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突围

作品:《捞尸人

    这时候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实际上这时候警察的出动比刚才我们对付那两百号人还感觉压力,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所以我们快速的跳上了车,秋离这女孩儿抱着方向盘,把这个卡车开的跟法拉利样,李青跟胖子俩人没进驾驶室,而是冲上了卡车的后面,帮着小七把那些汽油桶给推下去,此时火势已经蔓延的不小,又把几个汽油桶给推下去,不会儿我们的周围就是片火光,那些警察可能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拿着小喇叭在劝我们投降什么的。

    秋离骂了句,听着汽车发动机的声浪,感觉她是把油门给踩到底了,冲着那些喊话的警察就撞了过去,那些警察们看这架势纷纷躲开,而秋离的卡车把那警察几乎都撞的变形,不过这撞之下也算是把包围圈给撞出了道豁口,我们下子就冲了出去,这时候,身后的那些警察忽然就对着我们开起了枪。但是秋离却是不管不顾的,这次我算是真正见识了这个女孩性格狂野的面,相对与她粗狂的驾驶技术,她深夜脱光了在酒店等我的事情可真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路上开的很快,不知道撞上了多少辆车,又撞上了多少的电线杆子,可以说这秋离的卡车开过之处,几乎是寸草不生,过了会儿,我们忽然发现在前面的主干道什么的都被布起了路障,这次前面已经不是那些拿着手枪的警察,而是穿着防弹衣拿着机枪的特警。

    “这个车我们不能用了,我们现在下车,秋离,把油门卡死,我们跳车,记住,下车之后我们往闹事冲,很有可能在楼上就有狙击手,人越多的地方就越安全!”陈东方说道。

    “叶继欢,你欠老娘条命,等着肉偿吧!”秋离说完,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陈东方也是伸出脑袋对着李青小七胖子他们叫了声,接着拉着我下子跳了下去,他要是不拉我,我现在还真的有点没力气往下跳,刚才的那阵虽然打的很爽,却是让我整个人现在都没有丝毫的力气,跳下车后,陈东方抱着我,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慢慢的抵消掉了那跳车的惯性,但是等我抬起头的时候,已经看到那些穿着防弹衣全副武装的特警已经拿着枪对着我们冲了过来。

    陈东方把我拉了起来道:“快走!”

    说完,陈东方吹了声口哨,这口哨吹的非常明亮,李青跟胖子那边也拉着小七跟我们汇合,秋离刚才跳车跳的挺猛,现在往我们这边跑腿都有点瘸。陈东方快速的扫了扫四周的情况,之后指了指个行人们疯狂涌入的路口道:“朝这个跑!”

    我被陈东方背在背上,李青跑过去把抱起腿瘸了的秋离,跟着陈东方就开始跑,胖子则只手拉着小七,整个人像是个刚出山林的野猪样对着人群就是横冲直撞,那密密麻麻的人群,愣是被他那硕大的身躯给撞出了条通道出来。

    刚才我们搞出的动静也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就在逃窜的时候,我听到四面方似乎都是警笛之声,我估计接下来就是全城戒备了,果不其然,在我们冲出这个过道的时候,忽然看到几个警察在过道的那边巡视,看到我们冲了过来,他们马上提起枪枪口就对上了我们,看的出来,对上我们这几个亡命之徒警察也是挺紧张的,他们拿着枪戒备,还在对讲机里叫着什么。

    “娘的,拼了!等下人叫来了还是完蛋!你们先走,胖爷我打掩护!”胖子这家伙顺手就从那惊慌的路人之拉了个人过来,此时他满脸是血,看起来非常的狰狞,他对着那警察骂道:“放下枪!不然胖爷我掐死她!”

    “胖子,别拿女人当人质,放了!”陈东方说道。

    “这时候你还跟胖爷我讲绅士风度?”胖子吐了口唾沫,唾沫都是片的血红色。

    “这是原则,放了!”陈东方道。

    胖子就算再不情愿,也是把拉过来的那个女人给松开,胖子转头,身边的男人都吓坏了,我估计他们现在都是跟日了狗差不多,他娘的不能拿女人当人质就拿男人啊?

    “群怂包,胖爷我是被逼良为娼的,你们真以为我会掐死你啊!喂,就那边戴眼镜的那个过来!”胖子对个眼镜男叫道。

    这眼镜男吓的脸都白了,个哆嗦竟然晕了过去,这时候陈东方对胖子说道:“别费力了,也别耽误时间,冲出去!”

    说完,他跟李青俩人就动了,虽然说警察手里有枪,但是他俩身后就是人群,那些警察时之间还是不敢开枪,而这几个警察被他们两个欺进十米之内的话,有枪跟没枪几乎就没有什么区别了,他们俩快速的把这几个警察给打趴下,但是这时候,有几辆警车已经鸣着警笛对着我们冲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辆商务房车从个角落里冲了过来,冲到了我们身边,我看到个年男子伸出了脑袋对我们叫道:“快上车!”

    这个年男子对我们来说是幅完全陌生的脸孔,可是此时此刻真的不是在乎那么多的时候了,胖子拉开了车门,手把秋离丢进去,之后他抓起我拉着小七就上了车,陈东方跟李青看到这样的情况,也马上从那边往这边跑来跳上了车。

    “哥儿几个挺猛啊!搞这么大的动静!”那个年人对我们竖了竖大拇指道。

    他虽然在说话,但是开车还是开的贼猛,不过好在不是秋离开车的那种横冲直撞了,最重要的是,这个年人对路况似乎非常的熟悉,而且他直带着耳机,似乎在接受别人的指挥,他会大路会小路,这路上,我们总能非常巧妙的把警察给避开。

    过了会儿,他把车往马路边上停道:“这个车已经被锁定了,换车。”

    我们下了车之后,马路边上停了另外辆黑色的大越野,这似乎是这个人挺在这里的,换上了车之后,我们继续就这样七拐拐的。

    这个人,对于逃跑来说,似乎很有自己的套见解,特别是指挥路的人,似乎对警察的布控什么的非常熟悉,我们前前后后换了四辆车,到最后的时候,车已经不需要刻意的去快,而是像普通车辆样的缓慢混在车流行驶,我看了下我们现在的处的地段,应该是在出城的主干道上,但是就在个拐角之外,我看到了在查车的警察。

    “别慌,这个地方是我们自己人,过了这里就彻底安全了。”那人说道。

    虽然他话这么说,我还是非常紧张,特别是警察在查我们这辆车的时候,警察都已经拉开了车门看到了车里塞的满满的我们,我真他娘的怕他们下刻就拿出枪把我们都给突突了,结果警察只是淡淡的扫了我们眼,就关上了车门摆了摆手示意我们通行。

    驶离了城区之后,我们再次的换了辆车霸道,现在我们走的路变成了乡间的小路,这里已经看不到警察的痕迹,气氛也变的平和了不少,陈东方这时候对着开车的这个人笑道:“兄弟,大恩不言谢,那条路上的,改天登门拜访。”

    “别,要谢就谢柳姐,我就是司机。”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