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欢迎礼

作品:《捞尸人

    柳青瓷说的没错,在他们的部落里我是被当成真神的存在的,虽然他们说的那些话我听不懂,但是他们对我的热情我却是能感受的到,柳青瓷并没有让我去给这个老女人跪拜,实际上这个老太太在看到我之后则是站了起来,非常庄重的对着我跪拜了了下来,甚至是低下头来亲吻我的鞋子,我很受不了这样的礼节,但是这时候柳青瓷直在用汉语在跟我交流,她对我说道:“你现在毕竟不太样,所以单我说你是神的话并不能真正的服众,只有见过真神的她说你是神,所有的人才会信。现在好了,她已经证实了你的身份,接下来你就可以享用整个部落最好看的女人了。”

    “滚犊子,这么多人,你也不怕你的族人出来两个听的懂你说话的人?”我笑骂道。

    这老太太不是亲吻下我的鞋子就起来了,而是直跪伏在地上,我不得不问柳青瓷道:“我应该怎么做?”

    “把她搀扶起来。”柳青瓷道。

    我俯下身子,把这个老太太给扶了起来,扶起她的身子的时候,我忽然惊,只感觉这个老太太真的是轻,整个人轻的像是个孩子样,几乎是被我轻轻的用力就提起来的。

    在扶起老太太之后,我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些部落里的牧民还是在欢迎我,但是眼睛要绝对赤诚的多,这或许就是柳青瓷说的,老太太已经确认了我真神的身份。

    此时此刻,我像是个真神样接受了部落牧民和喇嘛们的朝拜,接下来我的那些朋友们也要来接受朝拜,我忽然就在想,这个老太太如果真的能感受到我身上不样的气息,那么秋离这丫头是跟我样的身世,也不知道这老太太能不能感受的出来?要是感受出来,会不会把他们部落最强壮帅气的男子献祭给秋离这丫头,就像把柳青瓷献祭给我样?想到这个,我忽然有点想笑,回头对着他们几个招了招手就示意他们往这边走来。

    陈东方此时眼神奇怪,但是还是朝这边走了过来,等他们走到老太太身边的时候,这个在部落里有特殊地位的老太太则给他们披上五彩纱巾,这可能是他们欢迎远方贵客的种礼节,陈东方李青,小七,他们三个都被披上了这条纱巾,等到了秋离的时候,我瞪大了双眼看着,秋离也是脸期待。

    ——我很难去形容我心里现在的感觉,我并不是非常相信柳青瓷的话,所以说老太太能不能发现秋离的不寻常,也算是证明她真的有某种能力,反之如果她不能,那就证明她在撒谎,包括柳青瓷在内,她们俩只是配合演场戏出来。

    不仅是我,陈东方胖子那边也都看着老太太和秋离,结果就在我们的注视之下,老太太给秋离带上了那七彩的纱巾,亲吻的秋离的手掌,就这样把秋离给略过了,我当时就感觉到了秋离脸上的轻视和嘲笑,而我心里也是沉,他娘的,本来我以为真的遇到了能解读我身世的部落,原来也就是个江湖骗子。

    秋离并不是那种完全无脑的丫头,她虽然脸上有嘲笑的意思,不过她还是站了起来,而胖子,绝对是他们几个当笑的最开心的个人,特别是对上老太太的时候,他的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老太太在看到胖子之后愣了下,不过随即就恢复了正常,老太太给胖子也带上了那个丝巾,胖子很显然是喜欢这个玩意儿,之后伸出了手准备让老奶奶进行最后道吻手的礼节,谁知道胖子伸出的手却尴尬在了那里,这老太太并没有去亲吻,而是对着柳青瓷说了句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都亲了下,唯独胖爷我不亲啊?”胖子不满的道。

    “奶奶累了,需要回去休息。”柳青瓷说道,说完扶起了这个老太太,进了后面的顶帐篷之,跟蒙古的圆顶帐篷不同的是,这个部落的牧民的帐篷是方形的,更像是个房子样。

    胖子脸的不满的道:“叶子,你这个神是怎么当的,也不训斥下你的子民,你说每个人都是礼节到位了,为什么唯独胖爷我少这么道?”

    “得了吧你,就是老太太亲下,又不是像柳青瓷这样的姑娘,再说了,你也不怕小七吃醋啊?”我笑道。

    “这是原则性问题,你是神,胖爷我保护你这么久,怎么也不封我个护神使者?”胖子嘟囔道。

    “那行,现在本神封你个净坛使者,满意了吧?”我笑道。

    就在这时候,有对喇嘛走到了我们身边,他们低身对我说着什么,问题是这话我听不懂,就赶紧对着阿旺招了招手,阿旺走了过来,跟喇嘛们交流了几句,对我笑道:“他们为你们准备了丰盛的饭菜,现在请你们先去帐篷里休息。”

    接着阿旺跟这些喇嘛们又交流了几句,我虽然听不懂,但是大概的意思就是解释我们听不懂他们的话,所以他负责安排我们就行了,而接下来,我们分别被安排在几个帐篷之,而我,则是被安排在了最间的那顶,也是最新最高也最为华丽的那顶当。

    这里的温度很低,帐篷里点着篝火盆,十分的温暖,而且里面所有的东西似乎都是全新的,可能这顶帐篷在这个部落也算是五星级的,但是我却有股子不祥的预感,柳青瓷说来了这里之后就要跟我发生点什么,不会是真的吧?

    “你先休息下,等下就到了吃饭的时间。我先去问问柳姐,看有没有什么别的安排。”阿旺对我笑道。

    阿旺走后,我个人待了会儿,只感觉身上的羽绒服用不上了,内衣上起了层细密的汗,就把外套给脱了下来,最后我干脆脱下了鞋子,赤脚踩在那洁白的羊毛地毯上,不得不说,如果偶尔换个环境去居住的话,感觉真的是不样,没过会儿,胖子跟陈东方他们就掀开帘子走了进来,进来胖子就唏嘘道:“我了个去,这神住的地方就是跟我们样,叶子,苟富贵勿相忘啊!”

    “别跟我瞎扯!”我笑骂道。

    他们刚进来之后,就有个穿着藏族服饰的少女脸红扑扑的走进来,给我们人倒了杯马奶茶,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味道,不过小七跟胖子他们俩十分的喜欢,陈东方手拿着铜杯看着我道:“叶子,刚离的远,你跟柳青瓷直在说话,说的什么?我不是质问你的意思,就是有事还是咱们要起商量的。”

    我自然是知道陈东方的意思,我甚至感觉他似乎在担心我会因为在这里受到的款待而站在柳青瓷这边来,我就笑道:“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们还不知道啊?还有你们真没看出来,那老太太其实就是个骗子,她说她感受到了我身上神的气息,却没有感受到秋离的,这不就足以说明问题了吗?”

    “那老太太是什么人?”陈东方问我道。

    “柳青瓷说是上代的圣女,好像就是他们每代人,都会选出个部落里最漂亮的女人献祭给神,那老太太是柳青瓷的前任吧。而且最重要的是,柳青瓷说这个老太太是唯个被神眷顾过的圣女。”我不好意思的道。

    我被他们看成神,那老太太被神眷顾过,那岂不是说我眷顾过那个老太太?这不开玩笑吗?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至于我的那个真身,也只是在神农架里面的个娃娃而已。

    “胡扯道。”秋离白了白眼道。

    “胖爷我这么看,估计是某天晚上某个喇嘛看到个思春的圣女,结果俩人干柴烈火没忍住的来了发,这老太太就自称自己被神给睡了。”胖子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