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谁的问题?

作品:《捞尸人

    国直都有句古话叫做富不过三代,这句话肯定不是百分百的,但是对于很多大家族来说却是打不破的魔咒,刘开封家里有败家子,李家也不消停,那个李家老跟他的媳妇儿俩人在大厅里大打出手时候我就感觉这家伙肯定智商高不到哪里去,现在果然是做了猪队友,你蠢可以,问题是你他娘的竟然还偷听?

    “那现在怎么办?会有麻烦吗?”我不由的为李振国担心起来,对于我这个三舅,我印象还不错。

    “有点被动,但是说不上麻烦,只要六爷天不死,就没有人敢真正的找李家的麻烦。”陈东方说道。

    “六爷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个练武之人。”我担心的道。

    “你说的是寻常的练武之人,当然,你要说让六爷对上装备齐全的部队士兵,那肯定不是对手,但是你要是说六爷想要暗杀个人,那就好比被条毒蛇给盯上,他迟早有机会把你杀掉。毕竟这天下练武的人有千千万,可是弯背老六的左手刀就只有把。”陈东方道。

    “那三舅那边有什么安排?”我问道。

    “李家在这边有个接头人,你三舅的意思是,让我们先去老城区的青禾客栈,接头人会找到我们,之后下步的动作,会由接头人来转达,对了,柳青瓷那边是什么意思?”陈东方问道。

    “她跟三舅的意思差不多,只不过他说让我们在这里等着,她的人会来找我们,那我们现在到底听谁的?是在这边等,还是找什么青禾客栈?”我下子迷惑了,现在他们两个人给了我们不同的指引,到底要听谁的?

    “要不我打个电话再问问?”我问陈东方道。

    陈东方却在这个时候摇了摇头道:“不,我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儿,现在这里等。”

    “哪里不对劲儿了?”我问道。

    “不知道,就是感觉,走,去找个人多的地方等。”陈东方对我们招了招手,带着我们去了前面的个广场,现在是上午,人流量并不大,但是这个广场却已经算是这边人口相对密集的地方了,到了那边之后,我们四个大老爷们虽然说不起眼,问题是我们四个感觉有点尴尬,陈东方拿出了烟给我们人支,点上之后陈东方对李青使了个眼色,这个眼色使的非常的隐晦,却恰巧被我给察觉到了,这让我下子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寻常,本来想开口问,却感觉又十分的不妥,我只能轻轻的碰了碰胖子,对胖子也炸了眨眼让他防备下,虽然我不相信陈东方会对我不利,但是这毕竟是个对于我们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地方。

    可是我对胖子眨眼,这家伙平时跟我总会是心有灵犀的,谁知道这次竟然犯了糊涂,他竟然问我道:“你对我眨眼做什么?怎么了?”

    我尴尬的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都想巴掌呼在他的那张猪脸上,老子要是方便说的话,还用得着对你眨眼吗?

    “没事儿,我就眼里进沙子了,你来给我吹吹。”我对胖子道。

    胖子这货还真的对着我的眼吹了吹,等吹完之后,陈东方跟李青都看着我,他们俩的眼神都是有点古怪,陈东方对我说道:“我只是让李青戒备点,你别紧张。”

    “戒备,戒备啥?”胖子问道。

    “猛的听到说是李家老偷听出卖了我们,但是我转念想,那李家老就是个窝囊废,去部队里都受不了三天训,又直沉迷酒色脚步轻浮,如果他真的偷听了,那以我跟李青平日里接触到的训练,肯定有所察觉,特别是我们商量事情的时候,我直都戒备着呢。”陈东方说道。

    “胖爷我明白了,你意思是出卖我们的不是李家老?那是谁?柳青瓷?”胖子道。

    陈东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可是我却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啊,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不知道,总之小心点,这个女人能走到今天的地位,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叶子,你有时候就是太单纯了,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真的太多了,而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大多都是靠这个才能跟别人不样的。”陈东方说道。

    我没说话,对于柳青瓷,我真的是了解的不多,可是我在潜意识里认为这个女人起码在我的面前应该还算是个爽快之人,应该做不出这么下作的事情,我就念叨道:“难道哥们儿真的错了,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撒谎?”

    “你这不是废话吗?不是漂亮的女人会撒谎,而是长的丑的没人在意罢了。”胖子白了我眼道。

    他的这句话,竟然让我有点无言以对,接下来,他们三个把我给围在了间,我们就坐在广场的台阶上,像三个屌丝样的蹲着抽烟,眼睛却扫着四面方。

    没过会儿,我忽然看到有几辆车停在了路的那边,接着车上就下来了几个彪形大汉,陈东方站了起来踩灭了烟头,开始盯着那几个大汉的方向,接着,四周下子出现了不少这样的人,我扫了圈儿,整个广场的外围,起码来了百十号人,这些人眼神直在四周扫,似乎是在搜寻什么。

    这时候我要是再感觉不到来者不善,那我就太傻比了,胖子跟李青也站了起来,他们三个这时候可是用身子把我夹在了间,这样来,我们四个的目标也的确是太过明显了点。那些人下子就发现了我们。

    他们开始朝着我们狂奔而来,我这才确定,柳青瓷这家伙是真的把我们给出卖了,我现在真他娘的后悔我早些时候装什么纯情,真应该先他娘的睡了她再说,起码睡了不负责也算是报复了。

    “胖子,有没有问题?”陈东方问道。

    他边说话边脱着外套,脱掉之后,他把外套给缠在了手上,拉开了领结,陈东方直都是西装革履的,所以他这样脱衣服的姿势非常的帅,给人种狂野释放的感觉。

    “你放心,胖爷我虽然不是弯背老六,但是对付这些小虾米还是没有问题的。”胖子道。

    “我是让你护住叶子有没有问题,就这些人,交给我和李青。”陈东方说完,扭了下脖子。

    ——而这时候,围着我们的那些人,都从怀里掏出了明晃晃的砍刀,这里人很多,看到有人亮刀子,那些人都疯了样的逃窜起来,场面瞬间变的很混乱。

    “百十号人呢!手里还有家伙,别逞强了,我们边打边退!”我叫道。

    “有些时候该走,有些时候该打,六爷待我们如孩子,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告诉他们,哪怕没有了六爷,我们这些人,他们依旧只有仰视的资格,胖子,招呼好叶子,李青,走个?”陈东方狞笑了下道。

    李青的性格,就算是再来百个人他也不会害怕,我甚至看到他的脸上因为兴奋而狰狞,陈东方的那句走着说完之后,他们俩竟然朝着两个方向,对着那群人冲了过去。

    李青的沾衣十跌,冲进人群之,腿法无双。

    而陈东方则是我第次见他出手。

    我只感觉他跟大哥的风格很像,但是大哥是那种冲锋之将的往无前,是陷阵的先锋,而陈东方,则是员大将。

    他冲到了人群之前,但是却未冲进人群之。

    他站在那里,夫当关万夫莫开。