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用心听到的声音

作品:《捞尸人

    “为什么呢?就因为我是你们口的神?你应该调查过我,比我都了解我自己,你知道,其实我只是个废物。”我苦笑道。

    “因为我感觉,能被你相信,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你知道吗小家伙,越了解你,就感觉越是心疼你。个任何人说什么都信任的人变成个不信任任何人的人,这间得经受多少欺骗啊!”柳青瓷轻轻的摸着我的脸道。

    这刻,我忽然有点被柳青瓷给感动了。

    “我可以骗任何人,但是我不会再骗你。”她在我的脸上啄了下道。

    我笑了笑,没说话,过了会儿,柳青瓷问我道:“真的不把那个事情处理下吗?”

    “不用。其实我这边的事情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的确有利用我的事情存在,但是也都对我十分的照顾,人跟人的关系也不可能有那么绝对的纯粹。”我道。

    柳青瓷点了点头道:“行。”

    ——晚上的时候,部落的藏民们为我们举行了隆重的欢迎晚宴,大块的牛羊肉大口的喝酒,我们几个最近也都是挺压抑的,所以借此机会也都是放松下,等喝完酒散去之后,卓玛老太太已经从那种悲伤的气氛走了出来,柳青瓷叫了叫我,让我再去卓玛老太的帐篷里去躺。其实我对晚上接触柳青瓷这件事心里还是有点虚的,不过是卓玛老太叫,我还真的不能不去。

    这次进卓玛老太的帐篷,我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喇嘛,喇嘛们坐成两排,卓玛老太坐在端,看到我进来,卓玛老太说了句什么,之后柳青瓷对我说道:“奶奶让你去坐在神该坐的位置。”

    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因为喝了不少酒的原因,我虽然没醉,脚步却多少有点轻浮,最后我走到了卓玛老太的旁边坐了下来,等我坐下来之后,卓玛老太站了起来把柳青瓷摁在了她坐的位置。这样变动,感觉那就完全不样了,搞的跟我跟柳青瓷是真的变成了两口子样。

    “你别动,奶奶要为我们看去寻找真神的路。”柳青瓷说道。

    “嗯?”我愣了下问道。

    “嘘!”柳青瓷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收拾。

    我不再说话,只见卓玛老太太走到了帐篷的间对着我们俩跪拜了下来,她把头深深的埋在地上,而此刻坐在两侧的喇嘛也开始了诵经,本来刚经历了晚宴那轻松欢快的气氛,所以猛的变的这么正经我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也就是在这时候,柳青瓷轻轻的抓住了我的手,我也没有挣脱。

    卓玛老太太抬起头,我说过,她整个人都非常的苍老,唯独她的眼睛十分的明亮,不像是她这么年纪的人该有的,接着,在喇嘛的诵经,卓玛老太太像是看孩子样的用那种宠溺的眼神看着我跟柳青瓷,接着,她忽然伸出了自己的手,她的两只手都留有很长的手指甲,在我的目瞪口呆下,卓玛老太忽然把手指插进了自己的眼睛里。

    我下子吓了大跳,想要站起来,却被柳青瓷拉住,我看了看她,这才发现柳青瓷的眼里都是泪水,但是她却屏着嘴拼命的对我摇头。

    “这是干什么?!”我问道。

    柳青瓷依旧是摇头,让我不要动。

    接着,我看到老太太紧闭着眼,条血迹从她的眼眶里往外冒着,看起来非常的狰狞可怖,但是老太太却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她从衣服里拉出张纯白的羊皮铺在地上,只有用手指蘸上了自己的血,她的样子是像在思索,像在聆听神的声音。

    她就这么跪着,在喇嘛的诵经声当,她那蘸血的手指不停的在纯白的羊皮上滑动,我看到那张羊皮上,卓玛老太太似乎是在用自己的血来画张地图。

    “这可以不动,但是你得告诉我她这是干什么。”我这时候对柳青瓷说道。

    “只有眼睛看不到神,才能听到神的声音。神在给我们指引,指引我们找到他的路。”柳青瓷道。

    “扯淡!简直是在扯淡!”我道。

    我当然希望柳青瓷包括他们都对神虔诚,这也代表了对我虔诚,但是我对他们这种愚昧的虔诚感觉到心凉,其实我直认为,哪怕我跟寻常的人不样,也只可能是种其他的种族罢了。所以我现在对老太太此举感觉到不可思议,你真的能听到神的指引?难道就不是你自己的某种幻觉?

    问题是我现在清楚的知道老太太必须马上处理伤口,可是我却是做不到,不完全是因为柳青瓷拉着我,而是我的身体不受我自己的控制。方面我不信他们,方面我心里又有个声音在告诉我,他们做的就是某种宗教的仪式。

    喇嘛们继续诵经,而老太太画的很慢,她几乎都是聆听会儿,然后画小段,我看了看那纯白的羊皮,上面用老太太的血画上来的地图线路似乎非常的复杂,但是却也挺像是那么回事儿。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卓玛老太太忽然捂住了脸,发出了声惨叫,那喇嘛们的诵经声也随着卓玛老太太的惨叫而变的更加的急促,老太太在地上挣扎痉挛了会儿,她想挣扎着起身去画那未完成的地图,但是她在跪起来之后,忽然脸上的表情变的不再痛苦,而是变成了欣慰和解脱。

    看着她的样子,我感觉有点毛骨悚然,因为她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甚至有可能,她喜欢的那个伟岸的神,现在就在她的眼前。

    她说了句什么,之后就跪伏在地上不再动,我拉起柳青瓷的手问道:“卓玛老太说什么?”

    “她看到了真神,她说真神对她张开了怀抱,正如她十岁那年。”柳青瓷道。

    我张了张嘴,想说这是老太太的幻觉,但是我又感觉我这么说的话有点太过残忍,从另个层面上来说,卓玛老太其实是个执着而痴情的人,她对真神的爱,已经不是寻常圣女对神的供奉,因为个梦,因为真神的眷顾,或许在老太太的心里,真神已经是她的男人。

    喇嘛们在这时候忽然挺住了念经,为首的那个喇嘛对着柳青瓷摇了摇头,柳青瓷站了起来对着卓玛老太就冲了过去,我也赶紧站了起来,卓玛老太此时紧闭着眼睛,神态安详。

    她从地上抓起那张地图,塞进我的手里,嘴巴里呜呜啦啦的说着什么,柳青瓷对我翻译道:“奶奶说,神告诉她,前面的路不需要地图,等你过去了,白龙所在的地方,就是指引你的方向。”

    “告诉奶奶,说谢谢她,我们会把她带到那里,我也会对神传达她对神的思念和爱慕。”我眼眶湿润的道。

    柳青瓷把我的话翻译给了老太太,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变的更加安详,老太太摸到了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到了柳青瓷的手上,之后又说了句什么。

    柳青瓷脸上挂着泪,此刻却忽然有点脸红。

    “奶奶说,她看到了我们的未来,我们,还有个孩子,坐在太阳上。”柳青瓷道。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感觉卓玛老太抓着我的手的力气消失了,那安详的笑容也定格在了卓玛老太的脸上,喇嘛们走了过来,想从柳青瓷的手里拉过老太太,可是柳青瓷却直把老太太的遗体抱的很紧。

    最后,我走过去对柳青瓷道:“让卓玛奶奶入土为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