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可反驳的证据

作品:《捞尸人

    我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怎么说,我开始会想过这次跟柳青瓷合作肯定没那么简单,她这么能折腾的个女人要是不折腾出点风浪都不是她的风格,只是我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形式。

    卓玛老太太跟柳青瓷两个人现在就在看着我,我知道她们俩是在等我的答案,表面上对我恭恭敬敬的,其实我接下来的每步都非常的重要,是对她们摊牌说我压根儿就不信任你们,还是说让他们去把这件事处理下?我的脑子在疯狂的转动,最后,我觉得这两种说法都不怎么样,我不可能让他们去处理秋离跟胖子,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跟她们摊牌,毕竟现在是他们的主场,如果真的闹翻了的话,我们会非常的被动。

    最后,我皱着眉头问柳青瓷道:“如果你现在是我,你会怎么办?”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柳青瓷说道。

    果不其然,这女人就是想要在这里搞事情,我们就来了几个人,不管是处理胖子还是处理秋离,都马上会让我们这个小团体四分五裂。

    “你跟鬼裁缝到底是什么关系?”我看着她问道。

    “嗯?”柳青瓷道。

    “真的需要我说那么明白吗?我这么跟你说吧,你的挑拨离间之法跟你的美貌完全不成正比。”我笑着说道,我只能尽量把我的想法表现的委婉点。

    “我明白了,你是不信任我,认为我跟奶奶是在演双簧骗你咯?”柳青瓷也同样笑着看着我道。

    “不是吗?我说姐姐,事情都到了今天的这步了,咱们也都走到这里了,就没必要玩的那么花里胡哨了,行吗?”我道。

    ——这就是我现在的想法,我最想的是不要提这件事了,心照不宣的过去就完了,结果在说完这个之后,柳青瓷忽然站了起来道:“如果是别的事情,你不信任我都可以,但是唯独这件事不行,你不信任我,不信任卓玛奶奶,就等于是不信真神的存在,信仰这种东西,你信了才会有,你不信,如何能带我们找到雪山深处的真神?”

    “你真认为我是关键,而不是张地图?”我问道。

    “你太让我失望了,看来你从头到尾就根本没有信任过我。”柳青瓷脸委屈的道,说完,她似乎是“眼泪汪汪”的看着我道:“那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能相信我,相信卓玛奶奶呢?”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定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非要撕破脸吗?行,我跟你明说,我是从来就没信过,包括你说的什么这个卓玛老太太被神眷顾的话,神不是困在大雪山的深处吗?怎么来这里眷顾的她?被神眷顾过,生出神的孩子了吗?还有,我想你应该知道当年土的金龙头棺里有两个孩子,男女,我是那个男婴没错,秋离就是那个女婴,能感受到神的存在的卓玛老太太,为什么会感受不到秋离身上金色血脉的气息呢?”我道。

    “跟你起来的,不定就是神,也有可能是恶魔,这世界上有白天就有黑夜,什么事情都是对立的,你这么说,其实更证明卓玛奶奶感受到的是真的。”柳青瓷说道。

    “行,我不跟你争辩这个,你想让我听她的,首先得证明她的特殊性给我看看,她比你特殊的地方,无非就是我跟你还没睡,她却是被神给睡过了,对吧?她被神给睡的时候我还没出生,那说的就是雪山深处那半截金色骨头的主人了,既然是被神眷顾过,自然是知道神的样子吧?”我说道。

    我没有彻底的明说,但是想必柳青瓷是知道我要表达什么——你告诉我,那传说的神长什么样子。

    我以为到这里的时候,柳青瓷能打住这个话题,现在我们要做的还是尽快的去雪山,毕竟我们的时间非常紧迫,如果从这里出来之后,还很有可能去昆仑山走趟,玉皇道的事情像是根鱼刺样卡在我的心里,我准备自投罗次。

    结果柳青瓷竟然对着卓玛老太跪了下来说了句什么,接下来,那卓玛老太看了看我,眼睛里写满了忧伤,我忽然感觉我说话是不是有点残忍了点,对柳青瓷这么说可以,这卓玛老太毕竟是个年纪这么大的老太太了,我就瞪了柳青瓷眼道:“你还真的是什么都说。”

    “我认定的男人不相信我,这让我很难受。”她笑道。

    “你可拉倒吧!”我白了她眼道。

    之后,我的目光就看向了卓玛老太太,老太太回了身子,之后在她的背后的个箱子里,颤颤巍巍的拿出了幅画。我心道不是吧?难道真的拿出幅神的画像出来了?

    老太太似乎对那个画像视若珍宝,那满是皱纹的手在那幅画上轻轻的摩挲着,像是轻抚爱人的脸庞样,我甚至看到那老太太双明亮的眼睛里有泪水滴落。

    之后,老太太把画放在了羊毛地毯上,轻轻的展开。

    我这时候的好奇心再次的被调了起来,我凑过脑袋,看到了那幅画上的画像。

    在看到的瞬间,我的脑袋如遭电击,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

    画面上是个身披金甲的男人,他高大威猛,手持宝剑,如同是个侠客,又如同是个战神。

    ——老太太在展开画之后,直温柔的看着画上的男人,她的手颤抖的,几乎都不敢摸上那个画像,我看着老太太,感觉她对画像上的这个男人是真的深爱,而且是那种恭敬崇拜无比的热恋。我的脑子从看到这幅画之后就开始空白,因为这幅画上的人,就是那经常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男人。

    其他的东西,都可以作假,可以撒谎,但是唯独是这个,撒谎不了。

    我知道我此时的表情肯定能被柳青瓷看穿什么,所以我马上收回了那呆滞的表情,但是晚了,就我这点道行,在柳青瓷的面前根本就伪装不了。

    “现在,你感觉可以坐下来谈了吗?”柳青瓷笑着看着我道。

    “这能说明什么?我没见过那个神,你也没见过,就有这么幅画像,还这么不清晰。”我道。

    “我不信,冥冥之,你没有感应,你如果想要装下去,你现在就可以走,如果你选择相信我,就坐下来谈谈。”柳青瓷道。

    我最终选择了坐下来谈谈,主要是出现在我梦里的人,竟然出现在了老太太的画像里,从这点上来看,老太太是没有撒谎的。

    “可以详细的跟我说下,老太太当年被神眷顾的事情吗?”我轻声的道,此时我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因为我感觉我刚才的话或许伤害了老太太的感情。

    “你不用感觉不好意思,仆人们是不会怪罪神的,就好比你伤害了我,我却依旧忠诚于你样。”柳青瓷笑道。

    “柳姐,你这人,说真话跟说假话个样,我都不知道怎么区分了。”我苦笑道。

    “你把我睡了,变成你的女人,你就可以相信我了,男人不都相信自己的女人吗?”柳青瓷道。

    “那算个屁。”我道。

    ——柳青瓷也没继续瞎扯,而是对卓玛老太说了句话,我问她说的什么,她对了炸了眨眼道:“我对老太太说,你这个年轻的神,想知道当年她被神眷顾的细节。”

    我瞬间脸红脖子粗的,都想巴掌拍死她,我笑骂道:“什么叫想知道细节?你这是损害我形象!”

    结果,卓玛老太并没有误解那细节二字的意思,而是开口缓缓的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