,我看到了个并不算宏伟,但是十分洁白的神庙,跨过了长长的走廊,我们走进了神庙当,在神庙的个正门前,柳青瓷对我说道:“你在这里等着我,等下我叫你你再进来。”

    我其实大概猜到了她要干什么,按理来说我是应该马上拒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却没有点拒绝的力气,我甚至是点了点头,摸了摸她的头。

    她推开了门,对我笑了笑走了进去。

    而我站在外面,默默的点了根烟,我发现我夹着烟的手都在轻轻的颤抖,我不知道我到底要怎么做,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到底是对是错,抽完了支烟,门忽然响了起来,我回头,看到这扇门在缓缓的被打开。

    在门内的柳青瓷,浑身上下只穿着层薄薄的白纱,这让她整个人都散发着圣洁的光,这次的柳青瓷,跟以往任何时候我见到的她都不样,她低着头,脸上有着迷人的红晕,她伸出了条胳膊,轻轻的拉住了我的手。

    我的呼吸已经变的急促,就这么任凭她拉着我,走进了这神庙当,这个神庙里,没有任何的神像,或许这就是这个部落的信仰,他们信那唯的神,但是他们却不知道神的样子,神庙里面点着灯,灯光昏暗。

    在神庙的最间,铺着白色的地毯。

    柳青瓷就这么轻轻的拉着我。

    她是这么的美,她的身子是这么的匀称而美好。

    等到了毯子上,她回头勾住了我的脖子,我甚至感受到了她那细腻的皮肤上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寒冷而起的层红晕。

    我的手不自觉的搂住了她的腰,她抬起头,那水汪汪的眼睛在跟我对视,我整个人渐渐的迷失在了她那明媚的双眸之,我低下了头,对着那粉嫩的双唇吻了下去。

    我浑身的热火,在这刻被瞬间点燃,我身上的衣服在件件的剥落,最终我化成了头野兽,把撕开了她身上仅穿的那层白纱。

    这刻,所有的词汇都无法形容眼前的美好。

    在这个庄严肃穆的神庙里,两个躯体不住的缠绵纠缠,我所有的压力,从这件事情开始就憋在我心的种种纠结统统得到了释放,在柳青瓷美妙的身体上,我感觉前所未有的放松,正如她说的,她是我的女人,她将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可以完全相信的人,她可以骗任何人,却不会再骗我。

    这是个无比旖旎的夜晚。

    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收起了上面沾着血迹的羊毛毯,我拉着她的手走出了神庙,在打开门的时候,我看到了在外面的胖子还有陈东方他们,胖子在看到我跟柳青瓷的瞬间变的目瞪口呆,他笑骂道:“我操叶子,你不是吧?我们找了你大半天,你却在这里风光快活?还有,你胆子真的大的,在神庙里干这种事儿?!”

    而秋离则是眼怨恨的看着我,我此时心里其实并不舒服,因为我出轨了,不管韩雪跟千手观音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对于出轨来说,没有任何的理由跟借口,我的确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所以我此时,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说,去说什么。

    最后陈东方拉了拉胖子,不让胖子继续说下去,而他走了过来,有意岔开话题道:“柳小姐,不,叶子是我大侄子,你现在应该算是我侄媳妇儿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今天。”柳青瓷脸红红的说道。

    “今天,你俩鏖战了夜,能行吗?”胖子脸贱笑的道。

    “年轻人,多半是没事儿的。”陈东方说道。

    “你们回去准备下,我也回去准备下东西。”这时候柳青瓷抬头对我说道,我点了点头,她这才松开了直抓着我的手,小跑着跑开了,柳青瓷跑开之后,胖子小跑跑到我身边道:“行啊你!我操,这女人你都敢睡,胆子不小,滋味儿如何?”

    我白了他眼道:“我还能告诉你啊?”

    “你这人,也忒小气了点。”胖子嘟着嘴道。

    “走吧,去帐篷里说。”我道。

    ——到了帐篷里,他们几个都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胖子问我怎么忽然决定这么做了,我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吧。”

    “行了,不说这个了,给你们看个东西。”我从怀里把那个地图拿了出来,胖子看到这个地图之后愣,道:“血?”

    我就把昨天见卓玛老太太,卓玛老太太是怎么画的这幅地图对他们说了说,听完之后,他们几个都面面相觑的,我知道他们此时心里肯定跟我样,是不太相信这幅地图。

    “叶子,你怎么看?”胖子问我道。

    “我选择相信。”我道。

    “啧啧,人家跟你睡觉,你啥都信了。”胖子笑道。

    “你他娘的别胡说道,我是这样的人吗?我是能感觉到,他们这个部落对神的那种感情,而且,圣女跟神,的确是有着某种交流和联系的,我不是在为我自己的行为辩解,真的,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比我跟柳青瓷其实才见几次面,但是却感觉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样。”我道。

    胖子也没继续跟我开玩笑,道:“行,那就信你的,你是这里的神,大雪山深处也是你的族人,你在这里所有的感觉都比我们要准,胖爷我总觉得,既然是冥冥之有东西把你叫来,那就算我们没有这张地图也可以找到那里,因为那个地方,是属于你的地方。”

    “你别这么咬嚼字行不行?”我白了他眼道。

    我说完之后,陈东方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走,跟我来下。”

    他忽然这么叫我单独谈话,我以为是要跟我分析下我跟柳青瓷发生了这种事情的严重后果,我都也准备好给她解释柳青瓷并不是外界传的跟谁谁谁有什么关系,结果陈东方却没有说这个事儿,出了帐篷之后,他带着我走了很远,直到了远离牧民帐篷的地方他才停了下来,他递给我支烟道:“叶子,我本来不想跟你说,但是这时候,我什么都不能瞒着你,胖子有问题。”

    “什么?”我问道。

    “昨天晚上,半夜的时候,胖子个人出了帐篷,应该是梦游吧?说不准。”陈东方道。

    “他做什么了?”我心惊,为什么现在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胖子呢?

    “他很奇怪,他走步,就跪下,走步,就跪下,像是个苦行僧般的,对着那个雪山。我就悄悄的跟着他,在他回来的时候,我发现他泪流满面的。”陈东方道。

    “就这,没做别的事儿?”我问道。

    陈东方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回去之后他继续呼呼大睡,早上我问过他,他什么都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